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三十八(李百药)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10.html 北齐书原文:  辛术,字怀哲,少明敏,有识度。解褐司空冑曹参军,与仆射高隆之共典营构邺都宫室,术有思理,百工克济。再迁尚书右丞。出为清河太守,政有能名。追授□州长史,遭父忧去职。清河父老数百人诣阙请立碑颂德。文襄嗣事,与尚书左丞宋游道、中书侍郎李绘等并追诣晋阳,俱为上客。累迁散骑常侍。  武定八年,侯景叛,[二]除东南道行台尚书,封江夏县男,与高岳等破侯景,擒萧明。迁东徐州刺史,为淮南经略使。齐天保元年

北齊書:之 - 卷三十八(李百药)


  • 时间:2017-02-10 12:53:37
  • 来源:本站发布
译文:

  辛术,字怀哲,少年聪明,有见识和器度最初任司空胄曹参军,与仆射高隆之共同主管营建邺都宫室,辛术有构思,百工之事都能成功,两次升任为尚书右丞。出任清河太守,治政以才能出名。又授并州长史,因父亲去世守丧而离任。清河父老几百人到京城请求立碑歌颂功德.文襄继承时,辛术与尚书左丞宋游道、中书侍郎李绘等人追到晋阳,一并成为座上客。屡次升仟至散骑常侍。

  武定八年,侯景叛乱,任东南道行台尚书,封为江夏县男,同高岳等打败侯景,捕获萧明升任东徐州刺史,为淮南经略使。齐天保元年,{娄量征收辽西的租税,圭街率领众军渡过进回拦截他们,烧毁他们征收的稻谷敷百万石。返回后镇守下邳,百姓跟随辛术北渡淮河的人有三千余家。塞涂州刺史郭志杀郡守。文宣听说这件事,命令辛术从今以后所统率的十余州众人有犯法的,如果是刺史,先启奏朝廷,刺史以下的,先处理再上奏。齐代行台兼管民事,是从辛术开始的。室州刺史、临清太守、盱眙蕲城二缜将领犯法,辛术都审理上奏杀了他们。睢州刺史及所属的郡守都犯了死罪,朝廷把他们的奴婢百及资财全部赐予了辛术,辛术再三辞让没有允许,辛街就送给主管部门,不再过问。邢邵听说此事,给辛街写信说:“过去钟离意说‘孑子在盗泉忍受干渴,,便把珠玉扔到地上,你现在能够如此,可以说是不同时代的同一行为。”王僧辩打败侯景,辛术招引安抚,城镇相继归附,前后二十余州。于是移军镇于广陵。获得传国玉玺送到邺,文宣拿着玉玺告于太庙。此玺是秦所制,四寸见方,上纽盘龙交错,其文字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两漠相传,又传至魏、晋。怀帝失败,沦于刘聪。刘聪败,沦于石氏。石氏败,晋穆帝永和年间,濮阳太守戴僧施得到,派督护何融送到建邺。历经宋、齐、梁,梁败,侯景得到。侯景失败,侍中趟思贤拿着玉玺投奔侯景的部下南兖州刺史郭元建,郭元建送给辛术,所以辛术用以进献。不久召为殿中尚书,兼太常卿,于是与朝廷贤士议定律令。升任吏部尚书,享受南兖州梁郡的干禄。

  迁到邺以后,负责吏部铨选的官员,知名的有四个人,各有得失,未能尽善尽美。文襄帝年轻豁达开朗,缺点在于粗疏;袁叔德谨慎忠厚。缺点在于过细;杨情风流敏捷,取人失于浮华。惟有辛术崇尚坚贞清白,以才能取士,力求名符其实,新老人员都加以举荐,管库的有才能一定提拔,门第高低贵贱都不遣漏。考察他们前后品业衡量,在辛术那裹最为公允适中,很为当时称赞推崇。天保末年,文宣曾令辛术选拔百名官员,参选的二三千人,辛术品评士子,人们没有怨恨毁谤,他所提拔的人,后来也都显贵。

  辛术品德清廉,少奢欲。勤于所任职务,未曾有一点懈怠。指挥军队有威严,管理百姓施行仁政。年轻时喜爱文史,晚年更加勤于学习。即使在行军途中,也手不释卷。平定淮南,所有的物资秋毫无犯,惟有大收典籍,多是宋、齐、梁时的嘉本,搜集万余卷,还有顾、陆等人名画,二王以下的法书也为数不少,全都不上交王府,收入自己的家。还朝后,多用以馈赠权贵,人们的议论因此鄙视他。天保十年去世。享年六十岁。皇建二年,追赠开府仪同三司、中书监、青蛆刺史。儿子盐型,任尚书郎。旦困弟蛮型,有学识,任开府参军事。隋大业初年,在太常丞官位匕去世。

