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枝花曲》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shiciku/910520.html 班枝花,光烨烨,照耀交州二三月。
交州人家花满城,满城花开未抽叶。
焜煌隔水散霞彩,幂历缘空张锦缬。
信非韩郎丹染根,恐是杜宇啼成血。
啼成血,著树枝,点缀秾芳也自奇。
岭南到处足种此,岭北居人稀见之。
秾芳晓落花时雨,东家西家具鸡黍。
当门笑拾玛瑙钟,持向城南踏春去。
交州地暖春归早,一夕东风为谁老。
翠苞半拆渐吐绵,雪花填满行人道。
越娃携筐争采绵,采绵盈筐胜万钱。
搓就琼簪腻如茧,丝成冰缕细如烟。
细如烟,千万缕,绵绵到底知几许

《班枝花曲》 明 _ 汪广洋


  • 时间:2019-01-14 00:25:05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汪广洋
标签:班枝花曲汪广洋 汪广洋|

《班枝花曲》 明 汪广洋


班枝花,光烨烨,照耀交州二三月。
交州人家花满城,满城花开未抽叶。
焜煌隔水散霞彩,幂历缘空张锦缬。
信非韩郎丹染根,恐是杜宇啼成血。
啼成血,著树枝,点缀秾芳也自奇。
岭南到处足种此,岭北居人稀见之。
秾芳晓落花时雨,东家西家具鸡黍。
当门笑拾玛瑙钟,持向城南踏春去。
交州地暖春归早,一夕东风为谁老。
翠苞半拆渐吐绵,雪花填满行人道。
越娃携筐争采绵,采绵盈筐胜万钱。
搓就琼簪腻如茧,丝成冰缕细如烟。
细如烟,千万缕,绵绵到底知几许?的的灯煤夜结花,轧
轧机声暗相语。
停梭掩袂那得眠,吉贝相将下机杼。
并刀裁剪秋江云,与郎为衣白且新。
乡社年丰载春酒,郎试新衣赛海神。
从今只种班枝树,开花结子两成趣。
劝郎切莫种垂杨,引惹长条系愁绪。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