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四十一(李百药)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13.html 北齐书原文:  暴显  暴显,字思祖,魏郡斥邱人也。祖喟,魏琅邪太守、朔州刺史,因家边朔。父诞,魏恒州刺史、左□将军,乐安公。显幼时,见一沙门指之曰:"此郎子有好相表,大必为良将,贵极人臣。"语终失僧,莫知所去。   显少经军旅,善于骑射,曾从魏孝庄帝出猎,一日之中手获禽兽七十三。孝昌二年,除羽林监。[一]中兴元年,除襄威将军、晋州车骑府长史。后从高祖于信都举义,授中坚将军、散骑侍郎、帐内大都督,加安东

北齊書:之 - 卷四十一(李百药)


  • 时间:2017-02-10 12:56:13
  • 来源:本站发布
译文:

  暴显,字思祖,魏郡斥邱人。祖父暴喟,任魏琅邪太守、朔州刺史,于是定居在北方边地。父亲暴诞,任魏恒州刺史、左卫将军,封为乐安公。暴显小时候,遇见一僧人指着他说:“这孩子有一副好相貌,长大后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将军,成为异常显贵的重臣。”说完僧人即不见,不知去向。

  暴显年少时就从军,擅长骑马射箭。曾随魏孝庄帝出外打猎,一天之中亲手捉获飞禽野兽七十三只。孝昌二年,任羽林监。中兴元年,任襄威将军、晋州车骑府长史。后来随高祖在信都起兵,被授为中坚将军、散骑侍郎、帐内大都督,加安束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屯留县开国侯。天平二年,任渤海郡太守。元象元年,任云州大中正,兼武卫将军,加镇束将军。二年,任北徐州刺史、当州大都督。追随高祖和西军在邙山大战,高祖命他防守河桥镇,在中浑城据守。武定二年,任征南将军、广州刺史。侯景在黄河以南谋反,暴显受到他的进攻。暴显率领手下二十多名骑兵突破敌营,脱离险境回到国内。当时高压、慕容绍宗等人正要讨伐±鳄,就为他配备了军队马匹,随高岳等人在涡阳击破了侯景的人马。武定六年,授为太府卿。随世宗在颖川平定了王思政,授为续州刺史。武定七年,改任郑州刺史。八年,加骠骑将军,由侯爵晋升为公爵,连同以前的食邑共有一千三百户。天保元年,加封大将军,刺史职位不变。三年,与清河王高岳攻取历肠,缴获一批财物,非法押送到郑州,被大理寺禁止。这件事还没有处理完,由于合肥被围困,曼题受命和步越、摹查尴等人一起进攻卢凿的北徐州,擒获刺史王强。与銮羞州刺史题超崖在泌作战,打败銮军。型呈五年,授仪同三司。就在这一年,又同高岳在汉水以北攻占卢梁的酉楚,活捉刺史盏皇谜。此时銮大将芦钟和堡垩等在墨州包围了基查堡,朝廷又任命曼题为水军大都督,从逻口进入长江救援。军队班师后,加开府仪同三司,赏赐丝绸五百匹。天堡十年,享受塑业范阳郡的干禄。茎塱元年,任车骑大将军。皇建元年,改封乐安郡开国公。二年,任赵州刺史。迥渣元年,改盗业刺史。二年,又任塑业刺史,任期满后回到朝中。天统元年,加特进、骠骑大将军,封定阳王。天统四年去世,享年六十六岁.

