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三十三(李百药)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05.html 北齐书原文:  萧明,[二]兰陵人,梁武帝长兄长沙王懿之子。在其本朝,甚为梁武所亲爱。少历显职,封浈阳侯。[三]太清中,以为豫州刺史。  梁主既纳侯景,诏明率水陆诸军趋彭城,大图进取。又命兖州刺史南康嗣王会理总驭□帅,指授方略。明渡淮未几,官军破之,尽俘其□。魏帝升门楼,亲引见明及诸将帅,释其禁,送于晋阳。世宗礼明甚重,谓之曰:“先王与梁主和好十有余年,闻彼礼佛文,常云奉为魏主,并及先王,此甚是梁主厚意

北齊書:之 - 卷三十三(李百药)


  • 时间:2017-02-10 12:48:29
  • 来源:本站发布
译文:

  萧明,兰陵人,梁武帝长兄长沙王萧懿的儿子。在当朝,很为梁武帝所亲爱。年轻时历任显要的职务,封为演阳侯。太清年间,让他任豫州刺史。

  梁主已经接纳了侯景,诏令萧明率领水陆诸军奔向彭城,谋划大举进兵。又命令兖州刺史南康嗣王会理总领众帅,指示方略。萧明渡过淮河没有多久,官军就攻破他,全部俘虏了他的部下。魏帝登上城楼,亲自引见萧明和众将帅,解除对他们的囚禁,送往晋阳。世宗对萧明的礼节非常隆重,对他说:“先王同梁主和好十多年,听说他拜佛的文辞常说敬奉魏主,以及先王,这很是梁主厚意。不料一朝失信,导致这场纷扰。自出师征伐,作战没有不胜利的,攻城没有不陷落的,今天想要和好,不是武力疲惫。边境上的事情,知道不是梁主的本意,应当是侯景违命煽动所致。您可派使者询问斟酌,如果还念先王情义,重新往来友好,我不敢违背先王的旨意,您及众人一并马上放回。”于是让人把萧明的信报告梁主,梁主就送信来慰问世宗。

  天保六年,梁元被西魏灭亡,显宗诏令立萧明为梁主,从前所抓获的梁将湛海珍等人都跟随萧明归还,命令上党王高涣率部下送行。造时梁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在建邺,推举晋安王方智任丞相。显祖赐予僧辩、霸先玺书,僧辩没有接受韶书。上党王进兵,萧明又给僧辩写信,往来再三,陈述利害,僧辩起初不接受。不久上党王攻破东关,杀了裴之横,江南危急恐惧。僧辩就启奏上党要求接纳萧明,派船迎接。上党王以酒食款待梁朝的将士,舆萧明杀牲歃血,订立了盟约。于是梁的车马束渡长江,齐的军队向北返回。侍中裴英起护送萧明进入建邺,于是称帝,改承圣四年为天成元年,大赦天下。宇文黑獭、贼人萧誓不在赦免之列。立方智为太子,授任王僧辩大司马。萧明上表派第二子萧章乘马疾驰到京都,拜谢君王。冬天,霸先袭击杀死僧辩,又立方智,以萧明为太傅、建安王。霸先给朝廷上表,说僧辩阴谋篡逆,所以杀了他。方智请求称臣,永远作属国,齐派行台司马恭和梁人在历阳订立盟约。第二年,诏令萧明前往。霸先还称属国,将派使者送萧明,适逢毒疮发作于背而死。

  梁将王琳在长江上游与霸先抗衡,颢祖派兵接梁永嘉王萧庄回国作梁主。九年二月,从湓城渡江,三月,在郢州即帝位,年号为天启,王琳总领国政,追赠萧明的谧号为闵皇帝。第二年萧庄被陈人打败,于是入朝,封为侯爵。朝廷答应恢复他的帝位,最终没有结果。后主灭亡之日,萧庄在邺忍气死去。

  萧祗,字敬式,梁武之弟南平王萧伟的儿子。年少总明机敏,仪容美丽。在梁朝,封为定襄侯,官位为束扬州刺史。逭时江柬太平,政令宽和,人心松弛,惟独萧祗治理严厉,梁武喜欢他。改任北兖州刺史。太清二年,侯景包围建邺。萧祗得知台城失守,就跑到齐国。在武定七年到邺,文襄命令魏收、邢邵接待他。历任太子少傅,兼任平阳王的老师,封为清河郡公。齐天保初年,授任右光禄大夫,兼任国子祭酒。当时梁元帝平定侯景,重新与齐往来友好,文宣想放萧祗等人回南方。不久西魏攻克江陵,萧祗就留在邺都,去世。追赠中书监、车骑大将军,扬州刺史。

  萧退,梁武帝之弟司空鄱阳王萧恢的儿子。萧退在梁,封湘潭侯,任青州刺史。建邺陷落,舆堂兄萧祗一起进入东魏。齐天保年间,任金紫光禄大夫,去世。儿子萧慨,深沉有礼貌,乐善好学,专心研习草书和隶书。在南朝士人之中被称为德高望重的人。历任著作佐郎,待韶文林馆,在司徒从事中郎的官位上去世。

