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 本纪·卷六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guoxueku/2017-02/149996.html 作者:唐姚思  后主  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高宗嫡长子也。梁承圣二年十一月戊寅生 于江陵。明年,江陵陷,高宗迁关右,留后主于穰城。天嘉三年,归京师,立为安 成王世子。天康元年,授宁远将军,置佐史。光大二年,为太子中庶子,寻迁侍中, 馀如故。太建元年正月甲午,立为皇太子。   十四年正月甲寅,高宗崩。乙卯,始兴王叔陵作逆,伏诛。丁巳,太子即皇帝 位于太极前殿。诏曰:“上天降祸,大行皇帝奄

陈书:- 本纪·卷六


  • 时间:2017-02-10 17:15:17
  •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唐姚思

  后主

  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高宗嫡长子也。梁承圣二年十一月戊寅生 于江陵。明年,江陵陷,高宗迁关右,留后主于穰城。天嘉三年,归京师,立为安 成王世子。天康元年,授宁远将军,置佐史。光大二年,为太子中庶子,寻迁侍中, 馀如故。太建元年正月甲午,立为皇太子。

  十四年正月甲寅,高宗崩。乙卯,始兴王叔陵作逆,伏诛。丁巳,太子即皇帝 位于太极前殿。诏曰:“上天降祸,大行皇帝奄弃万国,攀号擗踊,无所迨及。朕 以哀茕,嗣膺宝历,若涉巨川,罔知攸济,方赖群公,用匡寡薄。思播遗德,覃被 亿兆,凡厥遐迩,咸与惟新。可大赦天下。在位文武及孝悌力田为父后者,并赐爵 一级。孤老鳏寡不能自存者,赐谷人五斛、帛二匹。”癸亥,以侍中、翊前将军、 丹阳尹长沙王叔坚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右卫将军萧摩诃为车骑 将军、南徐州刺史,镇西将军、荆州刺史樊毅进号征西将军,平南将军、豫州刺史 任忠进号镇南将军,护军将军沈恪为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平西将军鲁广达进号安 西将军,仁武将军、豊州刺史章大宝为中护军。乙丑,尊皇后为皇太后,宫曰弘范。 丙寅,以冠军将军晋熙王叔文为宣惠将军、丹阳尹。丁卯,立弟叔重为始兴王,奉 昭烈王祀,己巳,立妃沈氏为皇后。辛未,立皇弟叔俨为寻阳王,皇弟叔慎为岳阳 王,皇弟叔达为义阳王,皇弟叔熊为巴山王,皇弟叔虞为武昌王。壬申,侍中、中 权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鄱阳王伯山进号中权大将军,军师将军、尚书左仆射晋安王 伯恭进号翊前将军、侍中,翊右将军、中领军庐陵王伯仁进号安前将军,镇南将军、 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进号征南将军,平南将军、湘州刺史建安王叔卿进号安南将军。 以侍中、中书监、安右将军徐陵为左光禄大夫,领太子少傅。甲戌,设无珝大会于 太极前殿。三月辛亥,诏曰:“躬推为劝,义显前经,力农见赏,事昭往诰。斯乃 国储是资,民命攸属,豊俭隆替,靡不由之。