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四十九(李百药)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21.html 北齐书原文:  由吾道荣 王春 信都芳 宋景业 许遵 吴遵世 赵辅和 皇甫玉   解法选 魏宁 綦母怀文 张子信 马嗣明   易曰: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莫善于蓍龟。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又神农、桐君论本草药性,黄帝、岐伯说病候治方,皆圣人之所重也。故太史公着龟策、日者及扁鹊仓公传,皆所以广其闻见,昭示后昆。齐氏作霸以来,招引英俊,但有艺能,无不毕策,今并录之以备方伎云。   由吾道荣,琅邪人。

北齊書:之 - 卷四十九(李百药)


  • 时间:2017-02-10 13:04:08
  • 来源:本站发布
译文:

  《易经》上说:确定天下的吉凶,成就天下的美名,最好用蓍草和乌龟占卜。所以天生神物,圣人效法。神农、桐君谕《本草》的药性,董童、些值指出病症和治疗的药方,这些都是圣人看重的。因此司马迁在《史记》中写出了《龟策》、《日者》和《扁鹊仓公传》,都是用来增广人们的见闻,昭示给后人。北齐立国以来,招纳英俊之士,衹要有技能,全都加以任用,现在收录下来编入《方伎传》。

  由吾道荣,琅邪人。年轻时喜好道术,和一些志趣相投的人互相联络到长白山、泰山潜心隐居,都通晓了道术。于是在邹、鲁之间游历,学习儒学。听说置昼某人,很精通法术,就去寻找他,某人正为别人做苦力,没有谁认识他,过了很长时间才找到。此人对于道家符水、咒禁、阴阳历敷、天文、药性全都通晓,由于道荣愿意钻研,就全部传授给他。他对道荣说:“我本是恒山上的仙人,有些小小的罪遇,被天官贬到人间。如今期限满了要回到天上去,你可以把我送到抛匕。”到了河边,正好河水暴涨,桥被冲壤了,渡船也很难通过。此人在河边一跛一拐地走着,把一道符投到水中,水流断绝。很快积聚的水快要涨到天上,此人慢慢从沙石渡过。惟有道荣看到他这样渡河,旁人都说河水这样上涨,此人竟然能够浮过去,都非常惊讶。道荣回到家乡,在琅邪山隐居,修习辟谷术,仅吃松籽茯苓,探求长生的秘诀。不久被颢祖追召到晋阳。走到辽阳山中,有一猛兽出现在马前十步远的地方,征召的人惊怕想逃走。道荣在地上用拐杖画出一火坑,猛兽连忙逃跑。很快北齐覆灭,道荣归顺韭周。直到堕初去世。又有一位叫亟远避的人,显祖时常命他和其他术士烧炼九转金丹。练成后,显祖珍藏在玉匣裹,说:“我贪恋人间的欢乐,不能马上飞升上天,等我临死时再拿出来服用。”

  王春,河东人。年轻时喜好占之术,知道风角术数,在赵、魏之间游学,可以把纸符送到天上去。产担从值垫起兵,引他作了门客。垄堕之战时,四面受敌,从凌晨一直到中午,三次交锋又三次罢战。高祖想退兵,王春拉着他的马说:“到下午未时,就可以大获全胜。”急忙把他自己的儿子捆上送给高祖作人质,说如果不能取胜可以杀掉儿子。很快贼军大败。此后每次出征作战,王壹说的话都能应验。官至途州刺史,去世。

