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四十八(李百药)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20.html 北齐书原文:  赵猛 娄叡 尒朱文畅 郑仲礼 李祖升 元蛮 胡长仁   自两汉以来,外戚之家罕有全者,其倾覆之迹,逆乱之机,皆详诸前史。齐氏后妃之族,多自保全,唯胡长仁以谮诉贻祸,斛律光以地势被戮,俱非女谒盛衰之所致也。今依前代史官,述外戚云尔。   赵猛,太安狄那人,姊为文穆皇帝继室,生赵郡王琛。[二]猛性方直,颇有器干。高祖举义,迁南营州刺史,卒。   娄叡,[三]字佛仁,武明皇后兄子也。父壮,魏南

北齊書:之 - 卷四十八(李百药)


  • 时间:2017-02-10 13:03:00
  • 来源:本站发布
译文:

  自从两汉以来,外戚的家庭极少有能保全的,他们倾覆的道路,叛逆作乱的情况,在前史中记载得都很详细。北齐一代后妃的家族,大都能够保全,仅有胡长仁因为进谐言诋毁别人才招来灾祸,斛律光由于拥兵割据被杀,都不是因为女儿失去皇帝宠幸造成的。现依照前代史官的体例,编成《外戚传》。

  赵猛,太安狄那人。姐姐是文穆皇帝继室,生下了南赵郡公鱼拯。产妪性情刚直,很有器度和才干。直担起兵时,升任南营州刺史,去世。

  娄敬,字佛仁,武明皇后哥哥的儿子。父亲娄壮,任魏南部尚书。娄数少年时喜好弓马,有军事才干,任高祖帐内都督。随从高祖在韩陵打败叁塞,多次升官任开府仪同、骠骑大将军。他没有什么器度才干,通过外戚的关系作高官受到宠幸,纵情于财色,受到当时人的鄙弃。皇建初,封为束安王。高归彦在冀州谋反,朝廷命他率军平叛。回来后,任司徒公。周军入侵东关,他领兵前往救援,多次立下战功,擒获周将杨尉等人。升为大司马,出朝率领军队,开赴悬瓠。娄散在豫州境内,停留了一百多天,侵吞公私财产,专门做违法的事,被定罪免去官职。不久授太尉。去世。

  尔朱文畅,氽朱荣第四子。最初封为昌乐王。他的姐姐是盐画蓝皇后,四胡被消灭后,高担又纳她作了妃子,对待她家很优厚,因此文畅被任肆业刺史。他家广有资财,招了许多门客,门第升高后,更是穷奢极欲。和丞相司马任胄、主簿李世林、都督郑仲礼等人交往密切,表面上在一起饮酒赴宴,暗地裹圆谋反叛。从魏开始形成一种风俗,正月十五的晚上流行打竹簇的游戏,有能打中的,马上赏给丝帛。任胄命健礼在裤中暗藏武器,趁着高祖来观看的时候,计划偷偷刺杀他,事情成功后,一起拥戴文蝗作皇帝。驴家的门客薛季耋向直担告发了这件事,审问时都供认不讳。因为她姐姐受宠幸的缘故,仅给文畅一房定罪。

  弟弟塞堕,由于兄长塞墨死后没有后代,就继承了凿塑王的爵位。受兄长文畅的牵连,应该一同定罪,直担特别宽大赦免了他。文略聪明有才智,各种技艺都通。有一次世宗命令章永兴在马上弹奏胡琵琶,演奏了十几曲,试着让文略记下曲谱,共记下了八曲。世宗开玩笑说:“聪明人大多不长寿,你可要谨慎从事。”文略回答说:“我命的长短,全在明公。”世宗感慨地说:“这一点你可以不用担心。”当初高祖遣令恕他十次死罪,他依仗这些更加骄横,常常欺凌别人。平台王有一匹能跑.百里的好马,他用漂亮侍女和平秦王相互打赌,他得到了马。第二天,平秦王请求归还他的马。塞监杀了侍女和马,用两个银器盛着侍女的头和马肉给他。平秦王到文宣帝那裹去告状,把他捉到京畿监狱。在狱中,文略弹奏琵琶,吹起横笛,有时唱起民谣,累了就躺下来唱挽歌。过了数月,夺取看守的弓箭射人说:“不这样,皇上记不起我。”有关部门上奏,被处决。塞堕曾经送给馥业大量金钱,请他为父亲作一篇好传,麸业在传记中把叁朱荣比作韦、彭、伊、霍,就是由于这缘故。