夫入赋自古,输藁惟旧,沃饶贵于十 金,硗确至于三易,腴脊既异,盈缩不同。诈伪日兴,簿书岁改。稻田使者,著 自西京,不实峻刑,闻诸东汉。老农惧于祗应,俗吏因以侮文。辍耒成群,游手为 伍,永言妨蠹,良可太息。今阳和在节,膏泽润下,宜展春耨,以望秋坻。其有新 辟塍畎,进垦蒿莱,广袤勿得度量,征租悉皆停免。私业久废,咸许占作,公田荒 纵,亦随肆勤。傥良守教耕,淳民载酒,有兹督课,议以赏擢。外可为格班下,称 朕意焉。”癸亥,诏曰:“夫体国经野,长世字氓,虽因革傥殊,驰张或异,至于 旁求俊乂,爰逮侧微,用适和羹,是隆大厦,上智中主,咸由此术。朕以寡薄,嗣 膺景祚,虽哀疚在躬,情虑鋋舛,而宗社任重,黎庶务殷,无由自安拱默,敢忘康 济,思所以登显髦彦,式备周行。但空劳宵梦,屡勤史卜,五就莫来,八能不至。 是用申旦凝虑,丙夜损怀。岂以食玉炊桂,无因自达?将怀宝迷邦,咸思独善?应 内外众官九品已上,可各荐一人,以会汇征之旨。且取备实难,举长或易,小大之 用,明言所施,勿得南箕北斗,名而非实。其有负能仗气,摈压当时,著《宾戏》 以自怜,草《客嘲》以慰志,人生一世,逢遇诚难,亦宜去此幽谷,翔兹天路,趋 铜驼以观国,望金马而来庭,便当随彼方圆,饬之矩矱。”又诏曰:“昔睿后宰民, 哲王御宇,虽德称汪濊,明能普烛,犹复纡己乞言,降情访道,高咨岳牧,下听舆 台,故能政若神明,事无悔吝。朕纂承丕绪,思隆大业,常惧九重已邃,四聪未广, 欲听昌言,不疲痺足,若逢廷折,无惮批鳞。而口柔之辞,傥闻于在位,腹诽之意, 或隐于具僚,非所以弘理至公,缉熙帝载者也。内外卿士文武众司,若有智周政术, 心练治体,救民俗之疾苦,辩禁网之疏密者,各进忠谠,无所隐讳。朕将虚己听受, 择善而行,庶深鉴物情,匡我王度。”己巳,以侍中、尚书左仆射、新除翊前将军 晋安王伯恭为安南将军、湘州刺史,新除翊左将军、永阳王伯智为尚书仆射,中护 军章大宝为豊州刺史。夏四月丙申,立皇子永康公胤为皇太子,赐天下为父后者爵 一级,王公已下赉帛各有差。庚子,诏曰:“朕临御区宇,抚育黔黎,方欲康济浇 薄,蠲省繁费,奢僭乖衷,实宜防断。应镂金银薄及庶物化生土木人彩花之属,及 布帛幅尺短狭轻疏者,并伤财废业,尤成蠹患。又僧尼道士,挟邪左道,不依经律, 民间淫祀妖书诸珍怪事,详为条制,并皆禁绝。”癸卯,诏曰:“中岁克定淮、泗, 爰涉青、徐,彼土酋豪,并输罄诚款,分遣亲戚,以为质任。今旧土沦陷,复成异 域,南北阻远,未得会同,念其分乖,殊有爱恋。夷狄吾民,斯事一也,何独讥禁, 使彼离析?外可即检任子馆及东馆并带保任在外者,并赐衣粮,颁之酒食,遂其乡 路,所之阻远,便发遣船仗卫送,必令安达。若已预仕宦及别有事义不欲去者,亦 随其意。”六月癸酉朔,以明威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孙瑒为中护军。秋七月辛未, 大赦天下。是月,江水色赤如血,自京师至于荆州。八月癸未夜,天有声如风水相 击。乙酉夜亦如之。丙戌,以使持节、都督缘江诸军事、安西将军鲁广达为安左将 军。九月丙午,设无珝大会于太极殿,舍身及乘舆御服,大赦天下。辛亥夜,天东 北有声如虫飞,渐移西北。乙卯,太白昼见。丙寅,以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扬州刺史长沙王叔坚为司空,征南将军、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

