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田行》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shiciku/556439.html 噫呼嘻乐哉,咸淳三年之秋大有年。
近自浙可东西江与淮,远及七闽二广连四川。
黄云一望千万里,莫辨东西南北阡。
瓯窭污满沟塍,秧马折轴担頳肩。
天公更好事,十日不打雨。
三边不动尘,穑人更何虑。
自从田归官,百姓糟糠难。
况复年苦饥馑,草根木实为珍餐。
嵯峨殍骨横千里,待得今年能者几。
只道伸眉得一笑,酒肉淋漓浑舍喜。
谁知一粒不入肠,总是公家主家米。
夜闻东家邻,偃仰啼孤婢。
我问汝为谁,答云无食无儿穷妇人。
今年公田分司官吏恶

《官田行》 宋 _ 高斯得


  • 时间:2018-04-11 01:24:39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高斯得
标签:官田行高斯得 高斯得|

《官田行》 宋 高斯得


噫呼嘻乐哉,咸淳三年之秋大有年。
近自浙可东西江与淮,远及七闽二广连四川。
黄云一望千万里,莫辨东西南北阡。
瓯窭污满沟塍,秧马折轴担頳肩。
天公更好事,十日不打雨。
三边不动尘,穑人更何虑。
自从田归官,百姓糟糠难。
况复年苦饥馑,草根木实为珍餐。
嵯峨殍骨横千里,待得今年能者几。
只道伸眉得一笑,酒肉淋漓浑舍喜。
谁知一粒不入肠,总是公家主家米。
夜闻东家邻,偃仰啼孤婢。
我问汝为谁,答云无食无儿穷妇人。
今年公田分司官吏恶,那有遗秉滞穗沾饥贫。
大家京坻那复有,惜米如珠藏在囷。
我闻唐家天子即位当四年,天下斗米惟三钱。
我皇不减贞观主,相公亦如房杜贤。
奈何米价百倍逾贞观,此病岂得无其源。
呜呼噫嘻,我知之矣。
自从买公田,丰年亦凶年。
此何人哉,悠悠苍天。
更有一事尤堪怪,欲说未说心先怕。
今年处处皆有秋,何故天台大水独无一粒收。
一粒不收犹自可,臣水王,
君火囚,此事颇关宗杜忧。
书生守经论白黑,无乃将身豺贙投。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