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四十(李百药)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12.html 北齐书原文:  尉瑾,字安仁。父庆宾,为魏肆州刺史。瑾少而敏悟,好学慕善。稍迁直后。司马子如执政,瑾取其外生皮氏女,由此擢拜中书舍人。既是子如姻戚,数往参诣,因与先达名辈微相款狎。世宗入朝,因命瑾在邺北宫共高德正典机密。肃宗辅政,累迁吏部尚书。世祖践祚,赵彦深本子如宾僚,元文遥、和士开并帝乡故旧,共相荐达,任遇弥重。又吏部铨衡所归,事多秘密,由是朝之几事,颇亦预闻。寻兼右仆射,摄选,未几即真。病卒。世祖

北齊書:之 - 卷四十(李百药)


  • 时间:2017-02-10 12:55:15
  • 来源:本站发布
译文:

  尉瑾,字安仁。父亲尉庆宾,是魏肆州刺史。尉瑾年少时很聪明,好学向善。升官至直后。司马子如执政的时候,尉瑾娶了他的外甥皮家的女儿,因此被擢拔为中书舍人。成了子如的姻亲后,多次去拜见他,由此逐渐和一批名流显贵来往。世宗入朝后,就命尉瑾在邺都北宫和高德正一起掌管机密大事。肃宗辅佐朝政时,多次升迁任吏部尚书。世祖登基,赵彦深本来是子如的幕僚,元文遥、和士开都是皇上在家乡时的朋友,大家互相引荐,都做了大官,尉瑾更加受到重用。吏部本来是选拔考核官员的机构,涉及许多机密,从此朝中一些隐秘大事,很多都能参与。不久兼任右仆射,帮助选拔官员,很快就得以正式任命,后来因病去世。当时世祖正在三台喝酒,元文遥报告了尉瑾去世的消息,世祖随即命人停止歌舞撤去了酒宴。

  虽然尉瑾在官场上地位显达,但家中却缺少教养,内室污秽淫乱,受到世人的鄙视。但他却能礼贤下士,意图交结名流,却又不加区别。等他做了大官,手握重权。脾气也变得极其暴躁,尚书省内讨论事情的官员,如果违背了他的意愿就瞪眼大骂,不能继续商讨下去。掌握了铨选官吏的大权后,更加骄横狠毒。儿子尉德载继嗣。

  冯子琮,值都人,是寸艳国君遇毖的后代。他的父亲运动,曾为度支郎中。王签本性聪敏,博览群书,被卢塞任命为领军府法曹,主管机密,同时协助管理库部。有一次肃宗检查记事的文书,试着让子琮口头陈述,他都能背着回答上来,没有任何遗漏。子琮的妻子是胡皇后的妹妹。后来升任殿中郎,加授东宫管记.又奉另外的诏书,命他和胡长粲共同辅导太子,改任庶于。

  天统元年,世祖惮位给后主。世祖来到正殿上,对于琮说:“年少的国君周围应该有正直的大臣辅佐,因为你心地正直,所以今天我把国事托付给你。”任他为给事黄门侍郎,领主衣都统。世祖在晋阳,仍然住在以前的宫殿,后主没有另外的住所,就命子琮监造大明宫。建成后,世祖亲自来巡视,责怪修造得不够宏伟壮丽。他回答说:“皇上年纪幼小,承袭了君位,希望能督促他行为节俭来昭示给别的国家。况且这座宫殿北面和您的住所相连,也不应该过分高大雄伟。”世祖对他的回答很赞赏。

  仆射扭±闻原先一直侍候病情,世祖去世后,连续三天秘不发丧。子琮问和士开这样做的原因。和士开引证神武帝、文襄帝去世时秘不发丧的旧例,认为皇帝年纪幼小,恐怕王公贵族会有篡夺帝位之心,想把贵族大臣都召集到凉风堂,再和他们详细商议。当时太尉录尚书事趟叠廷直纽原先也一直住在宫内,参预谋划宫内事务,王壁平时知道和±翅很顾忌直塑和领军堕进王娄定远,恐怕和士开会假托皇帝的遣诏,让产壑就任外职,夺取娄定远的职权。便回答说:“刚去世的世祖皇帝,是神武帝的儿子,现在的皇帝又是先皇传位的,群臣的富贵都是出自皇上父子的恩德,衹要你不改变大臣的权力地位,王公以下的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别的奢求。时代不同事情也发生了变化,过去的朝代不能和现在相比。况且你已经不出宫门几天了,皇上去世的事,到处都在传扬,长时间不发丧,恐怕会有别的变故。”于是发布皇上去世的消息。