  信都芳,河间人。年轻时就精通算术,受到州人称道。有巧妙构想,常潜心研究,废寝忘食,有时走路会掉到坑裹。有一次告诉别人说:“算术的学问,非常巧妙深奥,我每次深入思考,连打雷声都听不见。”他就是如此用心。凭着自己的学问作了直担的门客,授为参军。丞相仓曹狙矾对他说:“用律管吹灰,测定季节气候,这种方法极其微妙,已经失传很久了,我一直想不出其中的道理,你试着考虑一下。”他就留心这件事,十几天后,就说:“我已经弄通了,但是必须要蚰产的芦苇薄膜的灰。”后来得到了。一加试验,果然到了季节灰就飞扬起来,而其他的灰却不动。但这种方法没有受到当时人的重视,竟然没有流传,所以失传了。他又把古代的浑天仪、地动仪、欹器、漏刻等记录成文,并且画出圆,编成《器准》这部书。又撰写了《乐书》、《遁甲经》、《四术周髀宗》。他又自己编制历书,定名叫《灵宪历》,计算月份大小月相间,不足的用朔补足,证据很显明。他常说:“何承天也使用了这方法,但不能精确,如果灵宪历成功了,百代没有异议。”书没有写成就去世了。

  宋景业,广宗人。通晓《周易》,研究阴阳谶纬之学,同时精通天文历法。魏末,任北平太守。显祖任丞相时,在晋阳,景业通过高德政上书说:“《易稽览图》上说:‘《鼎》卦,五月,圣人作君主,上天赐给他寿命,东北水中,平民称王,高得到。’谨按东北水指渤海,高得到,说明姓高的得到天下。”当时,是魏武定八年五月。高德政、徐之才同时劝显祖顺应天命接受禅让,于是显祖前往邺。走到平城都,各位大臣阻止计划的实行,要回晋阳。贺拔仁等人又说:“景业要误大王,应该把他斩首谢天下。”显祖说:“景业可以作帝王的老师,怎么可以杀掉。”回到并州,显祖命他卜卦,得到了《干》卦中的《鼎》卦。他说:“《干》代表君,是天。《易经》上说:‘此时可以驾着六龙统治天下。’《鼎》卦,是五月卦,应该在仲夏吉日受禅统治天下。”有人说:“根据阴阳书的说法,五月不能入官,违犯了就会死在位上。”他说:“这是大吉,大王作了天子,不会再有下台的日子,怎能不终老在皇位上呢。”显祖非常高兴。天保初年,授散骑侍郎。

  还有个人叫荆次德,有术敷,能预先知道氽朱荣的成败,又说代魏的是齐。葛荣听说后,就自号齐王。用特殊的礼节对待他,向他请教有关天子之事,他回答说:“齐应当兴旺,东海出现天子,如今你占据渤海,是古代齐国之地。而且太白星和月亮挨到一起,要迅速用兵,迟了不吉利。”葛荣没有听从他的建议。

  许遵,高阳人。通晓《周易》,善于卜筮,兼通天文、风角、相面、逆刺,都非常应验。高祖用他作了门客,他说自己命中注定不能富贵,不会横遭惨死,所以为人放任疏阔,经常违命顶撞,高祖也常常宽容他。邙阴之战时,他对李业兴说:“对方摆的是火阵,我们摆的是木阵,火能克木,我方一定失败。”果被他言中。清河王高岳任他为开府田曹记室。高岳封王后,告诉许遵,许遵说:“蜜蜂也可以封王。”后来高岳要救援江陵,许遵说:“这次出兵一定会为以后招来凶险,应该推托有病不去。”高岳说:“在所难免,我还要和你一起去。”许遵说:“我能和活人去,不能和死人同路。”说完就回去了。高岳到了京城不久就去世了。颢祖无道日盛一日,他对别人说:“这样做一定会折掉他的寿命,我来占卦遣狂夫什么时候该死。”就在床上铺满了卦,卜算后大声说:“他已经活不过初冬了,而我竟然看不到这一天。”颢祖在十月去世,许遵果然在九月就去世。

  吴遵世,字季绪,渤海人。少年时学习《周易》,进恒山和隐居的道士住在一起。过了几年,忽然看到一个老翁对他说:“给你开心符。”他跪着接过来吞了下去,于是通晓占卜之术。后来出山到京洛游历,靠《周易》卜筮出名。魏武帝将即位时,命他占卜吉凶,卜到了《明夷》卦中的《贲》卦说:“初登于天,后入于地。”魏武帝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初登于天,是说你应当作天子。后入于地,是说时间不会太久。”结果真如他所说。世祖以丞相的身份驻守京师,总觉得会招来别人的猜疑,心中很是忧虑恐惧,谋划起兵,每天晚上让遵世占卜。他说:“不用起兵,自然会有大庆之日不久,趟郡王奉太后的旨意送来诏书追召世祖入朝。即位后,授他为中书舍人,他却以有病为由坚决推辞。

