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抱朴子:- 外篇·文行

作者:葛洪  或曰:“德行者, 本也;文章者, 末也。 故四科之序, 文不居上。 然则著纸者, 糟粕之余事;可传者, 祭毕之刍狗。 卑高之格, 是可讥矣。”  抱朴子答曰:“荃可弃而鱼未获, 则不得无荃;文可废而道未行, 则不得无文。 若夫翰迹韵略之广逼, 属辞比义之妍媸, 源流至到之修短, 韫藉汲引之深浅, 其悬绝也, 虽天外毫内, 不足以喻其辽邈, 虽三光熠耀, 不足以方其巨细。 龙渊铅铤,

时间:2017-02-10 18:53:10 子部

77、抱朴子:- 外篇·百家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百家之言, 虽不皆清翰锐藻, 弘丽汪濊, 然悉才士所寄, 心一夫澄思也。 正经为道义之渊海, 子书为增深之川流。 仰而比之, 则景星之佐三辰;俯而方之, 则林薄之裨嵩岳。 而学者专守一业, 游井忽海, 遂掇踬於泥泞之中, 而沈滞乎不移之困。 子书披引玄旷, 眇邈泓窈, 总不测之源, 扬无遗之流, 变化不系於规矩之方圆, 旁通不沦於违正之邪径, 风格高严, 重仞难尽。 是偏嗜

时间:2017-02-10 18:52:04 子部

78、抱朴子:- 外篇·喻蔽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余雅谓王仲任作《论衡》八十余篇, 为冠伦大才。 有同门鲁生难余曰:“夫琼瑶以寡为奇, 碛砾以多为贱, 故庖牺卦不盈十而弥纶二仪, 老氏言不满万而道德备举。 王充著书, 兼箱累袠, 而乍出乍入, 或儒或墨, 属词比义, 又不尽美, 所谓陂原之蒿莠, 未若步武之黍稷也。”  抱朴子答曰:“且夫作者之谓圣, 述者之谓贤, 徒见述作之品, 未闻多少之限也。 吾子所谓窜巢穴之沈昧,

时间:2017-02-10 18:50:50 子部

79、抱朴子:- 外篇·应嘲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客嘲余云:“先生载营抱一, 韬景灵渊, 背俗独住, 邈尔萧然。 计决而犹豫, 不栖於心术;分定而世累, 无系於胸间。 伯阳以道德为首, 庄周以逍遥冠篇, 用能标峻格於九霄, 宣芳烈於罔极也。 今先生高尚勿用, 身不服事, 而著君道臣节之书;不交於世, 而作讥俗救生之论;甚爱骨干毛, 而缀用兵战守之法;不营进趋, 而有审举穷达之篇;蒙窃惑焉。”  抱朴子曰:“君臣之大, 次於

时间:2017-02-10 18:49:50 子部

80、抱朴子:- 外篇·循本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玄寂虚静者, 神明之本也;阴阳柔刚者, 二仪之本也;巍峨岩岫者, 山岳之本也;德行文学者, 君子之本也。 莫或无本而能立焉。 是以欲致其高, 必丰其基, 欲茂其末, 必深其根。 乡党之友不洽, 而勤远方之求, 涖官之称不著, 而索不次之显。 是以虽佻虚誉, 犹狂华干霜以吐曜, 不崇朝而零瘁矣。 虽窃大宝於不料, 冒惟尘以负乘, 犹鲜介附腾波以高凌, 顾眄已枯株於危陆矣。

时间:2017-02-10 18:49:43 子部

81、抱朴子:- 外篇·辞义

作者:葛洪  或曰:“乾坤方圆, 非规定之功, 三辰摛景, 非莹磨之力;春华粲焕, 非渐染之辨;茝蕙芬馥, 非容气所假。 知夫至真, 贵乎天然也。 义以罕觌为异, 辞以不常为美, 而历观古今属文之家, 鲜能挺逸丽於毫端, 多斟酌於前言。 何也? ”  抱朴子曰:“清音贵於雅韵克谐, 著作珍乎判微析理。 故八音形器异而锺律同, 黼黻文物殊而五色均。 徒闲涩有主宾, 妍媸有步骤。 是则总章无常曲, 大

