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三十五(李百药)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07.html 北齐书原文:  裴让之,字士礼。年十六丧父,殆不胜哀,其母辛氏泣抚之曰:“弃我灭性,得为孝子乎?”由是自勉。辛氏,高明妇则,又闲礼度。夫丧,诸子多幼弱,广延师友,或亲自教授。内外亲属有吉凶礼制,多取则焉。  让之少好学,有文俊辩,早得声誉。魏天平中举秀才,对策高第。累迁屯田主客郎中,省中语曰:“能赋诗,裴让之。”为太原公开府记室。与杨愔友善,相遇则清谈竟日。愔每云:“此人风流警拔,裴文季为不亡矣。”梁使

北齊書:之 - 卷三十五(李百药)


  • 时间:2017-02-10 12:50:30
  • 来源:本站发布
译文:

  裴让之,字士礼。十六岁丧父,几乎不胜悲哀,他的母亲辛氏流泪安抚他说:“抛弃我因丧亲过度悲哀而毁灭生命,能够作孝子吗?”从此自勉。辛氏,有高明的作妇人的准则,又熟悉礼节。丈夫去世,众子大多年幼弱小,便广邀师友,有时亲自教授。内外亲属有吉凶的礼制,多取来效法。让之少年好学,有文采,辩才杰出,早年获得声誉。魏天平年间被举荐为秀才,应试对策,名列前茅。几次升任为屯田主客郎中,宫禁之中有这样的话:“能赋诗,裴让之。”任太原公开府记室。与杨情友好,见面就清谈终日。杨情常说:“这个人风流敏悟超群,使人惊异,裴文季没有死啊。”梁的使臣到,帝令让之代理主客郎。

  第二弟诹之逃往关右,兄弟五人都被拘禁。神武问:“诹之在哪裹?”回答说:“往昔吴、蜀二国,诸葛兄弟二人各自能够遂心,何况让之的老母在世,君臣的职分已定,失去忠与孝,愚夫不为。我愿明公以诚信待人,如果以不诚信待人,人又怎么能自信?以此来成就霸业,好比倒行而求道罢了。”神武认为他的话说得好,兄弟全都释放了。历任文襄大将军主簿,兼中书舍人,后来又兼散骑常侍出使梁。文襄曾入朝,让主引导,容仪含蓄,塞襄看着他说:“士礼是个好舍人。”迁任长兼中书侍郎,兼任舍人。

  齐接受惮让,静帝退居别宫,与众臣告别,垄之悲痛流涕。因参与掌管制度仪节,封空锄圣男。帝想用作黄门郎,有人说他身体太胖,不堪奔走侍奉,于是任清河太守。至郡没多久,杨情对让之诸弟说:“我与贤兄交往款诚,盼望听到他的政绩。恰巧有人从清河来,说奸吏收敛恶迹,盗贼清除。一个月的时间,焕然一新,变化很快。”清河有两个豪吏田转贵、孙舍兴长久作官吏,非常奸猾,多有侵夺,因事就挟持人索取财物,计算脏物依法不够死罪。让之因他们执法乱法,杀了他们。当时,清河王高岳任司州牧。派所部从事查办他。侍中高德政旧与让之不和,奏章弹劾说:“当陛下受惮之时,让之眷恋魏朝,呜咽流涕,近为内官,非所情愿。”不久杨惰为他求救,说:“罪不该死。”文宣大怒,对他说:“想与裴让之同埋一个坟墓吗?”于是没有敢说话的。事情启奏后,终于赐死家中。让之的次弟叫詉之。

  诹之,字十正,年少喜好儒学,始仕为太学博士。曾向常景借书一百卷,十曰左右便送还。速怀疑他没有读。策问每卷,应答没有遣漏。鲎量赞叹说:“塞奎一日五行,迩蛮遇目成诵,今天在裴生身上重新见到了。”杨惰合门改葬,托付诹之立即写十几个墓志铭,文辞都非常可观。让之、诹之与皇甫和之弟皇甫亮都知名于洛下,当时人有这样的话:“讽胜过让,和不如奎。”司空产茎给他写信说:“屈遵为户曹参军。”趣之覆信不接受任用。坦设立大司马府,召为记室。沛王去邺后。认之留在河南,西魏领军独巫售进入占据金撞,让塑主任开府属官,号称“困未任用的才德之士。”独孤信失败,讽之居住在南山,洛州刺史王元轨召任中从事。西方的军队忽然来到,不久又退去,于是就跟随西师入鳃。固塞蛮让他任大行台仓曹郎中。去世,追赠徐州刺史。