  郑仲礼,莹墨迩旦人,魏鸿胪卿翅屋的庶子。年少时轻浮狠毒,有气力。直担宠爱他的姐姐,由于姐弟关系也受到高祖的喜爱,提拔为帐内都督。曾经拿着高祖的弓箭佩刀,出入跟随。任胄因为好喝酒不顾及公事,被高祖谴责,任胄害怕,图谋反叛。仲礼也参与其事,幸亏武明娄皇后替他求情,所以仅杀了仲礼一人,没有牵连到他的家族。

  李超垦,盘蝈戳叁人,题担奎皇逅的大哥。父亲奎益塞,任上墓太守。担昱相貌俊美,双手垂下来能超过膝盖,内外和睦乐善好施,文学足以自通典籍。官至变业刺史,被徒兵杀害。

  弟弟祖勋。显祖接受帝位后,任秘书丞。女儿成为济南王的王妃后,任侍中,封为丹阳王。济南王被废掉后,改任光州刺史。祖勋本性贪婪轻慢,加上妻子崔氏骄横参预政事,受到时人的鄙视。因为多次贪脏,被罢官。没什么才干,从小到大,都是由于是外戚才能做官,没有什么值得称道记述的,后去世。

  五蛮,毯太师江阳王亘銮之子,卢塞五皇后的父亲。历任光禄卿。型呈十年,大肆诛杀五区家族,卢塞替他苦苦求情,因此赦免了他,赐姓步六孤氏。不久因病去世。

  胡长仁,字孝隆,安定临泾人,武成皇后之兄。父亲胡延之,任魏中书令。长仁多次升迁任右仆射及尚书令。世祖去世后,开始参预朝政,被封为陇束王。左丞邹孝裕、郎中陆仁惠、卢元亮都和他交往深厚:长仁每次到尚书省,孝裕一定和他并驾到达。尚书省事务繁多,文书堆积,令史想向都座请示的事情,每天都有几百起。孝裕把其他人屏退独自和长仁交谈。退朝时也紧紧跟随,仁惠、元亮又找机会来拜访,把公事都耽搁了,人们把他们叫作三佞,长仁私游或宴会,也到处追随。孝裕劝他去求取官职,和士开很忌恨他们,于是奏明朝廷任命孝裕为章武郡太守,元亮等人也都被派往外地。孝裕又劝长仁说:“王爷假装生病,士开一定会来探望,你就趁机杀了他。进宫去见太后,也不过一百多天不当官,以后就可以顶替他的位置了。”和士开知道了他们的阴谋,把孝裕调任北营州建德郡太守。后来长仁倚仗是皇亲,骄横而无所畏忌。和士开出任齐州刺史。长仁心中怀恨,计划派人去刺杀他,事情败露,被赐死。不久后主娶他的女儿为皇后,重新加以追赠并加谧号,他的弟弟先后有七人被赐王爵,满门富贵之极。

  同祖堂兄长粲。父亲僧敬,是魏孝静帝的舅舅,官至司空。长粲年少时聪明,由于是外戚而初任给事中,升黄门侍郎。后主即位,允许他和黄门冯于琮可以出入皇宫,专门负责向皇上传送奏章。世担去世后,和领军娄宣远、绿尚书画瞠遝、扭±馅、高文遥、领军墓蛆、高阿那肱、仆射卢垦共同执掌朝政,当时人称他们为八贵。此后,娄定远、高文遥到外地任职,卢邕专门负责外兵,綦连猛、高阿那肱总领武职,旦塞常在皇帝左右,兼管宣布诏令,随从到晋阳。后主即位时,年富力强,许多事情都交给他办理,他也尽心侍奉,博得了好名声。又任侍中。长仁想入朝执掌大权,没有被当权者允许,他怀疑是长粲合谋对付自己,十分仇恨。便上告于太后,揭发垦基的隐私,请求让垦塞到州任职,厘王迫不得已听从。任赵业刺史。告别皇上时,长粲痛哭流涕,鲑也因为怜悯而默然不语。到了赵州,因为洗头发时手举不起来,说不出话而去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