  萧放,字希逸,随父亲萧祗到邺。萧祗去世,萧放居丧以孝闻名。所住房舍前有两只慈乌前来停聚,各占一树筑巢,在午时以前,驯服地生活在庭院中饮水啄食,午时之后再不下树,每次到时,展翅悲鸣,完全像哀泣。家人饲养它们未曾间断。当时认为是至孝的感应。守孝期满脱去丧服,承袭爵位。武平年间,待诏文林馆。萧放生性喜好诗文,很善于绘画,因此在宫中阅览典籍和近代诗赋,督察画工制作屏风等杂物为人所知,于是被爱重款待。多次升迁任太子中庶子、散骑常侍。

  徐之才,丹阳人,父宗徐雄,在南齐做事,任兰陵太守,因臀术高明为江束称颂。之才幼年时便才华外溢,五岁诵读《孝经》,八岁大略通晓意义宗旨。曾舆堂兄徐康到梁太子詹事汝南周舍住处听讲<老子》。周舍为他们准备饭食,就舆他开玩笑说:“徐郎不用心探究旨义,而衹为了吃饭?”之才回答说:“听说圣人是使他的心空虚而让他的腹充实。”周舍很赞赏他。十三岁召为太学生,粗通《礼记》、<易经》。彭城刘孝绰、河东裴子野、吴郡张嵊等人每次一起谈论《周易》及《丧服》的礼仪,应答如回声。都赞叹说:“这是神童。”孝绰又说:“徐郎相貌威武,有班定远的封侯之相。”陈郡袁昂兼任丹阳尹,征召徐之才为主簿,关于人和事的安排和处理,都要拜访他。郡官署起火,之才起身望见,夜裹没有穿衣,披着红色的盛服出房,火光映照中被袁昂看见。郡功曹陈请免去他的官职,袁昂看重他的才能和医术,就特别原谅了他。豫章王萧综外出镇守江都,又任豫章王国左常侍;又改任萧综的镇北主簿。

  到萧综降魏,三军失败逃跑,之才退到吕梁,桥断路绝,于是被魏统军石茂孙所留。萧综降魏一个月,官至司空。魏听任萧综收敛属官,就在彭泗寻访之才,启奏魏帝说:“之才非常擅长医术,并机智长于言辞。”诏令征之才。孝昌二年,到洛,帝令居住在南馆,礼节待遇优厚。从祖徐謇的儿子徐践启奏请求之才还乡。之才药石治病多有效果,又涉猎经史,能言善辩,才思敏捷,朝廷争相邀迎荐举,给他播扬声誉。武帝时,封为昌安县侯。天平年间,齐神武征召到晋阳,常在内馆,礼节待遇逐渐丰厚。武定四年。自散骑常侍改任秘书监。文宣做丞相,百官普遍调整。杨情因为他是南方人,不胜任秘书监的职务,改任金紫光禄大夫,让魏收代替他兼任这个职务。之才很是快怏不平。

  之才略懂天文,兼治图谶之学,同馆客宋景墓参照比较吉凶,知道午年一定有变革,通过高彊堕启奏这件事。塞宣听说而大喜。当时自玺立后到勋贵朝臣,都说关西已是劲敌,恐怕他们有挟天子令诸侯的藉口,不可先行惮让和接替帝位的事情。惟独之才说:“一千个人迫一只兔子,一个人得到它,众人都会停止。必须定业,怎么允许反过来要学别人。”又援引证据,完备而有条理,帝听从了他。登基后,更被亲密。之才不惟靠医术自谋仕进,也因为首倡禅让和接替帝位,又诙谐滑稽,说话没有不精深的,于是很被亲近。不久任侍中,封池阳县伯。见文宣政令变严,要求外出做官,任赵州刺史,竟然未得供职,还是作宠幸狎玩之臣。

  皇建二年,授任西兖州刺史。没有到任,武明皇太后有病,之左给她治疗,随手便愈,孝昭赐予他彩帛千段、锦四百匹。之才擅长医术,即使授官外任,顷刻便召回。已经博学多闻,因此对于方术尤其高妙。大宁二年春天,武明太后又生了病。之立弟之整为尚药典御,帝令诊治。内史都让称太后为石婆,大概有世俗的忌讳,所以改名来驱避病灾。之范出来告诉之才说:“童谣说:‘周里跤求伽,豹祠嫁石婆,斩冢作媒人,惟得一量紫蜒靴。,今天太后忽然改名,私下感到奇怪。”之才说:“肢求伽,胡语‘去已,之意。豹祠嫁石婆,难道有好事?斩冢作媒人,衹是让他们合葬在斩冢。惟得紫蜒靴,得到四月份,为什么呢?紫作为字是‘此’下有‘系,。‘蜒’是熟,当在四月当中。”之范问靴是何义。之才说:“靴,革旁加化,难道是久长之物?”到四月一日,太后果然逝世。