  皮景和,琅邪郡工邳人。父亲卢庆昼任垫淮南王开府中兵参军事。正光年间,皮庆宾出使怀翅,遇上世道大乱,于是把家迁到广宁郡的石盟题。

  虚垦劲小时候就聪敏,擅长骑马射箭,开始以亲信事奉直担,后来被补为亲信副都督。武定二年,征讨垄蓝彊,世塞怀疑对方有伏兵,就命量曲率领五六名骑兵深入山谷中,遇到敌兵一百多人,就和他们格斗。景和一入射死了几十人,都是应弦而倒。产担曾命他射一野猪,一箭就将猪射倒,大受赞赏,被任命为库直正都督。天保初年,授假节、通蛆刺史,封丞宁县开国子。后来随从攻打库莫奚,又加左右大都督。又随从经过董垄,征讨契且,平定擅垄。不久参与在陉北征伐蕴苞族首领庵罗辰,并参加平定了茹茹余部。星塑矫健敏捷,有军事才能,因此常有战功。玉惺十年,享受安乐郡干禄。干明元年,任武卫将军,兼给事黄门侍郎。肃宗为丞相,以本官职兼大丞相府从事中郎。大宁元年,任仪同三司、散骑常侍、武卫大将军,不久加开府。二年,出任梁州刺史。三年,突厥入围逼晋阳,朝廷命景和从驿道兼程赶回京城,率领后军开赴并州。没有到达,突厥人就已经退兵。景和领左右大将军,享受齐郡干禄。又任命为并州省五兵尚书。天统元年,升任殿中尚书。二年,任侍中。

  景和任武职,又兼长吏事,而且秉性公平,因此常授以美职。北齐北周两国关系和好后,使节来往,朝廷常派他去接待。他与使者习射,常常百发百中,很受推崇。武平年间,诉讼案件都交给中黄门督察,常令景和加以审查核实,他执法公正,从此就没有了曲解法律、滥施刑法的事。

  后来景和被授封为特进、中领军,封广汉郡开国公。又随斛律光西征,攻克姚襄、白亭两地,封为永宁郡开国公。又任领军将军。曾随军攻克宜阳城,封开封郡开国公。琅邪王杀了和士开,领兵威胁皇城,内外惶恐,不知所措,景和请后主出千秋门亲自发布命令。事情平定后,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赵州刺史。不久升任黄河以南行台尚书右仆射、洛州刺史。

  陈大将吴明彻入侵淮南,朝廷命景和领兵抗击,任命他为领军大将军,封文城郡王,改享高阳郡干禄。军队来到租口,正遇上当地人陈暄等作乱,景和平定了他们。又有阳平人郑子饶,谎称皈依佛教,设立斋会,使用的米面不多,但受供养的却很广。他先把饼食藏在地下,供养时再逐渐取出来,一些愚昧的乡民还以为是出于神人的帮助,魏、卫两州的百姓十分迷信他。郑子饶想要叛乱,但阴谋泄露,朝廷去捉拿时他逃脱了。他暗中偷渡黄河,聚集了几千人,自号长乐王,攻占了乘氏县,又计划偷袭西兖州城。景和在南兖州派遣几百名骑兵打败叛军,斩杀两千多人,活捉了郑子饶,押送到京城烹杀。吴明彻围攻寿阳,皇上命令景和与贺拔伏恩等人领军救援。景和因为尉破胡的军队刚刚被击败而怯懦不敢进兵,屯兵在淮口,朝廷屡次派人催促,才渡过了淮河。此时寿阳城已经被攻陷,只好狼狈撤回,军用物资和器械大多遗失。陈将萧摩诃率领步兵、骑兵在淮河以北的仓陵城截击齐军。景和整顿军队迎战,萧摩诃退回。当时抗击吴明彻的军队大都溃不成军,衹有景和的人马没有受到损失,因而受到奖赏,任命为尚书令,另封西河郡开国公,赏钱二十万,十车美酒和大米。陈人声言要渡过淮河进犯,朝廷命令景和驻军西兖州部署防卫。武平六年因病去世,时年五十五岁。追封侍中、使持节、都督定恒朔幽安平六州诸军事、太尉公、绿尚书事、定州刺史。

  长子皮信聪明有神采风度,稍微读了些书。武平末年任开府仪同三司、武术将军,当时的贵族子弟,称赞他能赏识人才,辨别是非。在并州降周军,授上开府、军正大夫。隋开皇年间,死于洮州刺史任上。