  至德元年春正月壬寅,诏曰:“朕以寡薄,嗣守鸿基,哀惸切虑,疹恙缠织, 训俗少方,临下靡算,惧甚践冰,忄栗同驭朽。而四气易流,三光遄至,缨绂列陛, 玉帛充庭,具物匪新,节序疑旧,缅思前德,永慕昔辰,对轩闼而哽心,顾枿筵而 慓气。思所以仰遵遗构,俯励薄躬,陶铸九流,休息百姓,用弘宽简,取叶阳和。 可大赦天下,改太建十五年为至德元年。”以征南将军、江州刺史、新除开府仪同 三司豫章王叔英为中卫大将军,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长沙王叔坚为 江州刺史,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司马消难进号车骑将军,宣惠将 军、丹阳尹晋熙王叔文为扬州刺史,镇南将军、南豫州刺史任忠为领军将军,安左 将军鲁广达为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祠部尚书江总为吏部尚书。癸卯,立皇子深 为始安王。二月丁丑,以始兴王叔重为扬州刺史。夏四月戊辰,交州刺史李幼荣献 驯象。己丑,以前轻车将军、扬州刺史晋熙王叔文为江州刺史。秋八月丁卯,以骠 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沙王叔坚为司空。九月丁巳,天东南有声如虫飞。冬十月 丁酉,立皇弟叔平为湘东王,叔敖为临贺王,叔宣为阳山王,叔穆为西阳王。戊戌, 侍中、安右将军、左光禄大夫、太子少傅徐陵卒。癸丑,立皇弟叔俭为南安王,叔 澄为南郡王,叔兴为沅陵王,叔韶为岳山王,叔纯为新兴王。十二月丙辰,头和国 遣使献方物。司空长沙王叔坚有罪免。戊午夜,天开自西北至东南,其内有青黄色, 隆隆若雷声。

  二年春正月丁卯,分遣大使巡省风俗。平南将军、豫州刺史鲁广达进号安南将 军。癸巳,大赦天下。夏五月戊子,以尚书仆射永阳王伯智为平东将军、东扬州刺 史,轻车将军、江州刺史晋熙王叔文为信威将军、湘州刺史,仁威将军、扬州刺史 始兴王叔重为江州刺史,信武将军、南琅邪彭城二郡太守南平王嶷为扬州刺史,吏 部尚书江总为尚书仆射。秋七月戊辰,以长沙王叔坚为侍中、镇左将军。壬午,太 子加元服,在位文武赐帛各有差,孝悌力田为父后者各赐一级,鳏寡癃老不能自存 者人谷五斛。九月癸未,太白昼见。冬十月己酉,诏曰:“耕凿自足,乃曰淳风, 贡赋之兴,其来尚矣。盖由庚极务,不获已而行焉。但法令滋章,奸盗多有,俗尚 浇诈,政鲜惟良。朕日旰夜分,矜一物之失所,泣辜罪己,愧三千之未措。望订初 下,使强廕兼出,如闻贫富均起,单弱重弊,斯岂振穷扇曷之意欤?是乃下吏箕 敛之苛也。故云‘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自太建十四年望订租调逋未入者,并悉 原除。在事百僚,辩断庶务,必去取平允,无得便公害民,为己声绩,妨紊政道。” 十一月丙寅,大赦天下。壬申,盘盘国遣使献方物。戊寅,百济国遣使献方物。

  三年春正月戊午朔,日有蚀之。庚午,以镇左将军长沙王叔坚即本号开府仪同 三司,征西将军、荆州刺史樊毅为护军将军,守吏部尚书、领著作陆琼为吏部尚书, 金紫光禄大夫袁敬加特进。三月辛酉,前豊州刺史章大宝举兵反。夏四月庚戌,豊 州义军主陈景详斩大宝,传首京师。秋八月戊子夜,老人星见。己酉,以左民尚书 谢伷为吏部尚书。九月甲戌,特进、金紫光禄大夫袁敬卒。冬十月己丑,丹丹国遣 使献方物。十一月己未,诏曰:“宣尼诞膺上哲,体资至圣,祖述宪章之典,并天 地而合德,乐正雅颂之奥,与日月而偕明,垂后昆之训范,开生民之耳目。梁季湮 微,灵寝忘处,鞠为茂草,三十馀年,敬仰如在,永惟忾息。今《雅道》雍熙, 《由庚》得所,断琴故履,零落不追,阅笥开书,无因循复。外可详之礼典,改筑 旧庙,蕙房桂栋,咸使惟新,芳繁洁潦,以时飨奠。”辛巳,舆驾幸长干寺,大赦 天下。十二月丙戌,太白昼见。辛卯,皇太子出太学,讲《孝经》,戊戌,讲毕。 辛丑,释奠于先师,礼毕,设金石之乐,会宴王公卿士。癸卯,高丽国遣使献方物。 是岁,萧岿死,子琮代立。

