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爷爷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52816.html 篇一:最美爷爷 我的爷爷已过花甲之年,银发满头,剑眉雪白,面庞红润,步履从容,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爷爷是一名乡村医生,前两年从乡医院退休,回家颐养天年。虽说爷爷不再到医院上班了,却是退而不休。附近村子里的大娘大婶老爷爷老奶奶,有个什么头痛脑热,小病小痛的,总喜欢登门求医,或是请爷爷出诊,爷爷也总是乐此不疲。我也不知道他图的是个啥,每次给乡亲们治病,他只收一些基本的药费。如果是自己挖的草

最美爷爷_1926字


篇一:最美爷爷

我的爷爷已过花甲之年(huā jiǎ zhī nián),银发满头,剑眉雪白,面庞红润,步履从容,颇有些仙风道骨(xiān fēng dào gǔ)的味道。

爷爷是一名乡村医生,前两年从乡医院退休,回家颐养天年(yí yǎng tiān nián)。虽说爷爷不再到医院上班了,却是退而不休。附近村子里的大娘大婶老爷爷老奶奶,有个什么头痛脑热(tóu tòng nǎo rè),小病小痛的,总喜欢登门求医,或是请爷爷出诊,爷爷也总是乐此不疲(lè cǐ bù pí)。我也不知道他图的是个啥,每次给乡亲们治病,他只收一些基本的药费。如果是自己挖的草药,连钱都不收呢。乡亲们过意不去(guò yì bù qù),常常会提些自家的鸡蛋、花生之类的表示谢意,爷爷总是婉言谢绝:“这些东西我家都有呢,再说我还有退休工资,怎么能要你们的东西呢?”每每听到爷爷的话,我都会感到特别骄傲。

“呼……”假日里的一天中午,我们祖孙俩睡得正香,“咚咚咚”,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给惊醒了。“刘医生,快开开门啊,我有急事……”爷爷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打开门,原来是村前的李奶奶。“您……您快去看看吧,老头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活啊!”李奶奶急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整个人都糊涂了。“慢慢说,不要急!”爷爷说道。李奶奶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急得直跺脚:“刘医生,俺那老头子去给田里的秧苗放水,被蛇给咬了,那脚……那脚肿得老粗。”

“别急,别急,我马上去!”爷爷返回里屋,收拾了一下,背上药箱,“哐啷”一声把门关上,疾步走出家门,我也连忙跟在后面小跑到李奶奶家。

来到李奶奶家,只见李爷爷躺在竹床上,脸色苍白,痛苦地呻吟着。爷爷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伤口,又详细地询问了几句,对李爷爷说:“这是我们本地的一种蛇,毒性不大,毒性进入身体时,可能有点心慌,胃里不舒服,没什么大事。我先给你打一针排毒,再敷些草药……”爷爷边说边忙活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也顾不得擦一下。忙完这些,已是下午四点多了,打了针的李爷爷,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爷爷,你的药箱子里,怎么会有治蛇咬的药啊?”在回家的路上,我不解地问。“这是我的老习惯了。”爷爷笑呵呵地说,“咱们农村人家,夏天农忙时,经常有乡亲被蛇咬伤或是中暑之类的病痛。这些药要备好,以防万一(yǐ fáng wàn yī)啊。”

“那你这么多年,救了多少人呀?”

“这个嘛,我还真没算过呢,这些年种田的人少,原来啊,每年都有好几例吧。”爷爷说。

“哇,你真了不起,你是最美爷爷!”我笑着说,“我要做你的粉丝。”

“什么最美,什么粉丝?晚上叫你奶奶做给你吃。”

嗨,这个都不懂,我吐了吐舌头,快活地跟着爷爷回家了。

篇二:最美爷爷

爷爷是名乡村医生,两年前已退休,虽说他不再去医院上班,却是退而不休。附近村里的爷爷奶奶大娘大婶,有个什么头痛脑热(tóu tòng nǎo rè),总喜欢登门求医,或是请爷爷出诊,他乐此不疲(lè cǐ bù pí)。我也不知他图个啥,每次给乡亲们治病,只收一点药费;如果是自己挖的草药,连钱也不收。乡亲们过意不去(guò yì bù qù),常常提些自家的鸡蛋、花生等表示谢意,爷爷总是婉言谢绝:“这些我家都有呢,再说还有退休工资,怎么能要你们的东西呢?”每每听到爷爷的话,我都会感到特别骄傲。

今年暑假的一天中午,我们祖孙俩睡得正香,“咚咚咚”,一阵的急促敲门声把我们惊醒了。爷爷打开了门,村前的李奶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您快去看看吧,老头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活啊!”“慢慢说,不要急!”李奶奶说:“刘医生,俺那老头子给田里的秧苗放水,被蛇咬了,那脚……那脚肿得老粗。”

爷爷连忙返回里屋,收拾了一下,背起药箱,疾步走出家门,我也跟着小跑去了李奶奶家。李爷爷躺在竹床上,脸色苍白,痛苦地呻吟着。爷爷蹲下身子,检查了伤口,又详细地询问几句,对李爷爷说:“这是本地的一种蛇咬的,毒性不大,没什么大事。我打一针排毒,再敷些草药……”爷爷边说边忙活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也顾不得擦一擦。他忙完这些,已是下午四点多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解地问:“爷爷,你的药箱子里,怎么会有治蛇咬的药啊?”“这是我的老习惯了……”爷爷笑呵呵地说,“咱们农村人家,夏天农忙,经常有乡亲被蛇咬伤,或是中暑之类的病痛,备好这些药以防万一(yǐ fáng wàn yī)啊。”

我问爷爷;“你这么多年,救了多少人呀?”“这个嘛,我还真没算过,每年都有好几例吧。”爷爷说。“哇,你真了不起,你是最美爷爷”我笑着说,“我要做你的粉丝。”“什么最美,什么粉丝,晚上叫你奶奶做给你吃。”

嗨,这个都不懂,我吐了吐舌头,快活地跟着爷爷回家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