  赵辅和,清都人。少年时因为精通《周易》善于卜筮作了直狙的门客。直担在置盐去世,已经埋葬了几天,世塞写信让题担亲自到邺西北违",的原野上选风水宝地。题担和昱遵世去选地方,多次占卜都不吉利,又到了一个地方,命遵世算,遇到了《革》卦,遵世等几十人都说不能用。辅和年轻,跟在众人后面,走上前来说:“《革卦》对天下人来说都是凶兆,惟有帝王家用之大吉。《革彖辞》说:‘商汤周武改朝换代,承受天命顺从人心。”,显祖立刻上车,回头说:“就定下用遣地方。”也就是义平陵。有一人的父亲生病,此人到馆裹托朋友来卦,卜到<泰卦》,卜卦的人说:“逭卦很吉利,你父亲的病能够痊愈。”此人很高兴。他出去后,辅和对卦的人说:“《泰卦》下是《干》上是《坤》,逭表示要入土,怎么能说吉利呢?”果然就传来了凶信。辅和在大宁、武平年间为后宫妃子算生男生女和生产日期都能说中,于是授他为通直常侍。

  皇甫玉,不知是什么地方人。善于给人看相,经常出入王侯之家。世宗从颖领军回朝,显祖跟在后面。皇甫玉站在路边仔细观察,对别人说:“大将军做不了皇帝,应该是路北那位还流着鼻涕的人。”显祖即位后,试验他的相术,故意先用丝巾蒙住他的眼,让他轮流摸每一个人。摸到显祖,说:“这是你们之中最有前程的。”摸到任城王,说:“会作丞相.”摸到常山王、长广王,也说都地位尊贵,其实都改变了面容。摸到石动统,说:“这是装疯卖傻逗人高兴的优伶。”摸到供膳人,说:“此人仅能获得好饮食而已。”他曾经替高归彦相面,说:“你可以位极人臣,但不要谋反。”归彦说:“我为什么会谋反呢?”他说:“不对,你有反骨。”他曾对妻子说:“孝昭帝高演作天子不会超过两年。”他的妻子告诉了舍人斛斯庆,斛斯庆禀告了皇上,皇上很生气地召见皇甫玉。皇甫玉每次照镜子,都说自己会被杀,这次被召见,对妻子说:“我这次一去不回了,如果能活遇午时,或许能活下来。”到了正午,就被处斩了。

  世宗时吴地有位士人,双目失明却善于通过声音相面,世宗命他轮流试验。他听到刘桃枝的声音,说:“系属于别人,但会大富大贵,王侯将相很多会死在他的手上,如同鹰犬被人驱使.、”听到趟鲢的声音,说:“也是系属于别人,富贵颢赫,比不上前一位。”听到太原公的声音,说:“会做帝王。”听到世塞的声音,默然不言,崔逞暗地裹掐他,才乱说道:“也是天子。”世塞认为我这些手下还能极其富贵,何况我自己呢。

  解法选,河内人。年轻时通晓相术,能识别人物,都能像他所说的那样。多次替塑±题相面都说中了,±题启奏朝廷授为府中参军。

  魏宁,巨鹿人。因为善于推算别人的官运被征召为门客。武成亲自试他,都能说中。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伪装别人的来问他,他说:“富贵之极,今年就该死了。”武成帝大惊,说:“这是我的生辰年月。”魏宁马上又改口说:“如果是帝王的,白会有办法。”又有一人叫阳子术,对人说:“民间歌谲唱道:‘卢十六,雉十四,犍子拍头三十二。,而四八三十二是天的大数,皇上在位的时间,恐怕不能超过此敷。”不久武成帝去世,正是三十二岁。