  谳之,字士平,七岁便勤奋学习,早年知名。屡次升任为司徒主簿。杨情常称赞说:“河东士族,在京城作官的不少,惟有此家兄弟,全然没有乡音。”谳之虽年轻,却不乱交朋友,衹与陇西辛术、趟郡李绘、顿丘李构、清河崔瞻为忘年交。昭帝灵柩将返回邺,改任仪曹郎,尤其熟悉历代旧事、礼仪制度,丧礼都能裁断订正。任永昌太守,旅客过郡,拿出私人财物供应,民间所没有的,为他们准备,被官吏百姓所怀念。齐亡后在周作官,在伊川太守的官位上去世。

  皇甫和,字长谐,安定朝那人,他祖先因作官寄居汉中。祖父皇甫澄,任南齐秦、梁二个州的刺史。父亲皇甫徽,字子玄,任梁安定、略阳二郡郡守。魏正始二年,跟随他妻子的父亲夏侯道迁到魏,道迁另上书请功,想让他为主谋。皇甫徽说:“创谋之始本没有参与,即使贪图荣誉奖赏,也内心有愧。”于是拒绝没有答应。梁州刺史羊灵佑看重他的敦厚,上表任他为征虏府司马,去世。皇甫和十一岁丧父,母亲夏侯氏。有才智懂礼节,亲自传授经书。皇甫和到年长,深沉有雅量,尤其深明礼仪,宗族亲戚有了吉凶,多来咨询。在济阴太守的官位上去世。

  李构,字祖基,黎阳人。祖父李平,魏尚书仆射。李构年少时以品德方正著称。始仕任开府参军。屡次升任为谯州刺史,去世。

  李构堂弟李庶,魏大司农李谐的儿子。雅正好学。风流而举止有度,很有自家的遣风。逐渐升任坠漳令。《魏书》成书,李庶与卢斐、王松年等人为其不公正而争辩,一起被抓进监牢。魏收写王慧龙自称太原人,又说王琼不善作事;卢同附在《卢玄传》后;李平是陈留人,说他家贫贱。所以卢斐等人表示争辩,告诉杨情说:“魏收该杀。”杨情偏袒支持魏收,就报告显祖治卢斐等的罪,全都剃光了头鞭打二百。李庶死在临漳监狱中,李庶兄李岳很痛心此事,终身不过临违县衙之门。

  张宴之,字熙德。幼年丧父,天赋品性卓绝,受母亲郑氏的教诲,行为必依礼法。跟随氽朱荣平定元颢,赐予武成子的爵位,屡次升任为尚书二千石郎中。高岳出征颖川,又让他作都督中兵参军兼记室。宴之是个文士,兼有军事才能,常与高岳在帷帐中谋划,又常常短兵相接作战,亲获敌人首级,深为高岳所赞赏。天保初年,文宣给高阳王娶宴之的女儿为妃,令赴晋阳成婚。宴之在后园陪人宴饮,在座客人都赋诗。宴之赋诗说:“天下有道,主明臣直,虽休勿休,永贻世则。”文宣笑着说:“得到你的箴刺讽谏,深深地感到慰藉。”后代理北徐州政事,不久授予正式职务,为官吏百姓热爱。御史崔子武督察州郡,徐州,没有弹劾的案件,衹得到百姓所作的《清德颂》数篇。于是赞叹说:“本来是查罪状,却听到赞颂之声。”升任兖州刺史,没有到任,去世。追赠齐州刺史。

  陆印,字云驹。年少机智聪明,风韵神态美好,好学不倦,博览群书,五经多能通晓大义。善于写文章,很被河间邢邵所欣赏,邢邵又同坠生的父亲陆子彰交往,曾对王堑说:“我认为你是老蚌出了明珠,想要为群拜纪可以吗?”从此名声与曰俱增,学识渊博的儒士,尤其推崇赞许。从家中征召出来任员外散骑侍郎,历任文襄大将军主簿,中书舍人,兼中书侍郎,还以本职兼任太子洗马。从梁、魏友好,每年相互派使者,陆生每每兼任宴请接待的官吏,在皇帝的宴旧上赋诗,陆印一定先完成,虽然不能全都精巧,却以敏捷迅速见称。