  小儿子皮宿达,武平末年任太子斋宫的禁卫长,有才思操守。开皇年间任通事舍人。为母亲守丧,服丧未满提前征召,赶赴京城前,辞别灵位时动哭昏迷,好久才苏醒过来,吃不下食物,三天后就去世了。

  鲜于世荣,渔阳人。父亲鲜于实业是怀朔的镇将,武平初年,追赠仪同三司、祠部尚书、朔州刺史。世荣小时候沉着聪敏,有才干。兴和二年,任直担亲信副都督,升任乎西将军,赐爵石门县子。后来多次随题塑讨伐苞兹,打败盐曲。又随高岳平定郢州,任命为持节、河州刺史,享受朝歌县干禄。不久又任卢塞丞相府谘议参军。皇建年间,任仪同三司、武卫将军。天统二年,加授开府,又任郑州刺史。武平年间,由于平定值塑叛乱,任领军将军,享受上党郡干禄。参与平定直墨好,被封为义阳王。武平七年,后主到置堡,命世茔以本官兼领尚书右仆射事,附属于韭平王北宫留后。不久又命他同吏部尚书袁聿修在尚书省考核举荐的人才。因为从云龙门外骑马进入尚书省北门,受到御史的弹劾而罢官。后主围困平阳,任命世荣为领军将军。北周的军队将要攻入邺时,又被授为领军大将军、太子太傅,到城西抵抗,失利遭擒,被周武所杀。世荣虽然是员武将,没有什么文才,但见到国家危难、朝政混乱,常常私下感叹。看到征收租税没有限度,赏赐过多,往往发表自己的见解表示痛惜。他的儿子子贞,武干末年为假仪同三司。

  綦连猛,字武儿,代人。他的祖先本来姓姬,战国末年,因为躲避战乱到塞外,在祁连山居住,就以山为姓,北方人发音不准,就变成了綦连氏。父亲綦连元成,是燕郡太守。

  綦连猛年少时就有远大志向,熟习弓马。永安三年,氽朱荣征召他作为亲信。到了洛阳后,氽朱荣已经被害,就跟着尔朱世隆逃到建州,随尔朱兆入洛。这一年,又随尔朱兆讨伐纥豆陵步藩,补授都督。普泰元年,加授征虏将军、中散大夫。綦连猛的父母兄弟都在山东,尔朱京缠想投奔高祖,对他说:“你的父母兄弟都在山东,常常不信任你,今天晚上,你如果不逃走,一定会杀了你,可以马上逃离。”綦连猛由于平素蒙受尔朱兆的恩宠,拒不听从京缠的话。京缠说:“现在我也想逃走,你和不和我一起跑?”他又不听。京缠就举起槊对着他说:“你不顺从的话,我就刺死你。”綦连猛便和他一起逃跑。离城走了五十多里,就背离了京缠重新回到氽朱兆部下。直到氽朱兆战败才归服高祖。高祖问他:“氽朱京缠领着你来投奔我,你却在半路上回去了,这是什么缘故?”他详细说明了服事君主的道理,作臣子的不能怀有二心。高祖说:“你不要怕,作臣子的就应该这样。”于是补任他为都督。

  步落稽等人在覆釜山发动叛乱,朝廷派綦连猛去讨伐,大获全胜,特别加以赏赐。元象元年,跟随高祖到河阳,和周文帝在邙山大战。二年,任平束将军、中散大夫。同年,又改任中外府帐内都督,因为邙山的战功,封广兴县开国君。

  元象五年,梁使者来聘问,夸说自己武艺过人,想找北方人较量。世宗派綦连猛到馆舍去接待,各自带了两壶箭比赛骑射,而且还要通过拉强弓比试力气大小。梁的使者可以同时拉开两张三石的强弓,綦连猛拿过四张弓放在一起,同时拉开,竟然超过了弓的限度。梁使赞叹不已而心悦诚服。