  綦母怀文,不知道是何郡人。以道术追随高祖。武定初,齐军与周文在邙山大战。当时齐军旗帜都是红色,周军是黑色。他对高祖说:“红是火的颜色,黑是水的颜色,水能克火,不应该用红色对黑色,土能胜水,应该改成黄色。”高祖就把旗帜换成赭黄色,就是所说的河阳幡。

  他又打造宿铁刀,方法是把生铁和熟铁放在一起烧炼,经过几个晚上就变成钢。用熟铁制作刀脊,浸在牲畜的尿中,用牲畜的油脂淬火,可以斩断三十札的锁甲。现在襄国所炼的钢,就用他的方法,铸成刀很锋利,但不能截断三十札。他说过:“广平郡南面干子城是干将铸剑的地方,其土可以磨刀。”怀文官至信州刺史。

  又有个叫逐正直的,对人说:“过去亘迈年间我为卢业士曹,听城人堕萱远说,矗旦诸王的子孙中,阿保应该作天子,高德之继承,然后就该灭亡了。”阿保说的是玉堡年,德之说的是擅旦年,幽擅灭亡时年号是丞光,也就是继承的意思。

  张子信,河内人也。为人清净,喜爱文学。年轻时以医术闻名,常隐居在白鹿山。到京城游历,很受堕蝗、崔季赶的礼待,与他相互赠和诗敷篇。后来墓以太中大夫的官职征召他,任由他不时回山,不经常住在塑。

  又擅长《周易》卜卦风角。武卫奚永洛和他对坐,有喜鹊在树上呜叫,相互争斗掉在地上。王值说:“喜鹊说的话不好,如果傍晚时会有西南风,刮遇逭棵树,擦过堂角,就会有口舌之争。今天晚上有人叫你,一定不要去。虽有王命,也要托病推辞。”子信去后,果真有风从西南吹来。当天晚上,琅邪王五次派人急召永洛,而且说是皇上的旨意。永洛想动身去,被妻子苦苦劝住,说从马上掉下来摔折了腰。到了早朝时就发生了灾祸。子信,齐灭亡时去世。

  马嗣明,河内人。年轻时通晓医术,收集钻研了许多医方。《甲乙》、《素问》、《明堂》、《本草》等书全都读过。替人诊治,一年前就可以预知生死。皿迎的儿子主宣得了伤寒,塑塱为他看病,把完脉,退下来告诉杨情说:“邢公子的伤寒不用治也能痊愈,但脉象显示不出一年就会死。病症发现晚了,已经不能救治。”杨情、邢邵两人在内殿陪皇上喝酒,显祖说:“邢邵的儿子,我想让他在近处任郡守。”杨惰回答说孩子年轻,不宜委以重任。宴会结束后,才启奏说:“马嗣明诊断左宜的脉象很不好,一年之内恐怕会死,如果到外郡任职,医药都难以找到。”便作罢。大宝果然不到一年就死了。

  遥全背上发肿,题塱用练石抹上就痊愈了。制练石的方法:把鹅鸭蛋大小的粗黄色石头,用猛火烧成红色,放在醇醋裹,就变成粉末,多次烧炼到石头烧完,取出石末晒干,放在筛子裹。加上醋抹在肿的地方,什么病都可以治好。后来嗣明任通直散骑常侍。他针灸的穴位,往往和《明堂》中记载的不同。

  随从皇上去晋阳,走到辽阳山裹,在几处地方见到告示,说有一人家的女儿病了。如果有人能治愈,就悬赏十万。许多名医按榜文指示前去治病,询问病症后,都不敢下手医治。惟有嗣明一个人前来.问女子得病的原因,说曾经用手拿着一麦穗,看见一二寸长像蛇一样的红色东西,钻入手指中,于是惊倒在地,觉得手臂疼痛并且肿起来,渐渐半身都肿,疼得难以忍受,昼夜不停地呻吟。嗣明开了汤药的处方。等他随皇上返回时,女子已经康复。嗣明在隋初去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