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中苦雨因书一百韵寄鲁望》 http://majlislib.com http://majlislib.com/shiciku/511757.html 全吴临巨溟,百里到沪渎。海物竞骈罗,水怪争渗漉。
狂蜃吐其气,千寻勃然蹙。一刷半天墨,架为欹危屋。
怒鲸瞪相向,吹浪山毂毂。倏忽腥杳冥,须臾坼崖谷。
帝命有严程,慈物敢潜伏。嘘之为玄云,弥亘千万幅。
直拔倚天剑,又建横海纛。化之为暴雨,潈潈射平陆。
如将月窟写,似把天河扑。著树胜戟支,中人过箭镞。
龙光倏闪照,虬角搊琤触。此时一千里,平下天台瀑。
雷公恣其志,□磹裂电目。蹋破霹雳车,折却三四辐。
雨工避罪者,必在蚊睫宿。狂发铿訇音,不得懈怠僇。
顷刻势

《吴中苦雨因书一百韵寄鲁望》 唐 _ 皮日休


  • 时间:2018-03-14 07:32:27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皮日休
标签:吴中苦雨因书一百韵寄鲁望皮日休 皮日休|

《吴中苦雨因书一百韵寄鲁望》 唐 皮日休


全吴临巨溟,百里到沪渎。海物竞骈罗,水怪争渗漉。
狂蜃吐其气,千寻勃然蹙。一刷半天墨,架为欹危屋。
怒鲸瞪相向,吹浪山毂毂。倏忽腥杳冥,须臾坼崖谷。
帝命有严程,慈物敢潜伏。嘘之为玄云,弥亘千万幅。
直拔倚天剑,又建横海纛。化之为暴雨,潈潈射平陆。
如将月窟写,似把天河扑。著树胜戟支,中人过箭镞。
龙光倏闪照,虬角搊琤触。此时一千里,平下天台瀑。
雷公恣其志,□磹裂电目。蹋破霹雳车,折却三四辐。
雨工避罪者,必在蚊睫宿。狂发铿訇音,不得懈怠僇。
顷刻势稍止,尚自倾蔌蔌。不敢履洿处,恐蹋烂地轴。
自尔凡十日,茫然晦林麓。只是遇滂沱,少曾逢霢霂。
伊余之廨宇,古制拙卜筑。颓檐倒菌黄,破砌顽莎绿。
只有方丈居,其中蹐且跼。朽处或似醉,漏时又如沃。
阶前平泛滥,墙下起趢趚。唯堪著笞笠,复可乘艒宿。
鸡犬并淋漓,儿童但咿噢。勃勃生湿气,人人牢于锔。
须眉渍将断,肝膈蒸欲熟。当庭死兰芷,四垣盛薋菉。
解帙展断书,拂床安坏椟。跳梁老蛙黾,直向床前浴。
蹲前但相聒,似把白丁辱。空厨方欲炊,渍米未离奥。
薪蒸湿不著,白昼须然烛。污莱既已泞,买鱼不获鮛。
竟未成麦饘,安能得粱肉。更有陆先生,荒林抱穷蹙。
坏宅四五舍,病筱三两束。盖檐低碍首,藓地滑澾足。
注欲透承尘,湿难庇厨簏。低摧在圭窦,索漠抛偏裻。
手指既已胼,肌肤亦将瘯。一苞势欲陊,将撑乏寸木。
尽日欠束薪,经时无寸粟。□蝓将入甑,蟚蜞已临鍑。
娇儿未十岁,枵然自啼哭。一钱买粔籹,数里走病仆。
破碎旧鹤笼,狼藉晚蚕蔟。千卷素书外,此外无余蓄。
著处纻衣裂,戴次纱帽醭。恶阴潜过午,未及烹葵菽。
吴中铜臭户,七万沸如臛。啬止甘蟹鱼胥,侈唯僭车服。
皆希尉吏旨,尽怕里胥录。低眉事庸奴,开颜纳金玉。
唯到陆先生,不能分一斛。先生之志气,薄汉如鸿鹄。
遇善必擎跽,见才辄驰逐。廉不受一芥,其余安可黩。
如何乡里辈,见之乃猬缩。粤予苦心者,师仰但踖踧。
受易既可注,请玄又堪卜。百家皆搜荡,六艺尽翻覆。
似馁见太牢,如迷遇华烛。半年得酬唱,一日屡往复。
三秀间稂莠,九成杂巴濮。奔命既不暇,乞降但相续。
吟诗口吻噅,把笔指节瘃。君才既不穷,吾道由是笃。
所益谅弘多,厥交过亲族。相逢似丹漆,相望如脁肭。
论业敢并驱,量分合继躅。相违始两日,忡忡想华缛。
出门泥漫漶,恨无直辕輂。十钱赁一轮,逢上鸣斛觫。
赤脚枕书帙,访予穿诘曲。入门且抵掌,大噱时碌碌。
兹淋既浃旬,无乃害九谷。予惟饿不死,得非道之福。
手中捉诗卷,语快还共读。解带似归来,脱巾若沐浴。
疏如松间篁,野甚麋对鹿。行谭弄书签,卧话枕棋局。
呼童具盘餐,擫衣换鸡鹜。或蒸一升麻,或煠两把菊。
用以阅幽奇,岂能资口腹。十分煎皋卢,半榼挽醽醁。
高谈繄无尽,昼漏何太促。我公大司谏,一切从民欲。
梅润侵束杖,和气生空狱。而民当斯时,不觉有烦溽。
念涝为之灾,拜神再三告。太阴霍然收,天地一澄肃。
燔炙既芬芬,威仪乃毣毣。须权元化柄,用拯中夏酷。
我愿荐先生,左右辅司牧。兹雨何足云,唯思举颜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