时间:2017-02-10 18:49:14 子部

82、抱朴子:- 外篇·广譬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立德践言, 行全操清, 斯则富矣, 何必玉帛之崇乎? 高尚其志, 不降不辱, 斯则贵矣, 何必青紫之兼拕也? 俗民不能识其度量, 庸夫不得揣其铨衡, 是则高矣, 何必凌云而蹈霓乎? 问者莫或测其渊流, 求者未有觉其短乏, 是则深矣, 何必洞河而沦海乎? 四海苟备, 虽室有悬磬之窭, 可以无羡乎铸山而煮海矣。 身处鸟兽之群, 可以不渴乎朱轮而华毂矣。  抱朴子曰:潜灵俟庆云以

时间:2017-02-10 18:48:30 子部

83、抱朴子:- 外篇·博喻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盈乎万钧, 必起於锱铢;竦秀凌霄, 必始於分毫。 是以行潦集而南溟就无涯之旷, 寻常积而玄圃致极天之高。  抱朴子曰:骋逸策迅策迅者, 虽遗景而不劳, 因风凌波者, 虽济危而不倾。 是以元凯分职, 而则天之勋就;伊吕去世任, 而革命之功就。  抱朴子曰:琼艘瑶缉, 无涉川之用;金弧玉弦, 无激乖之能。 是以介洁而无政事者, 非拨乱之器, 儒雅而乏治略者, 非翼亮之才。  抱

时间:2017-02-10 18:46:55 子部

84、抱朴子:- 外篇·仁明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门人共论仁明之先後, 各据所见, 乃以谘余。 余告之曰:“三光华象者乾也, 厚载无穷者坤也, 乾有仁而兼明, 坤有仁而无明。 卑高之数, 不以邈乎! 夫唯圣人, 与天合德。 故唐尧以钦明冠典, 仲尼以明义首篇。 明明在上, 元首之尊称也。 明哲保身, 大雅之绝踪也。 虫口月飞蠕动, 亦能有仁。 故其意爱弘於长育, 哀伤著於啁噍。 然赴阬阱而无猜, 入罻罗而不觉。 有仁无明,

时间:2017-02-10 18:45:19 子部

85、抱朴子:- 外篇·安贫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昔汉火寝耀, 龙战虎争, 九有幅裂, 三家鼎据。 有乐天先生者, 避地蓬转, 播流岷益, 始处昵於文休, 末见知於孔明。 而言高行方, 独立不群, 时人惮焉, 莫之或与。 时二公之力, 不能违众, 遂令斯生沈抑衡荜, 齿渐桑榆, 而韦布不改。 而时主思贤, 不闻不知;当途之士, 莫举莫贡。 潜侧武之陋巷, 窜绳枢之蓬屋, 进废经世之务, 退忘治生之车, 草梨餐屡空, 朝不谋

时间:2017-02-10 18:45:15 子部

86、抱朴子:- 外篇·守塉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余友人有潜居先生者, 慕寝丘之莫争, 简塉土以葺宇, 锐精艺文, 意忽学稼, 屡失有年, 饥色在颜。 或人难曰:“天知礼在廪实, 施博由乎货丰, 高出於有余, 俭生乎不足。 故十千美於诗人, 食货首乎八政。 躬稼基克配之业, 耦耕有不改之乐。 奇士之居也, 进则侣鸿鸾以振翮, 退则叁陶白之理生, 仕必霸王, 居必千金, 是以昔人必科膏壤以分利, 勤四体以稼穑, 播原菽之与与

时间:2017-02-10 18:44:58 子部

87、抱朴子:- 外篇·吴失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吴之杪季, 殊代同疾, 知前疾之失於彼, 不能改弦於此。 鉴乱亡之未远, 而蹑倾车之前轨, 睹枳首之争草母, 而忘同身之祸, 笑虮虱之宴安, 不觉事异而患等。 见竞济之舟沈, 而不知殊途而溺均也。 余生於晋世所不见, 余师郑君, 具所亲悉, 每诲之云:吴之晚世, 尤剧之病, 贤者不用, 滓秽弃序, 纪纲驰紊, 吞舟多漏。 贡举以厚货者在前, 官人以党强者为右, 匪富匪势,

时间:2017-02-10 18:44:11 子部

88、抱朴子:- 外篇·汉过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历览前载, 逮乎近代, 道微俗弊, 莫剧汉末也。 当途端右阉官之徒, 操弄神器, 秉国之钧, 废正兴邪, 残仁害义, 蹲踏背憎, 即聋从昧, 同恶成群, 汲引奸党。 吞财多藏, 不知纪极, 而不能散锱铢之薄物, 施振清廉之穷俭焉。 进官则非多财者不达也, 狱讼则非厚货者不直也, 官高势重, 力足拔才, 而不能发毫厘之片言, 进益时之翘俊也。 其所用也, 不越於妻妾之戚属;其