  元文遥,字德远,河南洛阳人,魏昭成皇帝第六世孙。五世祖是常山王元遵。父亲元晞,有孝敬父母的德行,父亲去世后,在墓侧结庐守丧而死。文遥显贵后,追赠元晞特进、开府仪同三司、中书监,谧号孝。文遥聪明成熟早,济阴王晖业常说:“这个孩子有辅助君王的才能。”晖业曾大会宾客,有人带《何逊集》初到洛,众人都加以赞赏。河间邢邵测试文遥,读几遍可以背诵,文遥看一遍便背诵,当时年仅十余岁。济阴王说:“我家的千里驹,现在到底怎么样?”邢邵说:“这恐怕自古没有。”

  从家中被征召任员外散骑常侍。父亲去世,服丧完毕,任太尉束合祭酒。因天下正乱,就辞官侍养母亲,隐居在林虑山。

  武定年间,文襄召为大将军府功曹。齐接受挥让,在登坛时受中书舍人,宣布传达文武号令。杨遵彦常说:“能够解穣侯印的,一定是此人。”后来忽然被秘密逮捕幽禁,竟然不知是何缘由。如此多年。文宣后来亲自到监狱,握其手道歉,亲自解下所佩金带和御服赐予他,即日起用为尚书祠部郎中。孝昭摄政,任大丞相府功曹参军,掌管机密。孝昭即位,任中书侍郎,封为永乐县伯,参预军国大事。皇上病危,舆垩台王垦童、赵郡王产壑等共同接受顾命嘱托,迎立武成。武成即位之后,地位待遇更高,历任给事黄门侍郎、散骑常侍、侍中、中书监。天统二年,诏令特别赐予高姓,户籍属于掌管王室亲族的官吏,子弟照例每年一定时间入朝。再次升任尚书左仆射,进封宁都郡公,侍中。

  文遥前后事奉三位君主,通达世务,皇上每到前殿,多命他宣布命令,号令文武百官,声韵高亢清朗,发音流畅。然而探测主上旨意,时常被民间议论,所以不被了解的人所敬重。齐因袭魏朝,县宰多用出身低下的人,致使士人耻于作县令。塞遥认为县令是抚治百姓的关键,就请求淘汰选拔。于是秘密命令访求举拔无官的贵族子弟,诏令任用他们。还恐怕他们陈诉,把他们召集到神武门,让趟郡王高散宣布主上旨意,大声地念他们的姓名,深加抚慰晓谕。士人作县令,从此开始。舆趟彦深、和士开一起被信任重用,虽然不如彦深清贞守道,又不像士开贪淫乱政,处在季、孟之间。但他性情宽厚,与人无洛到邺,仅有土地十顷,家境贫穷,仅够供穿衣吃饭而已。魏将到末世,宗族被侮辱,有人冒然侵夺,文遥就把土地给了他。显贵后,这个人还在,就带领全家人逃跑。文遥大惊,追赶上加以抚慰,还把土地给他,那人惭愧而不接受,彼此相让,于是成为闲田。

  后主继位,赵郡王高叙、娄定远等谋划将和±开赶出朝廷,文遥也参加了他们的商议。高教被杀,文遥由此出京任西兖州刺史。到和士开那裹告别,士开说:“处在言官的职位,让元家小儿作令仆,深愧朝廷。”说完之后便后悔,就握着手安慰他。还顾虑文遥有疑心,任用他的儿子壬达为尚书郎,以宽其心。±题死,从塞鱼出刺史召入朝,最终没有任用,去世。

  元行恭姿容英俊,有父辈的家风,并有卓越的才能,任中书舍人,在文林馆待诏。齐灭亡,阳休之等十八人一起入腿,升任司勋下大夫。隋闻皇年间,任尚书郎,因事连坐流放瓜州而去世。I述年少而骄横放纵,塞遥让他与莲厘卢思道交往。文遥曾经对思道说:“小儿近略有学问,这是大弟的功劳,然而白天赌博,过量饮酒,也是从老师学的。”思道回答说:“令郎言辞优异,自然能够继承先祖的遭业,而白天赌博,遇量饮酒,也是天性所成。”行恭弟行如,也聪明早成,武平末年,任著作佐郎。

  趟彦深,自称是直荡壅题人,濩太傅鱼遣的后代。高祖父赵凿,为!翅太守,有好的政绩,于是家居此地,渣回后改为里愿,所以为垩愿人。本名碴,因避齐的庙讳,改为字称。父亲奉伯,在魏任中书舍人,兼代洛阳令。彦深显贵后,追蹭为司空。彦深年幼丧父,家中贫困,侍奉母亲非常孝顺。十岁时,曾拜访司徒崔光。崔光对宾客说:“古人看眸子可以了解人,这个人必定前程远大。”天性聪明,擅长文字和筹算,安闲乐道,不随便与人交往,为雅士推崇信服。黎明就自扫门外,不让人看到,习以为常。