  互主遥因为工签是太后的妹夫,担心他会协助太后干预朝政,就劝说高散与和士开使子琮离开京城,任命他为郑州刺史,并且命他立即赴任。王珪出任刺史,并非是后主的本意,诏旨下达后皇上很眷顾他,特地赐给后部鼓吹,增派五十名士兵,并且听任他带着东西通过关卡上任。不久,太后为齐安王纳子琮的大女儿为妃子,子琮因而请假来到邺都,于是被任命为吏部尚书。子琮的妻子倚仗是太后的妹妹而放纵,公然请托,接受贿赂,太守和县令的任命,先要确定财帛的多少,然后才上奏给皇上。所奏之事,都能允准。子琮对妻子行为也不加禁止。不久升任尚书右仆射,代为选拔官吏。和士开任要职很长时间,子琮一直依附他,卑躬曲膝,凡事都要禀报。士开的弟弟士休和卢氏结婚时,子琮到处检查奔走,与士开的幕僚没什么两样。当时内官的任命都是由士开启奏皇上,而子琮依仗自己是皇亲并且兼选官吏,就自己独揽大权,和和士开产生矛盾。琅邪王高俨杀士开时,子琮也参预其事。在内省把他绞死。子琮稍微有点识别人才的能力,等他地位日渐尊贵,完全改变了过去的心志,提拔一些不正之人,把他们当作深交。放纵子弟,授予宫职也不依照正常秩序,而且专门和上层人物缔结婚姻关系,照例许给他们官位,十来天就可以实现。他的儿子冯慈正。

  赫连子悦,字士欣,是勃勃的后代。魏永安初年,因军功被任命为济州别驾。高祖起兵时,侯景为刺史。侯景本来是尔朱荣的心腹,子区劝说侯景起兵,侯景听从了他的建议。子悦被任命为林虑太守。世宗去晋阳,路上经过这裹,问他有什么不便之处。子悦回答说:“临水、武宣两个县离郡城很远,山岭重重,坐车步行都很难走,如果划归到魏郡,不仅道路平坦而且近便。”世宗笑着说:“你衹知道要方便百姓,不知道自己的地盘减少。”他回答说:“我所陈述的都是从百姓的疾苦出发,不敢因为贪图私利而违背自己的良心。”世宗说:“你能做到逭一点,很好,很好。”于是下令按子悦的意见执行。在郡任期满后又被征召为临漳县令,以后又任命为郑州刺史。当时塑丛刚刚经历了迥遣年间的大水,很多人都逃散了,子悦亲自去慰问抚恤他们,使得户口比原来有了增加,郑州被治理的成为当时最好的地方。被召入朝廷任都官尚书时,郑州百姓八百多人请求为他树碑颂德,朝廷下韶同意请求。后来又以都官尚书兼管吏部。子悦做官清廉勤谨自我约束,但没有治国之术,也没有什么风度,如何鉴别人才,他也不内行,一旦做了铨选人才的首席官,招来许多人的非议,所以又改任为太常卿,一直到去世。

  唐邕,字道和,太原晋阳人,他的祖先从晋昌迁到这裹。父亲唐灵芝,是魏寿阳县令。唐邕小时候就聪明,有治理天下的才干。太昌初年,有人把他推荐给高祖,命他在外兵曹任职,负责公文案卷。

  唐邕擅长文字和计算,记忆力很强,因为才能出众受到赏识,被擢拔为世宗大将军府参军。世宗去世时,事出仓猝,显祖指挥分派将士,镇定四方,夜裹把唐邕召去调配各方面事宜,片刻之间就已安排停当,显祖很倚重他。显祖连年出塞,必定要唐邕陪同,专门掌管军中机密。见识清楚,领会迅速,从督将以下,军卒以上,他们的功绩缘由,无不熟悉,显祖每一次询问,都能立即回答。在显祖面前考察官员情况,即使有三五千人,唐邕也不用拿名册,凭记忆唱名,从来也没出过差错。太昌七年,显祖在羊汾堤讲习武事,命唐邕为诸军指挥。完毕后,又命他做了饮宴习射的监礼官。这一天,显祖亲自拉着唐邕的手,带他来到太后跟前,坐在丞相斛律金的上位,对太后说:“唐邕精明强干,一人可以抵得上一千人。”于是另外赐给他彩缎钱帛。唐邕不仅办事干练明辨,而且善于揣摩皇上的心思,多方博取皇上的欢心,因此皇上对他的恩宠Et增一日,委任职权越来越大。显祖曾经当着他的面对太后说:“唐邕头脑清楚记忆力强,每逢有什么军机大事,手上一面写文书,嘴裹处理事务,耳朵还听着别人的报告,实在是奇才。”一天之中,赏赐给他六次束西。又曾解下自己穿的青鼠裘皮大衣赐给唐邕,说:“我的意思是车马衣裘这些东西,可以和大臣一起来享用。”太昌十年,随从显祖到晋阳,兼任给事黄门侍郎,同时领中书舍人。显祖曾经登上童子佛寺,望着并州城说:“这是什么样的城池?”左右有人说:“这是一座固若金汤、物产丰富的城池。”皇上说:“我却认为唐邕才是座金城,而造座城却不是。”唐邕就是这样被皇上看重。后来皇上又对他说:“你为国家操劳很多年了,本来想让你到外地去做官。也曾经多次命杨遵彦另外找一人代替你,但他说,近来在文武官员中普遍查询了一次,像你这样的实在找不出第二人,所以就打消了这念头,你就努力地干吧。”显祖有时斥责那些不称职的侍臣,说:“看你们的所作所为,连给唐邕做奴才都不合格。”唐邕经常像这样受到皇上的嘉奖。