  任中书侍郎,撰修国史。因父亲去世离任,守丧尽礼,因哀痛身体受损消瘦到极点。韶令以原来的官职起用。文襄当时镇守邺,嘉奖他的卓越品行,亲自登门宽慰勉励他。陆印母是魏上卢公圭,当初封于蓝田,是显贵的妇人,很有志节。陆印兄弟六人,全是公主所生。所以邢邵常对人说:“蓝田生玉,果然名不虚传啊。”公主教训诸子,都遵循规范和道理,虽然创伤巨大悲痛深重,出于天性,然而行为依照礼度,也是母亲的教训啊。陆印兄弟相跟着在墓侧结庐,背土成坟,朝廷非常赞赏,发布诏令加以褒扬,改他们所住的里为孝终里。服丧完毕应当承袭官爵,却不忍心继承侯爵。

  天保初年,常山王推荐陆印的才干,文宣当面授予给事黄门侍郎,升任吏部郎中。上洛王思宗任清都尹,召为邑中正,食贝丘县的俸禄。遭遇母亲丧事,哀伤思慕毁形憔悴,几乎不能承受丧事,极其沉重,困顿昏迷伏于枕上。又感风疾。第五弟陆搏得病临终前,对他的兄弟们说:“大哥瘦病如此,性格又极其慈爱,我死之曰,一定不能让大哥知道这件事,哭泣声一定不可响彻,使他感伤悲痛。”家裹人到临葬之时,才告诉他。陆印听说而悲痛,一痛便断气,当时四十八岁。陆印自从在朝,忠厚谨慎处事严格,不说人家的短处,不夸耀自己的长处,言谈清明高远,有审察识别人物的才能,朝野之人都非常悲痛惋惜他。追赠卫将军、青州刺史,谧号为文。所著文章十四卷,刊行于世。齐的郊庙诸歌,大多为陆印所作。儿子陆义继承始平侯爵位。

  王松年,年少知名,文襄到并州,召为主簿,屡次升任为通直散骑常侍,给李纬作副使出使梁国。返回,历任尚书郎中。魏收写成《魏书》,松年有诋毁的话,文宣发怒,监禁他,还施加杖罚。一年多才得以赦免,任临漳令,升任司马、别驾、本州大中正。孝昭提拔为给事黄门侍郎。帝时常赐坐,与他谈论政事,很称赞他。孝昭逝世,松年乘驿马奔驰到邺都宣读遣韶,开口流泪,直到宣读完,容色没有改变,吐辞谐韵。宣读完毕,号啕痛哭,自己倒在地上,百官没有不感伤哀痛的。回到晋阳,兼任侍中,护送皇帝的灵柩回邺。众旧臣避免留下形迹,不敢极力表示悲痛,衹有松年痛哭流涕,朝廷官员都很恐惧。武成虽然对松年恋旧情切表示忿恨,但是也非常敬重他。以本官加任散骑常侍,食矗旦瑟的俸禄,参加制订律令,前前后后的大事大多委托他。兼任御史中丞。从置千出发到邺,在道路上患病去世。追赠吏部尚书、韭刺史,谧号为垩。第三个儿子玉迎,最有名。

  刘祎,字彦英,彭城人。父亲世明,魏时为兖州刺史。刘裨性格宽弘,有威严,容貌举止可观,即使是亲密交往的好友,朝夕相处,没有人不加以敬重。好学,擅长《三礼》,吉凶的礼制,尤其是他所留心的。魏孝昌年间,始仕太学博士。屡次升任为雎州刺史,边民佩服他的威信,边疆非常太平。世宗辅佐朝政,下诏书赞扬说:“因你家世代忠厚纯正,累世为官,贤弟贤子,都与我共事,怀抱相托,也自然应当如此。应竭尽心力,不负委托,不用忧虑不富贵。”任期届满,直接回到乡里侍奉父亲的疾病,终不再入朝。父亲去世,重病多年,不拄杖不能起身。世宗发出征召,刘樟称病不动。五个儿子,刘璇、刘圮、刘璞、刘瑗、刘瓒,全有志向节操,为世人称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