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鬼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58774.html 篇一:这个调皮鬼是谁 在我们班上,有这么一个人,尽管她其貌不扬,却非常引人注目。你从同学们送给她的“蓝精灵”的绰号中,就能猜着她身上准有许多有趣的故事。 你看,她那一排长长的刘海像一排门帘从额头上挂下来,把眉毛都盖住了;眉毛下那双眼睛虽不大,却显得很有生气;美中不足的是那个小鼻子上而长了好些小雀斑,不过,她压根儿没想过要为这些小玩意儿而烦恼,她整天快活得像小神仙! 那张小嘴巴蕴藏着丰富的

调皮鬼_1716字


篇一:这个调皮鬼是谁

在我们班上,有这么一个人,尽管她其貌不扬(qí mào bù yáng),却非常引人注目(yǐn rén zhù mù)。你从同学们送给她的“蓝精灵”的绰号中,就能猜着她身上准有许多有趣的故事。

你看,她那一排长长的刘海像一排门帘从额头上挂下来,把眉毛都盖住了;眉毛下那双眼睛虽不大,却显得很有生气;美中不足(měi zhōng bù zú)的是那个小鼻子上而长了好些小雀斑,不过,她压根儿没想过要为这些小玩意儿而烦恼,她整天快活得像小神仙!

那张小嘴巴蕴藏着丰富的表情:高兴时,撇撇嘴,扮个鬼脸;生气时,呱起小嘴能挂住一把小油壶。从这张嘴巴说出的话,有时能气得别人火冒三丈(huǒ mào sān zhàng)、抽泣不止,有时却能让人忍俊不禁(rěn jùn bù jìn)、大笑不已……这个人不仅感情丰富,也很爱动。一有空闲,她便拿出铅笔在随身携带的素描本上勾勾画画,画熟了,便三笔两笔地画出一只哈巴狗或一只胖鹅。有时,她画厌了,又不知从哪个旮旯窝里摸出一团五彩缤纷(wǔ cǎi bīn fēn)的橡皮泥捏起来。要么捏个猪八戒,要么捏个大肚子七品芝麻官。无论是画画还是捏橡皮泥,她都喜欢开点玩笑,不是把七品芝麻官司的乌纱帽给捏丢了,就是将小狗的尾巴画成了马尾巴,叫人看了真要笑破肚皮。就在别人大笑不止的时候,她却一本正经(yī běn zhèng jīng)地说:“笑什么!再过几百年,这可都是价值连城(jià zhí lián chéng)的文物哩!”

在家里,这个女孩子鬼点子还蛮多呢。有一次,她到乡下外婆家去做客。那期间,她常和表哥到河边去捞鱼。虽然她明知自己打水仗不是表哥的对手,却偏偏爱“引火烧身(yǐn huǒ shāo shēn)”,直到弄得浑身上下湿淋淋的才罢休。回家后,妈妈看她那副狼狈相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把逮住她,正要动手打她时候,她却抢先将手往妈妈的胳肢窝里一阵“捣鼓”,等妈妈的一缩,她就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liū zhī dà jí)。当她换好衣服再次见到妈妈时,她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学着电视中古人的样子走到妈妈跟前,跪下一条腿低着头说:“拜见母亲大人,女儿请罪!”那副滑稽的神态,把火气未消的妈妈弄得啼笑皆非(tí xiào jiē fēi),只好叹口气:“唉,真是豆腐掉进灰里面—吹也不是,打也不是!”

你肯定会问,这个调皮鬼是谁?如果你愿意为我保密的话,我就告诉你:这个人就是我!

篇二:我们班的调皮鬼

我们班有一个名副其实(míng fù qí shí)的调皮鬼,他就是林威宇。

他有一颗水汪汪的眼睛,眼珠灵活地转动,仿佛有一颗黑宝石镶嵌在他的眼睛里。一张大大的嘴巴能说会吃,还有一个啤酒肚。

有一天放学,林威宇急急地跑过来,亲热地搂住我的肩膀。其实他是趁机把一张便利贴贴到我的背后,纸上面写着“我是大笨蛋”这五个字,我也不知道,仍然往外走,结果害得我被同学们笑。

还有一次,我们大家去上体育课,林威宇偷偷回班将全班同学的水壶来了个“大挪移”:把这个同学的水壶放到那个同学的桌子上,把那个同学的水壶放到另一个同学那儿,害得回教室后的我们一片混乱。大家都怀疑是林威宇干的,因为只有他的水壶没被调包,大家看着林威宇,说:“是不是你将同学们的水壶调包了?”他得意洋洋(dé yì yáng yáng)地说:“我没有!”大家问:“你的水壶怎么没被调包?”林威宇无话可说,只能一五一十(yī wú yī shí)地向大家说实话了。

林威宇真是一个调皮鬼。

篇三:调皮鬼

在我们班上有一个同学,这个同学一笑起来嘴里就会露出两排洁白的牙,浓浓的眉毛下长着一双机灵的眼睛,他有几个比较特别的外号——小淘气、调皮鬼。你从大家给他起的外号“小淘气”中,你就知道他会有多少有趣的故事发生了。

不管他摔倒了多少次,但是他站起来以后,又像淘气的调皮鬼一样玩了起来。

他一有空,便拿出铅笔,在自己带的纸上画了起来,有时,他画熟了,两三笔就能划一道彩虹。有时候他画厌了,不知又从哪里找出一些歌词唱起来,要么唱首《月亮之上》,要么唱首《秋天不回来》。无论是唱歌还是画画,他喜欢开点“玩笑”,不是把《月亮之上》的之歌丢了,便是将彩虹的顺序弄乱,叫人看了真要笑破肚皮。就在别人大笑不止的时候,他却一本正经(yī běn zhèng jīng)地说:“笑什么,再过几百年,这可都是价值炼成的文物哩!”

你们想知道这个是谁吗?这个人就是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