明代汉籍对朝鲜李朝文明的影响及其回馈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LunWen/2017-02-02/93036.html 吴冰 (黑龙江省图书馆,黑龙江哈尔滨150000) [摘要]中华古代文献典籍向世界的输出历史悠久。至明代,汉籍以明朝皇帝赐书、朝鲜国王求书、中国文人赠书、两国学者互赠等形式传入朝鲜,并从各方面影响了朝鲜李朝的文明进程,推动了朝鲜社会的进步。新兴的朝鲜文化阶层的产生也使朝鲜中文文献随之出现并传入中国,形成了两国的文化交流,此外,大量的汉籍因为在朝鲜得到妥善收藏而避免了在中国被禁绝的命运,从而解决了中国在历史学、文献学上的许多难题,填补了中华文化研究链条上文献佐证的空白。 [关键词]汉籍文献

明代汉籍对朝鲜李朝文明的影响及其回馈


  • 时间:2017-02-04 23:35:52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吴冰

吴冰

(黑龙江省图书馆,黑龙江哈尔滨150000)

[摘要]中华古代文献典籍向世界的输出历史悠久。至明代,汉籍以明朝皇帝赐书、朝鲜国王求书、中国文人赠书、两国学者互赠等形式传入朝鲜,并从各方面影响了朝鲜李朝的文明进程,推动了朝鲜社会的进步。新兴的朝鲜文化阶层的产生也使朝鲜中文文献随之出现并传入中国,形成了两国的文化交流,此外,大量的汉籍因为在朝鲜得到妥善收藏而避免了在中国被禁绝的命运,从而解决了中国在历史学、文献学上的许多难题,填补了中华文化研究链条上文献佐证的空白。

[关键词]汉籍文献交流文明影响朝鲜

[分类号]G250

作为文献之邦,中国的印刷业遥遥领先于世界,从上古到魏晋南北朝,雕版印刷术的逐步成形为出版业的出现做好了技术准备。

唐末,民间已出现刻印历书销售的情况。五代时期,中央政府开始由国子监印制儒家经典,广政十六年(953)后蜀宰相毋昭裔令门人句中正、孙逢吉等人刻成《文选》《初学记》《白氏六帖》《九经》诸史等书,又印行《史记》《汉书》《后汉书》诸史,开创了私人刻印图书之始。卒后,子毋守素将藏书与刻板献于北宋朝廷[1]。

宋代,我国的书籍出版业得到高度发展,出现了官刻、私刻、坊刻三大出版系统,形成了以成都、杭州为核心的印刷出版专区。元代在宋的基础上,大兴书院刻书,山西平水的书籍印行也拥有了一定的地位[2]。

明代是中国古代印刷出版的巅峰时期,官方与民间书坊两大出版系统并存,大量书籍的出版流通对周边国家,尤其是作为附属国的朝鲜的政治与文化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明代文献向朝鲜的输入从明洪武元年(1368)直到明亡(1644)不曾断绝[3],极大地加速了朝鲜社会进步,同时,朝鲜文化对中华的反哺也对修复中华文化的断层起积极的、不可或缺的作用。

历史上传入朝鲜的文献典籍被朝鲜称为汉籍,研究朝鲜汉籍传入的途径、方式与书目信息,对研究两国政治、文化、军事、民俗等各方面的交流影响,寻找曾经散落的文明碎片大有裨益。

1 明代出版业扫描

明代出版业的状况散见于以下书籍。

1.1 徐学聚的《国朝典汇》

徐学聚(万历十一年癸未科进士)的《国朝典汇》记载自明太祖朱元璋至明穆宗朱载垕,自“开国以至市舶二百条,分类荟萃而成”。《国朝典汇》所记录的200余部文献包括卷一至卷三十三“朝端大政”,卷八十七到卷一零二“户部”,卷一三七到卷一七三“兵部”,卷一九四到卷二零零“工部”等[4]。

1.2 周弘祖的《古今书刻》

周弘祖(嘉靖三十八年进士)的《古今书刻》上下两编,每编各一卷,以省为单元,上编著录各省府州县所刊刻的图书,是我国第一部按地域著录出版物的专题书目。下编著录各省府州县所存古代石刻,备录其撰人、具体位置以及风蚀情况等。《古今书刻》首次将石刻与书刻等量齐观,是前所未有的学术观点。据统计,《古今书刻》共著录明各地所刊刻的图书2056种,朝廷有关机构所刻书446种。记录书板263种[5]。

1.3 黄佐的《南雍志》

黄佐(正德十五年进士)的《南雍志》分事纪4卷、职官表2卷、杂考12卷、列传6卷。列有引用书目88种。记录书板272种[6]。

1.4 邢让的《国子监通志》

邢让(正统十三年进士)的《国子监通志》卷九记载北监刊版书目47种,弘治时修的《国子监续志》记录北监刊印66种[7]。

1.5 郭鎜的《皇明太学志》

郭鎜(嘉靖三十六年进士)的《皇明太学志》收入上古三代至清代有关太学的文献十种[7]。

1.6 胡应麟的《少室山房笔丛》

胡应麟(1551~1602)的《少室山房笔丛》几乎涵盖了前代的各种典籍,甚至为传统士大夫所不齿的小说、戏曲也在研治之列[8]。此外,卢上铭的《辟雍纪事》记载了南北国子监的主要史料;刘若愚的《酌中志》(记录书板163种)、吕毖校编的《明宫史》(记录书板165种)是专载明代内廷运作情况的专论。记载了司礼监经厂中书籍书板存亡状况。葛寅亮的《金陵梵剎志》收录了藏经书目[9]。

明代刊印的文献数量巨大,由于明清两朝不断出现的禁书、毁书,现难以掌握明刻本图书的准确数字,以国内收藏明刻本最多的南京图书馆为例,共收藏明刻本7000种,而由《中国古籍善本》编辑委员会编的《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记录有明刻本书目1万种,由此可以保守估计,明代的各种刻书应不少于两万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