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58120.html 那一切事情,还有那十多年里,我自己新的冒险经历和那些经历中一段段非常惊人的情节,我以后也许会再来描述。但是在描述这些事情之前还需讲一讲我的新的冒险。我叫鲁滨逊,出生于1851年,我出生在一个约可市的一个有钱的家庭,现在我已经40了,我在那结了婚,有了两儿一女,还培养了我的两个侄子。我的爸爸在1883年就不见了踪影全家人都在寻找他。一天晚上我在E-mail中突然收到了一封求救信,信上有着奇奇怪怪的字

改写_2192字


那一切事情,还有那十多年里,我自己新的冒险经历和那些经历中一段段非常惊人的情节,我以后也许会再来描述。

但是在描述这些事情之前还需讲一讲我的新的冒险。

我叫鲁滨逊,出生于1851年,我出生在一个约可市的一个有钱的家庭,现在我已经40了,我在那结了婚,有了两儿一女,还培养了我的两个侄子。我的爸爸在1883年就不见了踪影全家人都在寻找他。

一天晚上我在E-mail中突然收到了一封求救信,信上有着奇奇怪怪的字符还写了几本书的名字分别是《金银岛》、《格列夫游记》和《神秘岛》。随后我在我的书房里找到这几本书。

“求救信号中提到这几本书那么一定是这几本书中有什么共同之处!”我想。

就在这时我的两个侄子来到我的房间,看到我一筹莫展(yī chóu mò zhǎn)的样子就问我:“老叔啊这么晚了,想什么呢!”

“你们来得正好开来帮我看看这个。”我招呼着他们过来,将那个带着书名和字符的邮件他们看。

“这是个骗局吧。”一个侄子说。

“我看也是。”另一个侄子说。

“管他是不是骗局呢,反正现在什么事都没得做,去看看也不是什么坏事啊,更何况如果求救信是真的咱们也算救了一条生命啊!”我说。

“好吧!那我们也加入好了。”俩侄子异口同声(yì kǒu tóng shēng)。

“首先咱们一人读一本书之后说说有什么发现。”我说。

“没问题!”俩人齐说。

过了大约半个小说,我和他们都把自己的书粗粗的看了一遍,随后我们开始交流。

小侄子先说:“《格列夫游记》讲了这个主人公去各个岛发生的奇妙的事情。”

大侄子说:“《金银岛》讲的是主人公吉姆等人在比尔船长身上发现一张藏宝图,之后他们打扮成水手混上了海盗船之后去了金银岛。”

我说:“《神秘岛》讲的是主人公等人在林肯岛上的经历,看来这几本书都跟岛有关。”

大侄子说:“难道这个求救人是想告诉我们他在一个岛上吗?”

我便有了疑问:“难道说他在这三个岛中的其中一个岛吗?”

“我倒是还有一个发现!”小侄子跳了起来。

“说说看。”大侄子也变得激动起来。

“你们看啊,我读的这本《格列夫游记》在书的最后一页有一张地图。”小侄子指着那张地图说。

“地图我这儿也有。”大侄子也翻看了最后一页。

“我也有。”我翻到了最后一页。

“既然是个岛那肯定有地图啊,他应该是在告诉我们这几张地图里有线索。”小侄子坚定地说。

“那么怎么用这几张地图呢?”大儿子问到。

“以你们叔叔多年的经验,再加上我这敏锐的观察,你们看这三幅图有公共的特点就是在它们的右下角都有着指南真的标志,但是这些标志的指针冲着方向不一样,按照这样的推理来看只要把这三张地图的指针重合可能有线索。”我信心满满地说。

我将那三本书第地图撕了下来,将那几张地图按照标志指针重合在一起,之后发现了在地图右下角有写着字母。

“M-Y-S-T-E-R-Y-O-U-SI-S-L-A-N-D神秘岛,下面还写着岛的位置O150°30′44″S34°57′23″。”我惊叹道。

“这么说那个求救的人在神秘岛?”小侄子问到。

“看样子应该没错。”大侄子回答道。

“咱们收拾收拾准备明天出发吧!”然后我就让他们去睡觉,准备明天去冒险。

到了第二天,我们租了一艘船,朝着图上的那个位置开过去。我们的船只开到了路程的一半就发现在前方有龙卷风。

“咱们还继续前进吗,叔叔?”小侄子望着我问到。

“咱们都走了一半了,继续走吧。”我回答道。就这样我们继续前进。

我们贴近龙卷风是发现那力量无比的强大瞬间将我桅杆扯断,接着又把我们的船撕成碎片……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在一个岛上了,看来是龙卷风把我吹过来的,我从地上爬起来,发现我的两个侄子还没有醒,我走过去拍了拍他们随后他们醒了。

“咱们现在在哪?”小指子问。

“貌似到了一个孤岛上。”我拍了拍他的脑袋对他说。

“咱们的船呢?”大侄子向四处望了望说。

“被龙卷风撕成了碎片。”我回答道。

我看了看太阳凭着我多年在岛上过日子的经验,我发现我们现在的就在神秘岛上。

“看来龙卷风,助了我们一臂之力(yī bì zhī lì),它把我们吹到神秘岛上了。”我高兴地喊道。

我们徒步向岛中间走去突然我们发现有个洞穴,我们走了进去发现里面有一个愁眉不展(chóu méi bù zhān)的老头在里面烤着火。再仔细一看跟我父亲长得有些像。

“请问您是詹姆斯旁丘吉符拉基米尔·伊里奇·鲁滨逊吗?”我问道。

“你不会是鲁滨逊·克鲁奈茨基吧。”他反问我。

“没错,原来您失踪怎么多年都在这座岛上啊。”我冲他抱了过去。

“是啊,你们接到了我的E-mail?”他问道。

“是啊!”我抽泣地说。

“把眼泪擦干净,我带你们几个在这座岛上转转,这里可以说是将《神秘岛》、《格列夫游记》和《金银岛》这几本书上发生的事情全部集中在这里的岛哦,跟我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