  四年春正月甲寅,诏曰:“尧施谏鼓,禹拜昌言,求之异等,久著前徽,举以 淹滞,复闻昔典,斯乃治道之深规,帝王之切务。朕以寡昧,丕承鸿绪,未明虚己, 日旰兴怀,万机多紊,四聪弗达,思闻蹇谔,采其谋计。王公已下,各荐所知,旁 询管库,爰及舆皁,一介有能,片言可用,朕亲加听览,伫于启沃。”中权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鄱阳王伯山进号镇卫将军,中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豫章王叔英进 号骠骑大将军,镇左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沙王叔坚进号中军大将军,安南将军晋 安王伯恭进号镇右将军,翊右将军宜都王叔明进号安右将军。二月丙戌,以镇右将 军晋安王伯恭为特进。丙申,立皇弟叔谟为巴东王,叔显为临江王,叔坦为新会王, 叔隆为新宁王。夏五月丁巳,立皇子庄为会稽王。秋九月甲午,舆驾幸玄武湖,肆 舻舰阅武,宴群臣赋诗。戊戌,以镇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鄱阳王伯山为东扬州刺 史,智武将军岳阳王叔慎为丹阳尹。丁未,百济国遣使献方物。冬十月癸亥,尚书 仆射江总为尚书令,吏部尚书谢伷为尚书仆射。十一月己卯,诏曰:“惟刑止暴, 惟德成物,三才是资,百王不改。而世无抵角,时鲜犯鳞,渭桥惊马,弗闻廷争, 桃林逸牛,未见其旨。虽剽悍轻侮,理从钳棨,蠢愚杜默,宜肆矜弘,政乏良哉, 明惭则哲,求诸刑措,安可得乎?是用属寤寐以轸怀,负黼扆而於邑。复兹合璧轮 缺,连珠纬舛,黄钟献吕,和气始萌,玄英告中,履长在御,因时宥过,抑乃斯得。 可大赦天下。”

  祯明元年春正月丙子,以安前将军衡阳王伯信进号镇前将军,安东将军、吴兴 太守庐陵王伯仁为特进,智武将军、丹阳尹岳阳王叔慎为湘州刺史,仁武将军义阳 王叔达为丹阳尹。戊寅,诏曰:“柏皇、大庭,鼓淳和于曩日,姬王、嬴后,被浇 风于末载,刑书已铸,善化匪融,礼义既乖,奸宄斯作。何其淳朴不反,浮华竞扇 者欤?朕居中御物,纳隍在眷,频恢天网,屡绝三边,元元黔庶,终罹五辟。盖乃 康哉寡薄,抑焉法令滋章。是用当宁弗怡,矜此向隅之意。今三元具序,万国朝辰, 灵芝献于始阳,膏露凝于聿岁,从春施令,仰乾布德,思与九有,惟新七政。可大 赦天下,改至德五年为祯明元年。”乙未,地震。癸卯,以镇前将军衡阳王伯信为 镇南将军、西衡州刺史。二月丁未,以特进、镇右将军晋安王伯恭进号中卫将军, 中书令建安王叔卿为中书监。丁卯,诏至德元年望订租调逋未入者,并原之。秋八 月癸卯,老人星见。丁未,以车骑将军萧摩诃为骠骑将军。九月乙亥,以骠骑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豫章王叔英为骠骑大将军。庚寅,萧琮所署尚书令、太傅安平王萧岩, 中军将军、荆州刺史义兴王萧献,遣其都官尚书沈君公,诣荆州刺史陈纪请降。 辛卯,岩等率文武男女十万馀口济江。甲午,大赦天下。冬十一月乙亥,割扬州吴 郡置吴州,割钱塘县为郡,属焉。丙子,以萧岩为平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 州刺史,萧献为安东将军、吴州刺史。丁亥,以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豫章 王叔英兼司徒。十二月丙辰,以前镇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鄱阳王伯 山为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前中卫将军晋安王伯恭为中卫将军、右光禄大夫。