时间:2017-02-10 18:44:02 子部

89、抱朴子:- 外篇·尚博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正经为道义之渊海, 子书为增深之川流。 仰而比之, 则景星之佐三辰也;俯而方之, 则林薄之裨嵩岳也。 虽津途殊辟, 而进德同归;虽离於举趾, 而合於兴化。 故通人总原本以括流末, 操纲领而得一致焉。 古人叹息於才难, 故谓百世为随踵, 不以璞非昆山而弃耀夜之宝, 不以书不出圣而废助教之言。 是以闾陌之拙诗, 军旅之鞫誓, 或词鄙喻陋, 简不盈十, 犹见撰录, 亚次典诰, 百

时间:2017-02-10 18:43:36 子部

90、抱朴子:- 外篇·省烦

作者:葛洪  抱扑子曰:安上治民, 莫善於礼, 弥纶人理, 诚为曲备。 然冠婚饮射, 何烦碎之甚邪! 人伦虽以有礼为贵, 但当令足以叙等威而表情敬, 何在乎升降揖让之繁重, 拜起俯伏之无已邪! 往者天下乂安, 四方无事, 好古官长, 时或修之, 至乃讲试累月, 督以楚挞, 昼夜修习, 废寝与食。 经时学之, 一日试之, 执卷从事, 案文举动, 黜谪之罚, 又在其间, 犹有过误, 不得其意。 而欲以

时间:2017-02-10 18:43:07 子部

91、抱朴子:- 外篇·钧世

作者:葛洪  或曰:“古之著书者, 才大思深, 故其文隐而难晓;今人意浅力近, 故露而易见。 以此易见, 比彼难晓, 犹沟浍之方江河, 虫岂垤之并嵩岱矣。 故水不发山昆山, 则不能扬洪流以东渐;书不出英俊, 则不能备致远之弘韵焉。”  抱朴子答曰:“夫论管穴者, 不可问以九陔之无外;习拘阂者, 不可督以拔萃之独见。 盖往古之士, 匪鬼匪神, 其形器虽冶铄於畴曩, 然其精神, 布在乎方策。 情见乎辞

时间:2017-02-10 18:42:04 子部

92、抱朴子:- 外篇·接疏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以英逸而遭大明, 则桑荫未移, 而金兰之协已固矣;以长才而遇深识, 则不待历试, 而相知之情已审矣。 飘乎犹起鸿之乘劲风, 翩乎若胜鳞之蹑惊云也。 若以沈抑而可忽乎, 则姜公不用於周矣;若以疏贱而可距乎, 则毛生不贵乎赵矣;若积素行乃托政, 则甯戚不显於齐矣;若贵宿名而委任, 则陈韩不录於汉矣。 明者举大略细, 不忮不求, 故能取威定功, 成天平地, 岂肯称薪而爨, 数粒乃

时间:2017-02-10 18:41:10 子部

93、抱朴子:- 外篇·百里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三台九列, 坐而论道;州牧郡守, 操纲举领。 其官益大, 其事愈优, 烦剧所锺, 其唯百里。 众役於是乎出, 诛求之所丛赴, 牧守虽贤而令长不堪, 则国事不举, 万机有阙, 其损败岂徒止乎一境而已哉!  令长尤宜得才, 乃急於台省之官也。 用之不得其人, 其故无他也, 在乎至公之情不行, 而任私之意不违也。 或父兄贵重, 而子弟以闻望见选;或高人属托, 而凡品以无能见叙;或

时间:2017-02-10 18:40:37 子部

94、抱朴子:- 外篇·刺骄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生乎世贵之门, 居乎热烈之势, 率多不与骄期而骄自来矣。 非夫超群之器, 不辩於免盈溢之过也。 盖劳谦虚己, 则附之者众;骄慢倨傲, 则去之者多;附之者众, 则安之徽也;去之者多, 则危之诊也。  存亡之机, 於是乎在。 轻而为之, 不亦蔽哉! 亦有出自卑碎, 由微而著, 徒以翕肩敛迹, 偓伊侧立, 低眉屈膝, 奉附权豪, 因缘运会, 超越不次, 毛成翼长, 蝉蜕泉壤, 便

