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新疆本土音乐剧创作的实践与发展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wenhuadongtai/2017-06/264342.html 音乐剧在19世纪末产生于英国,发展于美国,随后进入中国,1982 年创作的《现在的年轻人》被认为是中国音乐剧的第一部作品。在中国音乐剧早期尝试时期,陆续创作了《蜻蜓》《风流年华》等。被众人所熟知的要属在南京军区首演的《芳草心》,在此之后,歌剧话剧界开始了对音乐剧的探索。

浅谈新疆本土音乐剧创作的实践与发展


音乐剧在19世纪末产生于英国,发展于美国,随后进入中国,1982 年创作的《现在的年轻人》被认为是中国音乐剧的第一部作品。在中国音乐剧早期尝试时期,陆续创作了《蜻蜓》《风流年华》等。被众人所熟知的要属在南京军区首演的《芳草心》,在此之后,歌剧话剧界开始了对音乐剧的探索。新疆的独特音乐形式给予了音乐剧不断发展的充足营养,《冰山上的来客》的成功上演,标志着新疆本土音乐剧的探索与发展的开始,让新疆本土音乐剧在中国音乐剧创作中占据着一席之地。

一、新疆本土音乐剧总体特征与创作实践
  新疆本土音乐剧在题材选择、创作形式以及剧目风格上都重点突出区域化、民族化、多元化等特点,在剧本创作上不仅弘扬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化,还融合了世界先进文化特色与艺术手法,赋予音乐剧典型的区域文化符号。虽然在形式规范和艺术界定上相对音乐剧来说较为模糊,以美国百老汇音乐剧为例,音乐剧的创演离不开音乐、舞蹈、戏剧等诸要素,但关键要看表演形式上它偏重于演唱还是舞蹈、表演还是剧诗、杂剧还是魔术。例如《猫》《西区故事》偏重于舞蹈,《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剧院魅影》偏重于演唱,而《屋顶上的小提琴手》偏重于表演和剧诗见长,形式自由而灵活,随性而完整。音乐剧在新疆逐渐兴起,除引进了一些优秀作品外,本土原创作品也层出不穷,风格多样,突出展现了新疆艺术创作所具有的强大生命力。我们应当容许和鼓励本土音乐剧向一体多元方向发展,展现出区域音乐剧的传统与流行特征,创作具有浓郁民族风情和特点的新疆音乐剧。新疆已有的成功音乐剧作品大致分为歌剧型、杂技型、歌舞型、舞剧型、话剧型,且都特点鲜明。例如:《冰山上的来客》《情暖天山》《阿拉木汗传说》《别失八里》等剧目偏重于演唱;《你好,阿凡提》偏重于杂技;《龟兹恋歌》《美好家园》等剧目偏重于舞蹈,《不平凡的日记》偏重于戏剧。

首先,新疆本土音乐剧创作多侧重于故事内容的地域化特点,大多数作品都渗透着新疆一体多元文化的积累与传承。如果这种传承下来的文化精髓与国内兴起的音乐剧形式完美的结合,便更能突出音乐剧所具有的创新性与时代性,区域性与新颖性。新疆自古以来便有着“歌舞之乡”的美誉,有着特有的喜剧与幽默元素,其中有不少成为了新疆音乐剧创作的灵感和源泉。

其次,新疆本土音乐剧从音乐创作的表现形式来看,大多数作品在风格上大胆创新,运用少数民族民间音乐的素材融入古典音乐、流行音乐等元素和现代艺术表现手段,这样的音乐不仅更具有时代感,同时能让不同年龄段,不同人群的观众都能接受。例如;音乐剧《别失八里》《阿拉木汗传说》《可爱的一朵玫瑰花》《你好,阿凡提》《龟兹恋歌》《美好家园》《情暖天山》等,在演员的演唱形式上采用了独唱、重唱、合唱等多种演唱形式,在演员演唱方法上采用了美声演唱法、民族演唱法和通俗演唱法等多种方法,在音乐创作上采用了旋律、曲式、和声、配器、节奏、速度等表现手法,其音乐创作形式博采众长,风格多样,内容便更加震撼人,感染人。

