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虫”之家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52674.html 我的家小小的,在世界万千家庭中就像一叶扁舟,但是呢,我家有几只有个性的“虫”让这个小小的家变得是那么与众不同。 “怎么回事啊,这个屋里怎么这么乱啊!”听,这震耳欲聋的“狮吼”出自谁的口中呢?当然是我家的脾气虫——爸爸了。“真是的,屋里这么乱都没有人收拾吗?一个个都是懒猪吗?”爸爸越说越激动,穴位上爆出两条青筋,就像两条绿蚯蚓,眼睛也瞪得如两个铜铃。大家都知道爸爸的牛脾气,所以都不去招惹他,爸

“小虫”之家_1127字


我的家小小的,在世界万千家庭中就像一叶扁舟,但是呢,我家有几只有个性的“虫”让这个小小的家变得是那么与众不同(yǔ zhòng bù tóng)。

“怎么回事啊,这个屋里怎么这么乱啊!”听,这震耳欲聋(zhèn ěr yù lóng)的“狮吼”出自谁的口中呢?当然是我家的脾气虫——爸爸了。“真是的,屋里这么乱都没有人收拾吗?一个个都是懒猪吗?”爸爸越说越激动,穴位上爆出两条青筋,就像两条绿蚯蚓,眼睛也瞪得如两个铜铃。大家都知道爸爸的牛脾气,所以都不去招惹他,爸爸这个脾气虫一个人在客厅像喝得酩酊大醉(mǐng dǐng dà zuì)的醉汉,东擂一拳,西吼一声……哎,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才能丢掉这个脾气虫的“雅号”呢?

爸爸是个十足的脾气虫,妈妈呀,则是一个不折不扣(bù zhé bù kòu)的糊涂虫。她的脑袋里就像安了一块橡皮擦,将她自己的记忆擦掉了。所以经常啊,妈妈做事都是丢三落四(diū sān là sì),东西不分的,有时甚至连自己刚刚做过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yī gān èr jìng)。

一天,妈妈在家里神色慌张地东转一圈,西转一圈的,“妈妈你干什么啊?”“哎呀,我不记得把钥匙放在那儿了。”说着,妈妈又冲进了卧室,像搜查的士兵将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可钥匙还是没见踪影。“奇怪了,我明明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妈妈的脸愁起来,活像一枚苦瓜。“是不是丢在哪个角落了?”我问。“不会啊,我记得清清楚楚(qīng qīng chǔ chǔ)是放在卧室的,怎么会不翼而飞(bù yì ér fēi)呢?”妈妈一边喃喃自语(nán nán zì yǔ),一边将头探进橱柜里“噼里啪啦”地翻找起来。最后啊,钥匙还是被眼尖的我在厨房里发现的。原来妈妈早上洗碗时就将钥匙放在台子上,可她洗完了碗就将这事完全抛于脑后了。真是一个名副其实(míng fù qí shí)的糊涂虫啊!

最后猜猜小小的我是什么虫呢?看看镜中的那个我吧,她会告诉你答案的:胖乎乎的圆脸,翘翘的腮帮子,粗短的手指,臃肿的身躯扭动起来如同一头呆呆的棕熊。明白了吧,胖胖的我就是一个贪吃虫,只要一看见吃的就像猎人发现了鲜美的猎物,我就会迫不及待(pò bù jí dài)地将那些美味的食物统统揽入怀中,用我的”爪子“捏起一大团,不管三七二十一(bù guǎn sān qī èr shí yī)就塞进嘴里。家里所有能被我看上的食物几乎都难逃这样的厄运。

记得那一天,趁着家人熟睡,我蹑手蹑脚(niè shǒu niè jiǎo)地走到厨房,像做贼似的打起眼睛望了望四周,然后迫不及待(pò bù jí dài)地揭开锅盖,那里盛着的五香牛肉让我这个贪吃虫口水直流三千尺。我忙不迭地抓起几块牛肉,飞快地塞入嘴中,享受地咀嚼起来。牛肉下肚了,可我的肚子却还不停发出“警报”,我的手便不停地伸向了那小小的碟盘。结果,一盘五香牛肉爸爸妈妈还没闻到味儿呢,就早早地丧命于我的小腹了。毕竟我贪吃虫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的。

这就是我家的“虫”,“脾气虫”顶天立地(dǐng tiān lì dì),“糊涂虫”美丽贤淑,“贪吃虫”自在悠闲,我们组成了这个世上绝无仅有(jué wú jǐn yǒu)的温馨的小虫之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