  二年春正月辛巳,立皇子恮为东阳王,恬为钱塘王。是月,遣散骑常侍周罗嵒 帅兵屯峡口。夏四月戊申,有群鼠无数,自蔡洲岸入石头渡淮,至于青塘两岸,数 日死,随流出江。戊午,以左民尚书蔡徵为吏部尚书。是月,郢州南浦水黑如墨。 五月壬午,以安前将军庐陵王伯仁为特进。甲午,东冶铸铁,有物赤色如数斗,自 天坠熔所,有声隆隆如雷,铁飞出墙外,烧民家。六月戊戌,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庚子,废皇太子胤为吴兴王,立军师将军、扬州刺史始安王深为皇太子。辛丑,平 南将军、江州刺史南平王嶷进号镇南将军;忠武将军、南徐州刺史永嘉王彦进号安 北将军;会稽王庄为翊前将军、扬州刺史;宣惠将军、尚书令江总进号中权将军; 云麾将军、太子詹事袁宪为尚书仆射;尚书仆射谢伷为特进;宁远将军、新除吏部 尚书蔡徵进号安右将军。甲辰,以安右将军鲁广达为中领军。丁巳,大风至自西北 激涛水入石头城,淮渚暴益,漂没舟乘。冬十月己亥,立皇子蕃为吴郡王。辛丑, 以度支尚书、领大著作姚察为吏部尚书。己酉,舆驾幸莫府山,大校猎。十一月丁 卯,诏曰:“夫议狱缓刑,皇王之所垂范,胜残去杀,仁人之所用心。自画冠既息, 刻吏斯起,法令滋章,手足无措。朕君临区宇,属当浇末,轻重之典,在政未康, 小大之情,兴言多愧。眷兹狴犴,有轸哀矜,可克日于大政殿讯狱。”壬申,以镇 南将军、江州刺史南平王嶷为征西将军、郢州刺史,安北将军、南徐州刺史永嘉王 彦为安南将军、江州刺史,军师将军南海王虔为安北将军、南徐州刺史。丙子,立 皇弟叔荣为新昌王,叔匡为太原王。是月,隋遣晋王广众军来伐,自巴、蜀、沔、 汉下流至广陵,数十道俱入,缘江镇戍,相继奏闻。时新除湘州刺史施文庆、中书 舍人沈客卿掌机密用事,并抑而不言,故无备御。

  三年春正月乙丑朔,雾气四塞。是日,隋总管贺若弼自北道广陵济京口,总管 韩擒虎趋横江,济采石,自南道将会弼军。丙寅,采石戍主徐子建驰启告变。丁卯, 召公卿入议军旅。戊辰,内外戒严,以骠骑将军萧摩诃、护军将军樊毅、中领军鲁 广达并为都督,遣南豫州刺史樊猛帅舟师出白下,散骑常侍皋文奏将兵镇南豫州。 庚午,贺若弼攻陷南徐州。辛未,韩擒虎又陷南豫州,文奏败还。至是隋军南北道 并进。后主遣骠骑大将军、司徒豫章王叔英屯朝堂,萧摩诃屯乐游苑,樊毅屯耆阇 寺,鲁广达屯白土冈,忠武将军孔范屯宝田寺。己卯,镇东大将军任忠自吴兴入赴, 仍屯硃雀门。辛巳,贺若弼进据钟山,顿白土冈之东南。甲申,后主遣众军与弼合 战,众军败绩。弼乘胜至乐游苑,鲁广达犹督散兵力战,不能拒。弼进攻宫城,烧 北掖门。是时韩擒虎率众自新林至于石子冈,任忠出降于擒虎,仍引擒虎经硃雀航 趣宫城,自南掖门而入。于是城内文武百司皆遁出,唯尚书仆射袁宪在殿内。尚书 令江总、吏部尚书姚察、度支尚书袁权、前度支尚书王瑗、侍中王宽在省中。后主 闻兵至,从宫人十馀出后堂景阳殿,将自投于井。袁宪侍侧,苦谏不从,后阁舍人 夏侯公韵又以身蔽井,后主与争久之,方得入焉。及夜,为隋军所执。丙戌,晋王 广入据京城。三月己巳,后主与王公百司发自建鄴,入于长安。隋仁寿四年十一月 壬子,薨于洛阳,时年五十二。追赠大将军,封长城县公,谥曰炀,葬河南洛阳之 芒山。