第三,新疆本土音乐剧从舞台呈现来看,音乐剧中的舞蹈部分带来的是流动的质感和震撼的情感,通过导演的巧妙编排,演员以肢体语言的表达形式,抒发剧诗和音乐所无法传递的思想和情感内容。《龟兹恋歌》《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和《美好家园》等剧目中的舞蹈表演就充分体现了这种特色,这些剧目在舞蹈语汇与表演风格上,都将新疆少数民族传统舞蹈元素与现代时尚舞蹈元素相结合,都将戏剧艺术手段与舞台表演相结合,大胆创新,突破传统、精益求精。在剧目创作中继承和发展了维吾尔族、回族、蒙古族以及哈萨克族等众多舞蹈元素,有机地与现代舞元素结合在一起,体现了舞蹈的民间性与地域性,现代性与通俗性。

二、新疆本土音乐剧在创作与发展中面临的问题

一是创作中难以把握的薄弱环节。在发展新疆本土原创音乐剧的热潮中,戏剧歌舞与流行歌舞的选择去向,决定着这部音乐剧在广度和深度上的艺术质量和美学含量。从广度上看,指的是各侧面在歌舞整体布局上的戏剧性,完整性和丰满性;从深度上看,指的是各侧面歌舞表现上的准确性、深刻性和整合性。只有从戏剧性和整合性上有效地结合深度和广度,才能从歌舞广度、高度和深度上推动戏剧的发展,生动地塑造人物形象。

二是缺乏专业的音乐剧编剧。从新疆本土众多舞台剧作品来看,大多数都是外请编剧来完成创作任务。本土从事舞台剧创作的专业编剧很少,从事音乐剧编剧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有些时候创作一部剧,没有专业编剧,便把从事文学和影视创作的作者生拉硬拽到舞台剧目的创作中,担任编剧。然而这部分文学和影视创作者难以把握舞台剧的创作规则,很难创作出适合舞台上表演的作品来。

三是音乐剧人才培养是个大问题。音乐剧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它融合了歌剧、戏剧以及舞剧的特点,这就对音乐剧演员有极高的要求。在新疆本土众多音乐剧排练过程中就不难发现,缺少音乐剧声乐演员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在舞台剧《冰山上的来客》《情暖天山》和《别失八里》排练的时候,都出现过找不到理想的声音和适合演唱剧诗的演员,为了剧情需要最后不得不外借演员,担任剧目中的重要角色。能歌不善舞,能演不会唱,会舞不懂演的问题,成为横亘在新疆音乐剧发展道路上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四是音乐剧演出运作市场化尚未成形。任何艺术形式的传播与接受,都需要传播者有针对性的宣传推广与运作。比方说欧美音乐剧能够在百老汇的舞台上长年立足,这与他们创作之初就紧密的与市场化运作结合在一起是分不开的。目前新疆本土音乐剧在资金筹备、前期策划、舞台表演等都会引起高度的重视,但在市场化运作上却探索不够。在新疆往往创作一部剧需要大量的资金,到最后却很难推向市场。

三、解决新疆本土音乐剧创作面临问题的基本对策

一是提升新疆本地观众对音乐剧的欣赏兴趣,扩大音乐剧演出市场,宣传和普及音乐剧相关常识。要提升观众的兴趣,就要想方设法让新疆观众真正了解什么样的剧才是音乐剧,创作出符合新疆观众所喜爱的音乐剧,这样可以渐渐地提升本土观众对音乐剧的兴趣和认识。

二是政府给予相应政策扶持。虽然音乐剧的发展是靠市场需求来决定,但在音乐剧生长的初期,仍然需要政府相应政策的扶持和调控。首先要适当加强音乐剧的介绍和引进;其次政府要在培养音乐剧人才方面,给予相应的财政投入和师资投入,完善音乐剧教育和培养计划。

自从音乐剧进入中国,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也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新疆。虽然前方的道路是曲折的、艰难的,但是新疆本土音乐剧的发展前景也是光明的、可期的。(新疆艺术剧院歌舞团编剧 匡安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