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见苦心的背影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wenhuadongtai/2019-10/1201262.html     蒋华    唐代仕女画家周昉画过一幅《背面欠伸内人图》,北宋的苏轼在《续丽人行》序中云:“李仲谋,家有周昉画背面欠伸内人,极精。”戏作此诗:    深宫无人春日长,沉香亭北百花香。    美人睡起薄梳洗,燕舞莺啼空断肠。

丹青见苦心的背影


丹青见苦心的背影


    蒋华

    唐代仕女画家周昉画过一幅《背面欠伸内人图》,北宋的苏轼在《续丽人行》序中云:“李仲谋,家有周昉画背面欠伸内人,极精。”戏作此诗:

    深宫无人春日长,沉香亭北百花香。

    美人睡起薄梳洗,燕舞莺啼空断肠。

    画工欲画无穷意,背立东风初破睡。

    若教回首却嫣然,阳城下蔡俱风靡。

    杜陵饥客眼长寒,蹇驴破帽随金鞍。

    隔花临水时一见,只许腰肢背后看。

    苏轼设想画中的宫女倘若转过脸,一定是倾国容颜。苏轼由此打趣曾在长安过着“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生活的唐代诗人杜甫,在“三月三日天气新”中,曾隔花临水地看见众多“珠压腰衱稳称身”的长安丽人珠光宝气的背影。相比,苏轼认为,周昉画中这位宫女,已让杜甫看得如醉如痴,蹇驴破帽地回到他那差点被秋风吹倒的茅屋,坚信这个“背立东风”的宫女一定是西施转世,“心醉归来茅屋底,方信人间有西子。”

    周汝昌对刘旦宅《石头记人物画·三姐饮剑》题诗道:

    雌锷雄锋枉自寻,柳郎当事误沉吟。

    美人饮剑无穷恨,背面丹青见苦心。

    画面上,背立的尤三姐散乱的长发盖背,左手握鞘,右手拔剑,虽然正面不见,但美人无穷恨,以及画家无尽苦心,通过丹青中的背影而楚楚动人并栩栩如生。

    “画工欲画无穷意,背立东风初破睡。”“美人饮剑无穷恨,背面丹青见苦心。”从艺理上讲为明代金圣叹说的“有背面敷粉法”。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说:“正面不写写反面,本面不写写对面、旁面,须如睹影知竿乃妙。”都异曲同工地说明,不管是背面欠伸的宫女,还是饮剑的背面美人,艺术家匠心独运地通过画中人物的反面、对面,甚至背面,来“睹影知竿”出她们内心隐衷、心中世界。以“背面敷粉”传递出“正面、本面”所达不到的妙不可言的艺术之神。

    “背立向人羞,颜破因谁倩。”观者看到画中美人的后背,总想一瞻她正面的容颜。钱钟书在《围城》序中说:“角色当然是虚构的,但是有考据癖的人也当然不肯错过索隐的机会、放弃附会的权利。”这也是艺术引人入胜的魅力之一。很多人想一探背立美人的正面。怎么办呢?

    一是用语言唤她转身。张大千在1935年画的《竹石仕女图》中题诗道:

    支颐小憩可胜愁,如此春光忍独游。

    应是贪看红豆树,唤他几度不回头。

    画中仕女因为贪看红豆,任人几度呼喊,都唤不醒她的全神贯注。这位仕女与唐诗“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中“春日凝妆上翠楼”的闺中少妇一样,只不过一位是看红豆,一位是看依依杨柳。虽然红豆在眼、杨柳在目,但心上人都在天涯,只能闺妇“悔教夫婿觅封侯”在诗中,仕女心怨“如此春光忍独游”在画中。

    二是先用语言,后用行动唤她转身。清代陈楚南题《背面美人图》诗道:

    美人背倚玉阑干,惆怅花容一见难。

    几度唤她她不转,痴心欲掉画图看。

    这位观望《背面美人图》的诗人,只看到背倚玉阑干的美人,而看不到她惆怅的花容。就痴心妄想——当语言唤她转身失败,就用行动,想掉转画面一看究竟她“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寂寞玉容。

    “内园且是无人到,不省含羞怕见谁?”画中美人为什么不转身回眸?需要用画理以及画家巧夺天工的构思等来解答。

    一种是由画理决定的。莱辛在《拉奥孔》中说:“由于造型艺术的局限,它们所表现的人物都是不动的。”所以唐诗中的琵琶女在千呼万唤中,尚能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出场。杜牧在豪宴上狂言惊满座,引来两排侍女回身注视的目光。但画中“背倚玉阑干”的美人,何止“几度唤她她不转”。

    一种是由画中美人的命运决定的。其一,怕转身露出倾国倾城的容貌,怕粉黛无光。北宋韩驹《题伯时所画宫女》诗道:

    睡起昭阳暗淡妆,不知缘底背斜阳。

    若教转盼一回首,三十六宫无粉光。

    这位睡起的宫女,为什么背立昭阳宫的夕阳?因为她“转盼一回首”,就像“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妃一样,六宫粉黛无颜色。联想白居易诗中的琵琶女,妆成每被秋娘妒。杜牧诗中那位玉窗鸾发女,面对屏风上周昉画的纤腰美女,尚且妒忌,自己回首转盼,顿让三十六宫无粉光。激起昭阳宫中多少妒忌的眼神,还是背对斜阳不转身为好。

    其二,怕转身露出倾国倾城的容貌,让画家难以画出。北宋的陈师道写下《南乡子》一词:

    袅娜破瓜馀。豆蔻梢头二月初。众里腰肢遥可识,应殊。暗里犹能摸得渠。醉侧不须扶。唤作周家行画图。背立欠伸花絮底,知无。未信丹青画得如。

    他认为这位豆蔻年华、背立花下的少女就是请来唐代仕女画家周昉,也未必就能画出她妙不可言的神态。未信丹青画得如。明代高启的《背面美人图》诗道:

    欲呼回首不知名,背立东风几许情。

    莫道画师元不见,倾城虽见画难成。

    诗中的画师指的是汉代宫廷大画师毛延寿。他因为“意态由来画不成”,画不出王昭君的绝代风韵而丢掉性命。所以画中这位背立东风的美人,纵然应呼回首,以容颜示你,画家也难以完成答卷。宗白华从画理上分析认为“美人的意态确是难画出的,东施以活人来效颦西施尚且失败,何况是画家的调脂弄粉”。如此才“不须一向恨丹青”,还是“画图省识春风面”,莫道画师元不见,因为“倾城虽见画难成”。

    其三,美人不是不想转身露出倾国容颜,而是心有余悸,怕遇到毛延寿一样的画家,重蹈王昭君悲剧命运的覆辙。明代苏澹的《背面美人》诗道:

    钗亸乌云鬓欲蓬,回身环佩响丁东。

    背人不是无情思,自古红颜畏画工。

    如此说来,“自古红颜畏画工”中的一个“畏”字,至少含有两方面之意,一方面是畏惧画工人品,心失偏颇,把美人画成丑女。另一方面是畏惧画工画艺,无法画出美人神韵。“自古红颜”四字,不单是这位钗亸云鬓、身响环佩女子的个人畏惧,而是说出千古红颜一致的心声。如此还是以背影示人,“别有闲情怪周昉,不将春色秘屏风”,反而引无限的遐想,“背立怨东风,高花未吐,暗香已远。”背影中袅袅出久久不去的艺术暗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