  起初是尚书令司马子如地位低下的门客。负责书写。子如喜欢他无错,想要推举他入观省舍。赵隐靴中无毡,衣帽破旧,子如供给他。用他作书令史,月余,补为正令史。神武在晋阳,要找两个史官,子如举荐彦深。后来授子如开府参军,越级授水部郎。到文襄为尚书令兼任吏部尚书,拣选诸曹郎官,赵隐因地位低贱被外任沧州别驾,辞绝没有到任。子如把逭报告神武,征补为大丞相功曹参军,专门负责机密,公文信札由他起草书写,十分得体敏捷。神武曾与他相对而坐,让他拟定军令,用手摸着他的额头说:“如果上天让你长寿,必定大有前途。”常对司徒孙腾说:“彦深小心恭慎,自古没有。”

  文宣逝世,对丧事保密,文襄帝担心南有变故,就亲自巡视安抚,把后事委托彦深,改任大行台都官郎中。文襄临行,握着他的手流泪说:“把母亲弟弟托付给你,有幸得到你的诚心。”不久内外安宁,是凭藉彦深之力。回来发丧,对彦遝大加赞扬,打开郡县簿为他选封安国县伯。跟随文襄帝出征颉川,当时引水灌城,城雉就要淹没,酉魏将领王墨苏还想死战。文襄帝令彦锂只身入城晓谕敌军,当日投降,便手拉着思政出城。在此之前,文襄对彦深说:“我昨夜梦到打猎,遇到一群猪,我全都射获,仅有一只大猪没有得到。你说当为我获取,一会儿抓到大猪进献。”至此,文襄笑着说:“梦应验了。”就解下思政的佩刀给彦深说:“使你常猎得此类大猪。”

  塞宣继位,仍让彦蓝掌管机密,进升为侯爵。丢堡初年,多次升迁任秘书监,因为他忠诚谨慎,每次祭祀天地、先祖,一定让他兼太仆卿,驾车陪乘。改任大司农。皇上有时巡游,就辅助太子,掌管后方之事。出京任东南道行台尚书、徐州刺史,治理崇尚施恩德守信用,为官吏百姓所怀念,归顺的人很多。所驻军的地方,士人百姓思念,称为赵行台顿。文宣用加玺印的书信勉励慰劳,召为侍中,仍然掌管机密。河清元年,进升安乐公的爵位,几次升任为尚书左仆射、齐州大中正、监国史,改任尚书令,为特进,封宜阳王。武平二年授司空,被祖埏所离间,出京任西兖州刺史。武平四年,召为司空,又改任司徒。母亲去世,离官守孝,不久又起任原来的官职。武平七年六月突然生病去世,享年七十岁。

  彦深前后事奉几个朝代,时常参与皇帝身边的机要之事,性情温柔谨慎,喜怒不形于色。从皇建以来,礼遇逐渐加重,每有召见,或入宫进见,经常呼他官号而不叫姓名。凡是各项选拔举荐,先让他审定,提拔奖励,都以德行功业放在首位,轻薄之徒,不屑一顾。孝昭掌握朝廷大权,群臣大多秘密劝他当皇帝,彦深却不劝进。孝昭曾经对王晞说:“如果说众人之心都认为天下有所归附,为什么不见彦深说话。”王晞将这件事告诉彦深,彦深不得已,去劝陈,他在当时地位重要到如此地步。平时言语谦虚行为恭顺,不曾骄傲待人,所以有时显达有时隐退,离官后还能复职。母亲傅氏,素有节操见识。彦深三岁,傅氏便守寡,家人想要她改嫁,以死发誓不从。彦深五岁,傅氏对他说:“家境贫困,孩儿年幼,靠什么生活?”彦深流着泪说:“如果上天哀怜,孩儿长大成人当报答抚养之恩。”傅氏很感动,相对哭泣。彦深授太常卿后,回家,不脱朝服,先进去拜见母亲,跪在地上陈说幼小孤单,承蒙母训得以至此。母子相对而泣许久,然后换服。傅氏后来成为宜阳国太妃。彦深有七个儿子,仲将知名。

  仲将,沉静聪明有父亲的遣风。温良恭俭,即使对于妻子儿女也未曾怠慢,整日庄重严肃。博览群书,擅长草书隶书。即使给弟弟写信,写字也是端正工整,说草书不能不懂,若写给别人,就好像轻慢对方,如果写给本家中卑幼之人,又恐怕他们怀疑所应当作的事情,因此必须用隶书。彦深请求改授他万年县子的爵位。任给事黄门侍郎、散骑常侍。隋开皇年间,任吏部郎,在安州刺史的官职上去世。

  齐朝的宰相,善始善终的仅有彦深一个人。然而用委婉的语言暗示朝廷让他的儿子叔坚任中书侍郎,颇招致人们的议论。当时冯子琮的儿子慈明、祖埏的儿子君信相继在中书省做官,所以当时有这样的话:“冯、祖和赵,脏了我的凤池。”以叔坚才能最差。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