  有人患脚跟肿痛,众医没有人能诊断。之才说:“蛤精造成的病,因乘船入海,垂脚水中所致。”有病的人说:“确实曾经这样。”之才为他剖开得到蛤子两个,大如榆荚。又有用骨头做刀把的,五彩斑斓。之才说:“此是人的瘤。”问得到的地方,说是在古墓见到髑髅额骨长数寸,试削着看,有花纹,所以用它。他的聪明颖悟渊博通达大都如此。

  天统四年,几次升任为尚书左仆射,不久任免刺史,特供给演奏铙歌的军乐队一部。之才医术最高,特别被命召。武成酒色过度,恍惚不定,曾经发病,自己说起初见空中有五色物,逐渐靠近,变成一个美丽的妇人,离地几丈,亭亭玉立。一顿饭的时间,变为观世音。之才说:“这是色欲过多,大虚所致。”就开药方,服了一剂,便觉得渐远,又服,还原变成五色物,服数剂药,病终于痊愈。帝每次疾病发作,突然派人骑马召他,针药施加之处,即刻见效,所以频频有赏赐。入秋,武成稍微安定,不再发病。和士题想依次改任晋升,因之才是户籍附入兖州的外地人,也就是当地人,于是奏请归任刺史,以胡垦仁为左仆射,±题为右仆射。到十月,帝又病发,对士开说:“遣憾让之才在外地任职,使我受苦。”这个月八日,帝令用驿车追回之才。帝在十逝世,之才十一日才到,已无有用,又返回奔赴兖州。在职其间没有侵犯暴掠,衹是不很熟悉法律,也很轻忽怠慢,用舍自由。

  五年冬天,后主召之才。不久左仆射官位空缺,之才说:“自然可以恢复禹的业绩。”武平元年,重任尚书左仆射。之才对和士开、陆令萱母子竭尽谦敬亲近,两家病苦,百般救护,由此升任尚书令,封西阳郡王。祖挺执政,任之才侍中、太子太师。之才痛恨地说:“子野淘汰我。”祖埏眼有疾,所以用师旷比喻他。

  之才聪明善辩记忆力强,有过人的机敏,尤其是喜欢畅谈反切隐语,因公务和私事聚会,常常相互嘲戏。郑道育常戏称之才为师公。之才说:“既为你的老师,又为你的祖父,在三义之中,顿时占有其中的两种。”又嘲戏王昕的姓说:“加上言就是注,靠近犬便是狂,加颈项和脚就成了马,施以角尾就成了羊。”卢元明于是嬉戏之才说:“你的姓是未入人,名是字的错,‘之’当为‘乏’。”立即回答说:  “你的姓在亡为虐,在丘为虚,生男就是虏,养马就是驴。”又曾与朝臣出游,远远看到一群狗争着跑,众人让试着用眼看它们。之才立即应声说:“当是良犬宋鹊,当是良犬韩卢,为追逐李斯束走,为背着帝女南往。”李谐在广众之下,称他父亲之名说:“你喜欢熊白生否?”之才说:“平平罢了。”又说:“你遣话在理平否?”李谐急忙出去躲避他,路上遇到他的外甥高德正。德正说:“舅舅的面色为什么不高兴?”李谐把原因告诉他。德正直到座席,接连寻找熊白。之才对在座的人说:“这个人家讳是什么?”众人不知。之才说:  “生不为人所知,死不为人所讳,这种人有什么值得问的?”唐邕、白建正显贵,当时人说:“并州赫赫唐与白。”之才轻蔑他们。正月初一,当着唐邕为诸令史祝贺说:“看你们诸位当作唐、白。”又因小吏好嚼笔,所以曾拿着笔靠近元文遥的嘴说:“借您的齿。”他不谦逊到这个地步。历事诸帝,以善于戏狎得宠。武成生最后的臼齿,问众医,尚药典御邓宣文如实回答,亘噬发怒打他一顿。后来用这件事问之才,拜贺说:“这是智牙,生智牙的人聪明长寿。”武成很高兴并赏赐了他。作仆射时,对人说:“我在江束时,见徐勉作仆射,朝臣没有谁不对他阿谀奉承。现在我也是徐仆射,没有一个人奉承我,如何可活!”之才妻是魏广阳王的妹妹,之才从文襄那裹求来作妻子。和士开知道逭件事,就奸淫了他的妻子,之才遇见后反而躲避,还说:“别妨碍了少年戏笑。”他宽和放纵到这个地步。八十岁去世。追赠司徒公、录尚书事,谧号文明。

  长子林,字少卿,为太尉司马。次子回卿,为太子庶子。之才因他没有学识,每每叹息说:“最终恐怕同《广陵散》啊。”

  弟之范,也以医术知名,任太常卿,特别让他承袭了之左的酉垦旺爵位。到固,授任仪同大将军。盟皇年间去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