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河南藩王刻书的特点及其价值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LunWen/2017-02-03/102613.html 马怀云 (河南省图书馆,河南 郑州 450052) 关键词:明代;河南;藩王刻书 摘 要:明代是中国出版印刷史上的转折时期。不仅官府刻书甚多,而且私家刻书作坊亦蓬勃兴起,图书逐渐向大众普及。藩王在明王朝宗藩政策的引导下,致力于文化事业。刻书是其文化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藩府所刻印的书为“藩府本”或“藩本”,其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是罕见的。河南是明代藩王居住集中的地区.生活在这里的藩王从洪武到崇祯年间,相继刻书百余种,门类庞杂,刻工精细,印制讲究,独具特点,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与研究价值

明代河南藩王刻书的特点及其价值


  • 时间:2017-02-07 14:50:39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马怀云

马怀云

(河南省图书馆,河南 郑州 450052)

关键词:明代;河南;藩王刻书

摘 要:明代是中国出版印刷史上的转折时期。不仅官府刻书甚多,而且私家刻书作坊亦蓬勃兴起,图书逐渐向大众普及。藩王在明王朝宗藩政策的引导下,致力于文化事业。刻书是其文化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藩府所刻印的书为“藩府本”或“藩本”,其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是罕见的。河南是明代藩王居住集中的地区.生活在这里的藩王从洪武到崇祯年间,相继刻书百余种,门类庞杂,刻工精细,印制讲究,独具特点,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与研究价值。

中图分类号:G256,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0)06-0129-06

明代河南藩王刻书始于洪武末年,至于崇祯季年,与明朝相终始,而以嘉靖、万历两朝为最盛。明宗室刻书,包括明代皇子封王及就藩后所刊刻的图书.也包括其同藩郡王、将军等宗室所刊刻的图书。明朝一代,藩府刻书可考者,明周弘祖《古今书刻》记载,淮、益、楚、辽、赵、德、汝、鲁、代、秦、韩、庆、吉、蜀、弋阳等十五府,刻书一百四十二种。叶德辉在《书林清话》中列出蜀、宁、代、崇、肃、唐、吉、晋、益、秦、周、徽、沈、伊阳、鲁、赵、楚、辽、德、潞等二十王府刻书共五十二种,两者合计,去除重复的共有二十七王府,刻书一百九十一种。另,张秀民《中国印刷史》列出郑、襄、汉、岷、兴、荣、武冈、光泽、新乐、博平、南陵、靖江、蒲、津、华阳等王府刻书,共计43府,总计刻书约500种。超过了明代中央内府、经厂本和监本。河南藩王10府,刻书在百种以上,在明代乃至中国古代印刷史上写下了光彩夺目的一页。

1 明代河南藩王刻书的条件

明代社会生产力与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得农工商业有了新的发展,社会相对稳定,商品经济空前繁荣,城镇人口显著增长,人们社会物质生活水平和消费水平的日益提高,为科学文化事业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印刷物资生产与印刷技术的进步.为出版业的发展提供了技术上的支撑。建立在这个社会基础上的明王朝,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从巩固政权出发,重视文治,建立健全大中小学组成的教育体系与教育制度,在城乡广建社学,向城乡人民大众普及以识字为主的基础教育,国家选拔人才的科举考试制度完善,而且制度化、经常化,中外文化交流的扩大,开阔了人们的视野,读书人与科举应试人的增多,对图书出版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出版更好更多图书来满足不同层次的需求,为图书、出版业的发展开辟了更为广阔的市场,这是明代图书出版业得以长足发展的社会背景。

明代宗藩是一个由朝廷培植起来的一个特殊社会阶层,在政治、经济上享有特权。明王朝宗藩政策的政治导向,以及他所具有的经济条件和文化条件使其成为明代文化事业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而藩王刻书则是其文化事业活动中演出的一个场面。

1.1 明代的宗室政策引导藩府向科学文化事业发展

明太祖朱元璋总结历代统治制度得失.在“收天下之权归于一人”的同时,又决定“众建藩府,所以广磐石之安;大封土疆,所以眷亲支之厚”.建立了诸王分封制度,企图达到“上卫国家,下安民生”的目的。“豫居天下之中”,自古为“声灵赫濯之区.文物衣冠之薮”,不仅地理位置重要,而且三代以降长期是全国的政治和文化中心。朱元璋对河南地区非常重视,曾一度把开封称为“北京”,同时把诸皇子分封于河南名都要害,加强控制。明代在河南分封的亲王有11位,占全国62个亲王的1/6。以明末计,河南尚存潞、福、周、唐、赵、崇、郑等7个王府,正好占全国28府的1/4.而且潞王和福王都被朝廷视为“诸藩之首”而特加优待.足见河南藩府在整个明代宗藩中所占的地位重要。起初,诸王均授以兵权,广设护卫,像周王就拥有“护卫精卒万六千余人”,位高权重,结果导致靖难之变、高煦之叛等一系列宗藩与皇权的矛盾。永乐、宣德之后,朝廷着手削夺宗藩的政治军事特权,调整其宗室政策。在政治上,控制和防范森严,“钳而制之者无不至”,既绝其仕宦,并不习四民业,锢之一城,“贤才不克自见,知勇无所设施。防闲过峻,法制日增,出城省墓,请而后许,二王不得相见。藩禁严密,一至于此”。有明一代,宗藩因图谋不轨、违法乱纪而受到制裁的有50余例,涉及28藩,或被赐死、斩首、除封,或削爵为庶人,守坟园,锢高墙,从而使得宗藩人人自危,对社会政治和民生造成很大影响,并成为一种政策导向。在“藩禁”之下,庞大的宗藩阶层,违法乱政、穷奢极欲者固然大有人在,可也确有一批“天潢异人”,不甘沉沦,奋发有为,利用优越的社会地位、良好的技术和经济、教育条件,于是修学好古,读书鼓琴、探讨科技、诗书丹青、收藏图籍、著书刻书,而这一选择,既是其科学研究、文艺创作得以行世传承的一种途径.又引导他们向科学文化事业上发展,并为推进科学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