  肃宗作丞相时,唐邕任黄门侍郎。在华林园习射时,特别赏给他金带、实器及各种穿用玩赏的杂物五百种。天统初年,任侍中、并州大中正,又封为护军,其他职位不变。按照过去的惯例军民要演习田猎,每年十二个月,每月围猎三次,唐邕认为这样搞得人马疲困,就奏明皇上,请求改为每月两次。世祖听从了他的建议。后来唐邕出任赵州刺史,其他官职不变。世祖对他说:“朝中大臣没有以侍中、护军、中正做州刺史的,仅因为你的缘故才有这事。给你一百多天的时间去休息,到了秋天再征召你回来。”升任为右仆射,改为尚书令,封晋昌王,总领尚书事。北周军入侵,丞相高阿那肱率领军队增援,唐邕调派人马没有完全听从,于是产生矛盾,高阿那肱陷害唐邕,派侍中斛律孝卿宣读皇上的诏书指责他,把他拘留起来,不久又把他释放。皇上要到置阳去,命斛律孝卿总管骑兵的规划筹备,而孝卿自己独断专行,从来不询问唐邕,而唐邕也依仗自己从入朝以来一直掌管机要,事奉六位皇帝,很受皇上恩宠,如今却被孝卿轻视,心中气愤郁闷,常常在神情言谈中表现出来。皇上在干阳战败后,狼狈地返回邺都。唐邕害怕高阿那肱陷害自己,又恨斛律孝卿轻视自己,就留在了晋阳,和莫多娄敬显等人推举安德王为帝。第二天,晋阳城陷落,他就投降了北周。按例被任为仪同大将军,死时官任凤州刺史。

  唐邕本性聪明,熟悉时事,在北齐掌管军事机要。凡是涉及全国的兵力部署,战斗力强弱、军队数量多少、将领的轮换、武器的精粗和储粮的虚实,都非常用心地承办,都了如指掌。自从大宁以来,奢侈浪费,到了武平末年,国家的府库渐渐空虚。唐邕筹划取舍,对国家财政大有裨益。但是他一天天受到皇上的恩宠,心气也一天天大。常常没有经过正常部门的陈诉,就越级管览公文,而且次数很多,受到御史和左丞的弹劾,但皇上都赦免了他的罪遇。司空从事中郎封长业、太尉记室参军芒迁因为征收官钱违反了规定,被唐邕各打了脊杖二十下。北齐宰相从没有杖击朝中大臣的,造件事在众人看来实属骇人听闻。

  唐邕有三子,长子明君,官至开府仪同三司。开皇初年,死于应州刺史任上。次子君彻,官至中书舍人。隋朝任顺州、戎州刺史,大业年间,官至武贲郎将去世。小儿子君德,因为唐邕降北周被杀。

  高祖作丞相时,丞相府外兵曹、骑兵曹分别负责军队和战马.因为这个原因,到天保年间,产担接受惮位,其他部门都划归尚书省,衹有这两个机构并不废除,命唐邕、白建管理,称作外兵省、骑兵省。此后唐邕、白建地位、名望越来越高,就各自作了省主,命中书舍人分别负责二省事务,所以当世并称唐、白。

  白建,字彦举,太原阳邑人。起初为大丞相府骑兵曹,管理公文案卷,精通文字和筹算,受到同事的推崇。天保十年,兼中书舍人。肃宗辅政时,任大丞相骑兵参军。河清三年,突厥入侵,伐业、匠州牧养的都是小马,总数有几万匹,为避免被突厥抢走,放在五台山北部的柏谷中躲藏了二十几天。突厥退走后,朝廷派白建去检查,接着又派人到他那襄领取马匹,准备送到窒州由百姓喂养。旦建看到马匹长时间草料不足,非常瘦弱,恐怕长途运送会造成损失,就违反命令自己见机行事,就近分散给十兵喂养。奏明皇上后得到了允许。这批军马没有受到损失,直建有很大的功劳。!迎末年,历任特进、侍中、中书令等职街。

  白建虽然没有什么别的才能,但处理公事很勤奋,国家刚刚建立,一切以军旅之事为重,他和唐邕都是由于掌握军权而身登高位的。晋阳,是北齐的陪都,皇上每年都要去,征召官吏、科派劳役,都由他负责督促检查。他手下的僚佐以及太守县令,纷纷前来请示,没有一点空闲时间。他的几个儿子年纪很小就做了州郡的主簿,新皇帝挑选补充官员,必定先从他的儿子中选用。儿女嫁娶的,都是当世名流.当时的人们以为荣耀到极点。武乎七年去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