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的弟弟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58971.html 篇一:调皮的弟弟 我有一个调皮的弟弟,他才五岁,不过他让我既爱又恨。 有一天,妈妈给弟弟买了一只喷水枪,他看到就立马拿走,向卫生间跑去,我在这想了又想,突然一股凉凉的水流像花园里的喷泉似的向我喷来,这股水流把我的衣服都给弄湿了。这时让我恨不得把弟弟大卸八块,弟弟见我这样就立马跑到了妈妈的身旁,还对我做鬼脸,说我真像只‘落汤鸡’。妈妈见我,对我说:弟弟还小,不懂事,就原谅他吧,我听完就气呼呼

调皮的弟弟_1140字


篇一:调皮的弟弟

我有一个调皮的弟弟,他才五岁,不过他让我既爱又恨。

有一天,妈妈给弟弟买了一只喷水枪,他看到就立马拿走,向卫生间跑去,我在这想了又想,突然一股凉凉的水流像花园里的喷泉似的向我喷来,这股水流把我的衣服都给弄湿了。这时让我恨不得把弟弟大卸八块,弟弟见我这样就立马跑到了妈妈的身旁,还对我做鬼脸,说我真像只‘落汤鸡’。妈妈见我,对我说:弟弟还小,不懂事,就原谅他吧,我听完就气呼呼地走了。

看,我的弟弟多调皮呀!

篇二:调皮的弟弟

我想,这个世界上最令我又爱又恨的人,就是我的弟弟了。我常想,如果他消失了我到底是会伤心?还是开心呢!

我为什么会开心呢?是因为他消失了,我就可以安安静静(ān ān jìng jìng)的写功课、看书、画画,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安安静静(ān ān jìng jìng)的,不会受到干扰。但少了这么可爱的弟弟,我一定也会很伤心的,因为弟弟是我最好的家人和玩伴,他不在,就没有人陪我玩、没人跟我聊天,还有我得把他的家事扛下来做,辛苦加倍,不过这样我的福利也多了一倍,有好有坏,真难选择。

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没有他烦我,我一定会很不习惯,也会被思念所苦,到时岂不是什么书也读不下去了。

所以,我还是希望弟弟乖乖的存在着,我稍微包容一下,没有什么问题的啦!

篇三:调皮的弟弟

我有一个调皮的弟弟。今年四岁,虎头虎脑(hǔ tóu hǔ nǎo)的。他是我们家的笑星。平时就他数鬼点子多。这些天我在背《三字经》,他也跟在我后面,依葫芦画瓢(yī hú lu huà piáo),而且口齿很不清楚,“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狗不叫,猫不跳,叫知道,贵以砖……”

记得有一次,妈妈带弟弟上市场买东西,弟弟看见两把手枪,眼睛发光,心里痒痒的想买,便对妈妈说:“妈妈,那是什么呀?”妈妈瞟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弟弟的算盘,说:“你是想买吧!”“妈妈真好!”妈妈苦笑着:“好,你嘴巴甜的时候一定是有什么事。拿一把,我来付钱。”弟弟犹豫了一会儿说:“妈妈,你不能偏心,好歹也给哥哥拿一把吧!”就这样,两把手枪被“骗”到了手。到家了,妈妈就去厨房忙开了。午饭过后,妈妈问我:“起航有没有给你一把手(yī bǎ shǒu)枪?”“什么跟什么呀?我什么时候见着枪了?”妈妈见我一头雾水,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边叫着弟弟的名字,一边抱怨:“这个小滑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和妈妈四处找。他正在水龙头边玩儿枪呢?我正想发作时,这小鬼头竟用颜料枪向我“开火”,我一分钟就壮烈“牺牲”了。惨,天亡我也!妈妈在一旁哭笑不得(kū xiào bù dé),厉声道:“来,跟我来!”他竟也识相,乖乖地认了错。

怎么样?我这弟弟够调皮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