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传奇还是狗尾续貂 http://majlislib.com http://majlislib.com/wenhuadongtai/2019-08/1143059.html     党云峰    1985年,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使女的故事》出版,而在日前公布的2019年度布克奖长名单(布克奖为当代英语小说界最高奖项,也是世界文坛上影响最大的文学大奖之一)中,她尚未发表的这部小说的续集《证据》赫然在列,故事发生在《使女的故事》结束后的15年。这让人们对续作的关注度提高了不少,因为续作难以出彩似成文坛定论,是续写传奇还是狗尾续貂,这是一个问题。   &nb

续写传奇还是狗尾续貂 ------在时代坐标背景下审视续书的价值——



    党云峰

    1985年,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使女的故事》出版,而在日前公布的2019年度布克奖长名单(布克奖为当代英语小说界最高奖项,也是世界文坛上影响最大的文学大奖之一)中,她尚未发表的这部小说的续集《证据》赫然在列,故事发生在《使女的故事》结束后的15年。这让人们对续作的关注度提高了不少,因为续作难以出彩似成文坛定论,是续写传奇还是狗尾续貂,这是一个问题。

    书籍既是满载希望的船,也是需要用思考打破的笼,而这种力量来自更多的图书,包括续书。古今中外续书传统悠久,有托物言志者、有托物言利者,缘由不一、水平参差。清代刘廷玑说:“有后以续前者,有后以证前者,甚有后与前绝不相类者,亦有狗尾续貂者。”由原著者续写还是有质量保证的,这可追溯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创作的长篇小说《堂吉诃德》。《堂吉诃德》于1605年出版后销售火爆,导致市场上出现了很多拙劣续作,为正本清源,维护自己的声誉和利益,塞万提斯写出了第二部,于1615年岀版。他在第二部的前言中说:“我奉献给你的《堂吉诃德》第二部和第一部一脉相承,是同一位大师用同一块料子裁剪出来的。不过在这里我给你展现出的堂吉诃德形象更加恢弘,最后他终于咽气入土了,免得有人多事,再一次无中生有地诽谤他。”值得注意的是,俄国作家果戈理对《死魂灵》第二部不满意,把手稿焚毁了。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于1995年出版了《失明症漫记》,又于2004年写出了《复明症漫记》,都成为作家的代表作。我国作家叶辛之所以写出《孽债》的续集《我想要的幸福》,也有对别人的续作不满意的背景。

    其实由同一作家续写的情况比较少,更多的是由同一国家的作家来续写。就我国古典小说来看,《三国演义》后有《反三国志演义》、《水浒传》后有《荡寇志》、《西游记》后有《续西游记》、《红楼梦》后有《红梦补梦》。我国古典小说续书不止一种,尤以《西游记》和《红楼梦》续书为多,到了当代还有海诚的《新西游记》、刘心武的《刘心武续红楼梦》等。英国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在《简·爱》中告诉读者,阁楼上的疯女人阻碍简·爱与罗切斯特步入婚姻殿堂,并最终毁掉了一切;同为英国作家的简·里斯在续作《藻海无边》中告诉读者,这个疯女人是怎么被罗切斯特逼疯的,这部出版于1966年的小说获得了英国皇家学会奖。由于英语使用广泛,跨国而不跨语种的续作也不少,例如美国作家朱丽亚·巴雷特写的《专横》是英国作家奥斯汀的小说《傲慢与偏见》的续作中水平较高的;澳大利亚作家考琳·麦卡琳于2008年出版的小说《班纳特小姐的自立》,从《傲慢与偏见》中班纳特家三女儿玛丽的角度进行讲述。

    在续书写作中,跨国、跨语言续写的难度最大,美国作家劳拉·卡尔帕金出版于1995年的《珂赛特:“悲惨世界”的续集》是用英语写的。2018年,由美国翻译家葛浩文续写的我国作家萧红未完成的小说《马伯乐》出版,他不仅把《马伯乐》翻译成了英文,还用英语续写完整。葛浩文说:“如果《马伯乐》是萧红对鲁迅《阿Q正传》的一种回应,那我在续篇纳入萧红个人的逃难过程,也可喻为我跟萧红的生平作品的隔代对话。”葛浩文对中国文学的熟稔是续写经典的底气,还在续书中收入了萧红创作的一些散文片段。

    没有才识的续作往往会在经典的光环下被人遗忘。清代金圣叹说:“诚耻其才之不逮,而徒唾沫之相袭,是真不免于古人之奴也。”金圣叹认为《水浒传》七十回后的内容为罗贯中所续,并评价:“笑杀罗贯中,横添狗尾,徒见其丑也。”珠玉在前,原著中的故事情节、人物性格早已刻在读者心中,“借壳下蛋”则容易变味,陶祐曾认为,《红楼梦》的续书“言辞错杂,事迹荒唐,陈陈相因,毫无特色”。张爱玲说:“《红楼梦》未完还不要紧,坏在狗尾续貂成了附骨之疽。”

    经典作品结尾隽永绵长,无论是《飘》结尾的“明天,我会想一个办法把他(白瑞德)弄回来,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还是沈从文在《边城》中的“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在续写者看来或许都是顺着写续书的引子。顺着原著往下写是掣肘因素最多的,也是最不易出彩的,多数续书可以归入此类。逆着原著的意思写,是有风险的。明代的《三国志后传》通过改动历史,让蜀国后代灭掉了晋国。现代作家周大荒“为马超、赵云一时名将打抱不平”,在1930年出版的小说《反三国志演义》中让马超、赵云统一天下。除了改动历史,改动原著小说情节的也有,清代俞万春就在《荡寇志》中把梁山好汉赶尽杀绝了,鲁迅先生对其中的闪光点给予肯定:“书中造事行文,有时几欲摩前传之垒,采录景象,亦颇有施罗所未试者,在纠缠旧作之同类小说中,盖差为佼佼者矣。”

    以原著情节为引子,独出机杼处方显续书水准,天目山樵在《西游补序》中说:“是书虽借径《西游》,实自述平生阅历了悟之迹,不与原书同趣。”这部作品主要写的是孙悟空的梦境,跳出原著窠臼,被清代黄人评为“自成一子”。清代陈忱认为:“后传有难于前传处,前传镂空画影,增减自如;后传按谱填辞,高下不得;前传写第一流人,分外出色;后传为中材以下,苦心表微。”陈忱提出写续书要与原著者心意相通的重要性,他之所以能写出《水浒后传》,是因为他认为:“我知古宋遗民之心矣。穷愁潦倒,满眼牢骚,胸中块垒,无酒可浇,故借此残局而著成之也。”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标有“续”“补”“后”“新”的作品,并非原著故事情节的延伸、补充、接续,而是另起炉灶的同人作品,晋干宝的《搜神记》之后出现的托名宋陶潜的《搜神后记》,只是体例类似的作品。

    续书的水准即使不是一流,也不一定就是末流,在时代坐标背景下更能看出续书的价值所在。其实,致敬经典不一定非要通过续写的方式展现,受经典影响,创作出有传承、有创新的作品也是一条路子。清代周栎园说:“学古人者,只可与之梦中神合,不可使其白昼现形。”冯骥才在《神鞭》中所说“我把‘鞭’剪了,‘神’却留着”也是此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