  史臣侍中郑国公魏徵曰:高祖拔起垅亩,有雄桀之姿。始佐下籓,奋英奇之略, 弭节南海,职思静乱。援旗北迈,义在勤王,扫侯景于既成,拯梁室于已坠。天网 绝而复续,国步屯而更康,百神有主,不失旧物。魏王之延汉鼎祚,宋武之反晋乘 舆,懋绩鸿勋,无以尚也。于时内难未弭,外邻勍敌,王琳作梗于上流,周、齐摇 荡于江、汉,畏首畏尾,若存若亡,此之不图,遽移天历,虽皇灵有眷,何其速也? 然志度弘远,怀抱豁如,或取士于仇雠,或擢才于亡命,掩其受金之过,宥其吠尧 之罪,委以心腹爪牙,咸能得其死力,故乃决机百胜,成此三分,方诸鼎峙之雄, 足以无惭权、备矣。世祖天姿睿哲,清明在躬,早预经纶,知民疾苦,思择令典, 庶几至治。德刑并用,戡济艰虞,群凶授首,强邻震慑。虽忠厚之化未能及远,恭 俭之风足以垂训,若不尚明察,则守文之良主也。临川年长于成王,过微于太甲, 宣帝有周公之亲,无伊尹之志,明避不复,桐宫遂往,欲加之罪,其无辞乎!高宗 爰自在田,雅量宏廓,登庸御极,民归其厚,惠以使下,宽以容众。智勇争奋,师 出有名,扬旆分麾,风行电扫,辟土千里,奄有淮、泗,战胜攻取之势,近古未之 有也。既而君侈民劳,将骄卒堕,帑藏空竭,折衄师徒,于是秦人方强,遂窥兵于 江上矣。李克以为吴之先亡,由乎数战数胜,数战则民疲,数胜则主骄,以骄主御 疲民,未有不亡者也。信哉言乎!高宗始以宽大得人,终以骄侈致败,文、武之业, 坠于兹矣。后主生深宫之中,长妇人之手,既属邦国殄瘁,不知稼穑艰难。初惧阽 危,屡有哀矜之诏,后稍安集,复扇淫侈之风。宾礼诸公,唯寄情于文酒,昵近群 小,皆委之以衡轴。谋谟所及,遂无骨鲠之臣,权要所在,莫匪侵渔之吏。政刑日 紊,尸素盈朝,躭荒为长夜之饮,嬖宠同艳妻之孽。危亡弗恤,上下相蒙,众叛亲 离,临机不寤,自投于井,冀以苟生,视其以此求全,抑亦民斯下矣。遐观列辟, 纂武嗣兴,其始也皆欲齐明日月,合德天地,高视五帝,俯协三王,然而靡不有初, 克终盖寡,其故何哉?并以中庸之才,怀可移之性,口存于仁义,心怵于嗜欲。仁 义利物而道远,嗜欲遂性而便身。便身不可久违,道远难以固志。佞谄之伦,承颜 候色,因其所好,以悦导之,若下坂以走丸,譬顺流而决壅。非夫感灵辰象,降生 明德,孰能遗其所乐,而以百姓为心哉?此所以成、康、文、景千载而罕遇,癸、 辛、幽、厉靡代而不有,毒被宗社,身婴戮辱,为天下笑,可不痛乎!古人有言, 亡国之主,多有才艺,考之梁、陈及隋,信非虚论。然则不崇教义之本,偏尚淫丽 之文,徒长浇伪之风,无救乱亡之祸矣。

  史臣曰:后主昔在储宫,早标令德,及南面继业,实允天人之望矣。至于礼乐 刑政,咸遵故典,加以深弘六艺,广辟四门,是以待诏之徒,争趋金马,稽古之秀, 云集石渠。且梯山航海,朝贡者往往岁至矣。自魏正始、晋中朝以来,贵臣虽有识 治者,皆以文学相处,罕关庶务,朝章大典,方参议焉。文案簿领,咸委小吏,浸 以成俗,迄至于陈。后主因循,未遑改革,故施文庆、沈客卿之徒,专掌军国要务, 奸黠左道,以裒刻为功,自取身荣,不存国计。是以朝经堕废,祸生邻国。斯亦运 钟百六,鼎玉迁变,非唯人事不昌,盖天意然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