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嗓门奶奶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52823.html 篇一:大嗓门奶奶 我的奶奶七十多岁了,可仍像蜜蜂一样勤快,每天都精神饱满,快乐似神仙。但是,岁月无情,奶奶的脸上已经爬满了皱纹,就像一块粗糙的树皮。头上的白发像染了色一样,一缕白,一缕黑,格外醒目。奶奶的手青筋暴起,又皱又裂,更奇怪的是,那双手在几节指关节处还有厚厚的老茧。奶奶还有一大特点,那就是嗓门大。不光在我们小区,甚至在菜市场也威名赫赫。奶奶这名声,还得从那天早上去菜市场买菜说起。

大嗓门奶奶_1576字


篇一:大嗓门奶奶

我的奶奶七十多岁了,可仍像蜜蜂一样勤快,每天都精神饱满,快乐似神仙。但是,岁月无情,奶奶的脸上已经爬满了皱纹,就像一块粗糙的树皮。头上的白发像染了色一样,一缕白,一缕黑,格外醒目。奶奶的手青筋暴起,又皱又裂,更奇怪的是,那双手在几节指关节处还有厚厚的老茧。奶奶还有一大特点,那就是嗓门大。不光在我们小区,甚至在菜市场也威名赫赫。奶奶这名声,还得从那天早上去菜市场买菜说起。

“买什么菜好呢,真烦!”一句抱怨声从奶奶嘴里蹦了出来。我和奶奶边走边想买什么菜,不知不觉(bù zhī bù jué)就到了肉摊前。“老人家,买我的肉吧。”一位老板热情地招呼着,“您绝对不会吃亏。”奶奶正寻思着包饺子呢,就点点头。老板熟练地割下了一块肉,放进秤盘里:“八两还旺!就算您八两,一斤十四元,您给十一块得了。”

“有八两吗?”奶奶接过去掂量着问。

“您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老板信誓旦旦(xìn shì dàn dàn)地说。

付了钱往回走,奶奶碰到一个熟悉的卖菜人,借了她的秤称了称。这一秤可不得了,少了一两多,奶奶的火一下子燃了起来:“哼,找他算账去。”

“老板,你这不是瞎蒙人吗?”离肉摊还很远,奶奶的嘴就噼里啪啦地炸开了。老板沉着脸说:“您一把年纪了,可不能空口说白话(kōng kǒu shuō bái huà),我瞎蒙您什么啦?”

奶奶更加火冒三丈(huǒ mào sān zhàng),声音提高了二十分贝:“这辈子我可没说过白话!”

这阵雷轰,引来了不少路人。

老板见势不妙(jiàn shì bù miào),马上赔笑脸:“老太太,火大了伤身,有话好好说嘛!”

奶奶不领情,嗓门又高了八度:“我说老板啊,做生意得讲个良心,只有讲诚信,生意才会做得更加红火、更加长久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老板赶紧切下了一小块肉,送到奶奶的篮子里:“刚才眼花看错了秤,这不,给您补上了,您赶紧走人吧!”奶奶不依不饶(bù yī bù ráo),只管“放炮”。这下,奶奶可一“嗓”成名了,不少老板都认识了她。我想:奶奶下次买菜,他们再也不敢缺斤少两了。

篇二:大嗓门奶奶

一说起奶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的大嗓门。每次她到我家来,总是人未到声先到,离我家还有一百多米,就隐约听到她嘹亮的“歌声”。我家的狗也总闻其声先叫,欢迎奶奶的到来,因此我家的门铃对奶奶来说是形同虚设。

奶奶的大嗓门有一次还立了大功呢!

那天,我爸爸妈妈出差,爷爷奶奶过来陪我。由于我白天吃的棒冰太多,到了半夜,肚子跟我打起了仗,只能麻烦奶奶帮我开灯,陪我上卫生间。这时楼下突然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和奶奶不约而同(bù yuē ér tóng)地都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仔细听。声音时大时小,而且越来越近了。“不对,好像是小偷。”奶奶警惕地说。

“超超,你快点。”奶奶突然之间大声叫着。这下可把我给急坏了,这分明是引贼。“奶奶!”我把声音降到了最低,“你小声点,不要把他们引上来。”可奶奶置之不理(zhì zhī bù lǐ),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ěr biān fēng),继续大喊:“超超,你快点睡觉,你爸爸和叔叔马上到家了。”“啊?奶奶,爸爸今天不回家。”我怀疑地看着奶奶。奶奶使劲地朝我眨眼睛,这下,我才明白奶奶的用意,马上配合奶奶演戏。“奶奶,我马上睡。”“超超,我下去看看家里的监控系统开了没有,这样才安全。”奶奶仍大声说着。“放心,我早就开了,苍蝇进来也知道,更别说人了。”没等我们声音落下,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远去。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摸了一下头,可能是刚才紧张,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大汗淋漓了。

我庆幸地拍拍奶奶的肩膀说:“奶奶,你的大嗓门还有这个用处。”“当然,你们平时嫌我,说我是大炮,现在见到大炮的威力了吧?”“领教,领教。”我赶紧附和。奶奶的大嗓门还真是“威力”无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