时间:2017-02-10 18:40:08 子部

95、抱朴子:- 外篇·讥惑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澄浊剖判, 庶物化生, 习族或能应对焉, 毛宗或有知言焉。 于玃识往, 归终知来, 玄禽解阴阳, 虫也虫岂远泉流, 蓍龟无以过焉, 甘石不能胜焉。 夫唯无礼, 不厕贵性, 厥初邃古, 民无阶级, 上帝悼混然之甚陋, 悯巢穴之可鄙, 故构栋宇以去鸟兽之群, 制礼数以异等威之品。 教以盘旋, 训以揖让, 立则磬折, 拱则抱鼓, 趋步升降之节, 瞻视接对之容, 至於三千。 盖检溢

时间:2017-02-10 18:39:24 子部

96、抱朴子:- 外篇·疾谬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世故继有, 礼教渐颓。 敬让莫崇, 傲慢成俗。 俦类饮会, 或蹲或踞。 暑夏之月, 露首袒体。 盛务唯在摴草捕弹棋, 所论极於声色之间, 举足不离绮繻纨袴之侧, 游步不去势利酒客之门。 不闻清谈讲道之言, 专以丑辞嘲弄为先。 以如此者为高远, 以不尔者为騃野。  於是驰逐之庸民, 偶俗之近人, 慕之者犹宵虫之赴明烛, 学之者犹轻毛之应飚风。 嘲戏之谈, 或上及祖考, 或下逮

时间:2017-02-10 18:38:52 子部

97、抱朴子:- 外篇·酒诫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目之所好, 不可从也;耳之所乐, 不可顺也;鼻之所喜, 不可任也;口之所嗜, 不可随也;心之所欲, 不可恣也。 故惑目者, 必逸容鲜藻也;惑耳者, 必妍音淫声也;惑鼻者, 必草臣蕙芬也;惑口者, 必珍羞嘉旨也;惑心者, 必势利功名也。 五者毕惑, 则或承之祸为身患者, 不亦信哉!  是以智者严櫽括於性理, 不肆神以逐物, 检之以恬愉, 增之以长算。 其抑情也, 剧乎堤防之备

时间:2017-02-10 18:37:18 子部

98、抱朴子:- 外篇·弭讼

作者:葛洪  姑子刘君士由之论曰:“人纲始於夫妇, 判合拟乎二仪。 是故大婚之礼, 古人所重, 将合二姓之好, 以承祖宗之基。 主人拜迎於门, 听命於庙, 玄纁贽币, 亲御授绥, 婿有三年之丧, 致命女氏, 女氏许诺而不敢改。 大丧既没, 请命於婿, 婿有辞焉, 然後乃嫁。 所以崇敬让也。 岂有先讼後婿之谓乎?  而末世轻慢, 伤化败俗, 举不修义, 许而弗与, 讼阋秽辱, 烦塞官曹。 今可使诸争

时间:2017-02-10 18:36:29 子部

99、抱朴子:- 外篇·行品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拟玄黄之覆载, 扬明并以表微;文彪日丙而备体, 独澄见以入神者, 圣人也。 禀高亮之纯粹, 抗峻标以邈俗, 虚灵机以如愚, 不贰过而谄黩者, 贤人也。 居寂寞之无为, 蹈修直而执平者, 道人也。 尽烝尝於存亡, 保发肤以扬名者, 孝人也。 垂恻隐於有生, 恒恕己以接物者, 仁人也。 端身命以徇国, 经险难而一节者, 忠人也。 觌微理於难觉, 料倚伏於将来者, 明人也。 量理

时间:2017-02-10 18:35:10 子部

100、抱朴子:- 外篇·清鉴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咸谓勇力绝伦者, 则上将之器;洽闻治乱者, 则三九之才也。 然张飞关羽万人之敌, 而皆丧元辱主, 授首非所;孔融边让文学邈俗, 而并不达治务, 所在败绩。 邓禹马援田间诸生, 而善於用兵;萧何曹叁不涉经诰, 而优於宰辅。 尔则知人果未易也。 欲试可乃已, 则恐成折足覆食束;欲听言察貌, 则或似是而非, 真伪混错。 然而世人甚以为易, 经耳过目, 谓可精尽。 余甚猜焉, 未敢

时间:2017-02-10 18:34:59 子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