  这一年,任抚军将军,另封石城县开国子,享受肆州平寇县干禄。天保元年,任都督、束台州刺史,另封雍州京兆郡霸城县开国男。跟随题担征讨契丹,俘获大量人口。又随斛律敦北伐茹茹,斛律敦命他率领一百名骑兵深入敌方探察军情,回来时在白道和大部队会合,按着他们侦察的道路前进而大破敌军。赏给他绸缎三百匹。七年,任武卫将军、仪同三司。九年,改授武卫大将军。干明初,加封车骑大将军。皇建元年,封石城郡开国伯,不久升君爵。二年,任领左右大将军,随肃宗讨伐奚贼,大胜,俘获战马两千匹,牛羊三万头。河清二年,加开府。突厥进犯置彊,朝廷派他领三百骑兵侦察敌军远近。走到离城北十五里,和对方的前锋部队遭遇,敌众我寡,且战且退。敌军中有一员大将,超出自己的队伍追击。綦连猛远远地看到了,挺身而出和他单独交战,片刻之间把他刺落马下,随手杀死了他。越卖三年,另封逮玄逊开国君,加骠骑大将军。丢蕴元年,升右卫大将军。奉世狙的旨意,经常在太子左右,兼掌内外机要大事。三年,任中领军。四年,改领军将军,另封义宁县开国君。五年,任差州省尚书左仆射,其他官职不变。后来任并州省尚书令、领军大将军,封山阳王。

  自从和士开死后,养蛆渐渐开始参与朝政,朝中一些疑难不决的事或官员的任免赏罚,都征求他的意见。在武将当中他能够嫉恶如仇,提出的建议也时有可取之处,所以趟彦遝引荐他掌管机要。童旦堑把趟童迳排挤出朝廷后,认为他是赵的党羽,就任命他为光州刺史。他被发派走到牛兰,有人告发说和士开被杀时綦连猛也是知情人,于是朝廷下令追回。回到京城后,被拘留在禁中,而且逮捕了他全家的人。不久又被释放出来,剥夺了王爵,仅以开府的身份到光州上任。任刺史期间,对待百姓宽和仁厚,自己清廉自守,受到官吏和百姓的爱戴。淮阴王阿那肱与他早就相知,常常想提携他,曾经下令征召他去京城,似乎要委以重任,但受到韩长鸾等人的阻挠刁难,改任胶州刺史。不久又召回,命他在南兖州驻防。后主从平阳战败归来,又召他到邺,任大将军。齐亡后降周,不久去世。

  元景安,魏昭成帝的第五代子孙。高祖元虔是魏陈留王。父亲元永,年少时为奉朝请,在任积射将军时元天穆把他推荐给尔朱荣,参预立孝庄皇帝的计谋,因而被赐爵代郡公,加将军、太中大夫、二夏、豳三州行台左丞,持节收纳投降人户四千多家。氽朱荣又奏明皇上封他为朝那县子,食邑三百户,持节南豳州刺史,假抚军将军。天平初年,高祖任命他为行台左承,不久任颖州刺史,又任北扬州刺史。天保年间,征入朝中任大司农卿,升任银青光禄大夫,依照规定降为干乡男爵。大宁二年,升金紫光禄大夫。

  景安沉静聪敏,有办事才干。年少时善于骑马射箭,又擅长事奉人。最初任氽朱荣大将军府长流参军,加宁远将军,又改为尔朱荣大丞相府长流参军。高祖平定洛阳后,领军娄昭推荐补授京畿都督,他的父亲元永奏明朝廷把代郡公的爵位转授给他,加前将军,太中大夫。随魏武帝入西。天平末年,齐军讨伐西部,景安在阵前归降,高祖嘉赏他,当即补授都督。兴和年间,改领亲信都督。由于在邙山战役中力战有功,赐西华县都乡男,代郡公不变。世宗入朝执政,景安到邺追随他。此时江南顺附,朝贡源源不断,景安精于骑射,做事很有规矩,每有梁使者到来,常常让他和斛律光、皮景和等人与客人一起骑马射箭,对他都很赞叹。世宗即位后,他请求减少土地分赏将士,被封为石保县开国子,食邑三百户,加安西将军,又任通州刺史,加镇西将军,改子爵为伯爵,连同以前的食邑增加到六百户,其他官职依旧。天保初年,加授征西将军,另封兴势县开国伯,带定襄县县令,赐姓高。天保三年,在代川参与打败库莫奚,改为领左右大都督,其他官职依旧。四年,在黄龙参与讨伐契且,领北平太守。后来多次追随皇帝出征,两次打败面茹军队,升任武卫大将军,又改任左右大将军,兼七兵尚书。

  当时开始修筑长城,边防没有巩固,而变压很强大,朝廷考虑到奎题有时会侵犯边境,就命基塞和几支军队沿着边界驻守防护。将领很多,而手下的士卒往往很富有,就造成了公开的行贿受贿。显祖知道后,派人检查追究,许多共事的人都有大量的贪污,惟有景安丝毫没有涉及。皇上非常赞叹,命令有关部门把收缴来的赃物五百匹绢赐给他,来表彰他清廉的品德。

  又改任都官尚书,加仪同三司,享受高平郡干禄,又授仪同三司。干明元年,改任七兵尚书,加车骑大将军。皇建元年,又兼侍中,从驿道兼程到达邺,慰劳百官,巡视各地风土人情。

  卢塞曾经在西园和群臣饮宴射箭,参加的文武官员有二百多人。在距大堂一百四十多步的地方设立一个箭靶,凡射中靶心的赏给好马和金玉绸缎。有一入射中了兽头,离靶心的兽鼻还有一寸多,这时衹有基安还剩一枝箭没有射出去,皇上让星昼射中兽鼻。他从容地摆好姿势,把弓满满拉开,一箭正中兽鼻。皇上赞叹称好,特别加赏给他两匹马、玉器丝绸各其他应得的物品。

  左空元年,加开府。二年,改任右卫将军,不久又改为右卫大将军。天统初年,判并省尚书右仆射,不久出京任徐州刺史。四年,任豫州道行台仆射、速州刺史,加开府仪同三司。武平三年,升任行台尚书令,刺史依旧,封历阳郡王。量老在边境州郡时,舆邻国边境相连,他能够安抚边境,不互相侵掠,百姓安居乐业。管区内蛮人多而坠人少,基叁恩威并举,所以和睦相处,到了盏垩末年,招纳的蛮人缴纳赋税的达到几万户。遣垩六年,征召入朝任领军大将军。入固后,以大将军、大义郡开国公率领人马讨伐擅翅,战死。

  儿子元仁,武平末年为仪同三司、武卫,隋朝时任骠骑将军,死于丹阳太守任上。

  当初元永的兄长元祚继承了陈留王的爵位,元祚死后,儿子元景皓继承。天保年间,与皇室关系密切的大多被杀掉,关系较远的,像元景安等人想向皇上请求改姓高,景皓说:“怎么可以丢掉本姓,而随别人的姓氏呢?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景安向显祖报告了这些话,景皓被捉住杀掉,家属迁到了彭城。因此景安赐姓高,元家其他人都任凭姓了本姓。

  元永弟弟元种的儿子元豫,字景豫,长相俊美有风度,有才干。永安年间,在羽林监。元颢进入洛阳后,因为守河内有功,赐爵永安君。后任濮阳太守。魏彭城王元韶引荐他为开府谘议参军,元韶镇守定州时,奏明皇上任命他为定州司马。元景安向皇上告发景皓不敬的言辞时说,元豫也曾表示响应。元豫供称:“那时我用衣袖掩着景皓的嘴,说‘你不要乱讲话”’。再问景皓当时的情景,果然与他所说的相符,因此得以免罪。其他听到景皓说话的几个人都被流放到了远方。元豫于徐州刺史任上去世。

  独孤永业,字世基,本姓刘,中山人。母亲改嫁到独孤氏家,当时永业年纪小而丧父,也跟随着母亲被抚养长大,就随姓独孤。他生活在士兵当中,有才干,熟悉弓马。被选拔补授为定州六州都督,守卫晋阳。有人称赞他有远见,世宗与他交谈后很高兴,破格提拔他为中外府外兵参军。天保初年,任中书舍人,豫州司马。永业精通文书簿计,能歌善舞,非常受显祖看重。

  整塱初年,出任周墨行台右丞,升任渔泌刺史,又改任左丞,刺史依旧,加散骑常侍。宜阳城已经深入敌境之内,周军在黑涧筑起城堡以切断他的粮道,永业也筑城堡和他们对抗。他治理边地很有威信,升任行台尚书。到了河清三年,周军进犯洛州,永业恐怕刺史段思文不能防守。赶到金墉帮助守城。对方筑土山挖地道日夜不停地进攻,三十天后,大批援军到来,周军才退去。永业长期镇守河南,善于招纳安抚,因此归降的人数以万计。他从中精选出二百人作为自己的得力部下,每次作战都为先锋,常常以寡敌众,周人很害怕。朝廷加授仪同三司,赏赐很丰厚。永业为人耿直,不和权贵结交。斛律光想向他索取两名婢女没有得到,就在朝廷上诋毁他。河清末年,征召为太仆卿,用乞伏贵和代替他镇守河南,从此西部边防削弱,河洛地区人心骚动。

  武乎三年,朝廷派他攻取了斛律丰洛的辖地,因而任命他为北道行台仆射、幽州刺史。不久征入任领军将军。河洛地区的百姓都很想念永业,朝廷也考虑到边疆不稳固,任命他为河阳道行台仆射、洛州刺史。周武帝亲自领兵进攻金墉,永业率军抵抗,向当地人询问军情,说:“对方领兵的是什么样的大官,有什么举动?”周人回答说:“是皇上亲自领兵前来,主人何不出去看一看。”他说:“这次出兵非常匆忙,不出去。”他连夜置办了两千马槽。周军听说后,以为齐军的大队人马快要来了,就撤军解围而去。永业升为开府,封临川王。他手下有三万士卒,初听说晋州战败的消息,就请求讨伐北周。但奏章被压下,十分愤慨,接着又听说并州也陷落了,自己又被周将常山公逼迫,就派儿子须达到北周请降。周武帝任命他为上柱国。宣政末年,出任襄州总管。大象二年,被行军总管崔彦睦所杀。

  傅丛,塞玄人。父亲堡五兴任仪同、韭芦业刺史。仅丛年少时就在军中,由于战功逐渐升任开府、丞摄领民大都督。旦童进攻回坠地区,垡丛领兵从;过夜间渡回,入驻史浬城。壶墟陷落后,又坚守了二十夭,变军赶到救援,厘军退走。他对行台乞伏贵和说:“敌军已经疲敝不堪,你给我两千精锐骑兵去追击,可以大获全胜。”岂和没有答应。

  娄垩六年,任塞壅业刺史,赶上固军进攻,铋出兵击退了他们。周军攻克晋州,俘虏了行台尉相贵,用他的名义招降傅伏,傅伏没有投降。{鲈亲自领兵救援晋州,任命他为行台右仆射。迩军来进攻,被傅伏击退。周军攻克并州,派韦孝宽和儿子垡堂墓一起劝降,说:“并州已经被攻下,所以请你的儿子来报告,应该见机行事,赶快归降。”并说如果归顺的话,就任命傅丛马上大将军、武乡郡开国公,立即给授官文凭,并用两酒钟的金玛瑙作为凭证。傅伏没有接受,对童直说:“侍奉国君以死相报,不能存有二心。我儿子作臣子不能尽忠,作人子不能行孝,为人所痛恨,希望你马上杀了他,以号令天下。”

  且童从邺回到置业,派高阿那肱等一百多人到翅边上招降垡丛。他出营在河对岸相见,问皇上现在哪裹。四卫腿说:“已经被捉获,从别的路入迩了。”鳢丛仰天大哭,率领众人入城,在官衙大厅前向北号啕大哭了很久,然后投降。旦童召见他说:“为什么不早点归顺呢?”他流着泪回答说:“我家三代在齐作官,如此被信任,国家灭亡却不能殉职,已经羞于活在天地之间。”且壶亲自拉着他的手说:“作臣子的就应该这样。我平定查迩,仅见到了你一个忠臣。”皇上自己吃了一片羊的肋骨,把骨头赐给他,说:“骨亲肉疏,所以把骨交给你。”于是把他领到另一处一起吃饭,让他在侍伯邑宿卫,授上仪同,对他说:“如果马上给你一个高官,恐怕归降的人会动心,努力尽忠,不愁得不到富贵。”又问他以前救援霤当时得到什么升赏。他说:“晋升一级。授特进,封永昌郡开国公。”周帝对后主说:“我三年前教练人马,决心要攻下河阴,因为傅伏善于防守,不能攻下,所以退兵。你当时的赏赐怎么这样微薄呢。”赐给堡丛金酒杯。后来任命为岷州刺史,不久去世。

  齐军在晋州战败后,兵将极少有能保持气节的。能够杀身成仁的,有仪同叱干苟生,镇守南兖州,周帝攻破邺都后,下旨赦免齐军将领,韶书下到南兖州,苟生自缢而死。

  又有开府、中侍中太监田敬宣,本字鹏,是蛮人。十四五岁,喜好读书,做了太监后,一有机会就向周围的人请教,每次来到文林馆,总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除了请教书的知识,不说别的闲话。每当他看到古人节义的事迹,常常为此愤激沉吟。看重他的勤学精神,很是开导奖励他,后来终于做了大官。后主逃奔青州时,命他到西部侦察敌军动静,被周军擒获问他齐主在何地,他哄骗说已经离开了。周军殴打他想让他投降,但每打断他一肢,反而言辞更加激烈,脸色更加坚毅,最后竟打断四肢而死。

  还有一人叫雷显和,晋州战败后,时任建州道行台左仆射。周帝派显和的儿子去招降,他却把儿子关起来拒不接受,后来听说邺城失陷才投降。

  后主失去并州后,派开府纥奚永安向突厥他钵略可汗求救。听说查灭亡的消息,{继把丞数排在吐谷浑手下。丞玉不顺从他的安排,说:“国家已经灭亡了,我怎么能吝惜自己的生命,想绝气自杀,又恐怕天下人不知道大齐有死节的忠臣,希望你杀了我,来昭示给远近的人们。”继很赞赏他的忠烈,送给他七十匹马让他回国.

  高保宁,代州人,不知他由何地迁来。武平末年,任营州刺史,镇守黄龙,夷人和汉人都很看重他的威信。周军将要攻打到邺,幽州行台潘:塑从童垄征调军队,{蝗率领精锐连同多过、麸塑骑兵一万多人去救援。到了北平,知道子晃已经去了蓟州,又听说邺都已经失守,就率领人马返回营业。且童派人来慰问招安,保宁拒不接受韶书。范阳王高绍义逃至突厥,他上表章请范阳王继任帝位,高绍义任命他为丞相。卢旦趋占据莲腥城起兵,{蝗引纽盏会集夷选军队几万人赶来救助,到潞河时,听说北周大将宇文神举已经屠减范阳,只好领人马退回,割据黄龙,最终也没有投降北周。

  史臣曰:皮景和等人从北齐建国之初,就跻身军旅之间,历尽艰险,到灭亡前,官高权重,都能实现自己的忠诚,也算是各遇其时。像傅伏之类,都能够尽忠尽节,否则也不会名标青史了。

  赞曰:这些将领,保全荣誉和名声,没有过错又不忘忠君报国,凭此而终老一生。傅子等人,时逢不幸,未遇疾风。难知劲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