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61111.html 我问佛:何为偶像者?佛答曰:钦佩其品质,赞扬其德形,发之于心,不必强求。——题记 那是冬季里的一天。 舅舅的头要拆纱布了,当了半个月“回民”,急着要去医院不可,我们便招呼了辆出租车,匆匆往医院赶去。 我看到了个与众不同的司机,没用手机放着流行音乐,没有不停看微信聊天。他开得很慢,透过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街道旁那些所谓“大众偶像”的海报,我嗤之以鼻:自从我降生以来,除了鲁迅我便没有第二个偶

我的偶像_1158字


我问佛:何为偶像者?佛答曰:钦佩其品质,赞扬其德形,发之于心,不必强求。——题记

那是冬季里的一天。

舅舅的头要拆纱布了,当了半个月“回民”,急着要去医院不可,我们便招呼了辆出租车,匆匆往医院赶去。

我看到了个与众不同(yǔ zhòng bù tóng)的司机,没用手机放着流行音乐,没有不停看微信聊天。他开得很慢,透过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街道旁那些所谓“大众偶像”的海报,我嗤之以鼻(chī zhī yǐ bí):自从我降生以来,除了鲁迅我便没有第二个偶像,人们追星,一追一片,真是奇葩。

旁边的一辆辆的电动三轮车从车旁缓缓驶过,突然又挡到了车的前面,他不得不一再放慢速度,这辆车在马路上,像一只蜗牛,被更多的蜗牛挡住了道路。

“你为什么不开快些呢?”舅舅问道,司机也不回头,“三天前看到一场车祸,谁还敢开快?!”一辆出租车从他窗外飞快地驶过,只留下一道模糊影子,像在嘲讽司机的愚蠢。

蜗牛爬过了长长的马路,我们终于到了医院,我也看到了他的面貌,是一张憨厚的面孔,憨豆,他像,宽厚,他有。舅舅是精明的人,“你要不在这儿等一会儿,二十分钟就回来了,到时候给你加十元。”司机很自然的笑笑,“不用了,反正我今晚也没啥事,等你会儿便是了。”

于是乎,我和舅舅很开心的甩掉了身后的飞舞的月光和灯光,踏入了医院的大门。舅舅或许是高兴过了头,医生给拆了线后,说有两针长得不是特别好,舅舅竟什么也没问就走出了检查室,走到楼梯口才想到应该好好问问伤口长得不好该怎么处理,但已经有些晚了,诊室已经又排了好几个人了,缝伤口的,看眼睛的,喉咙里扎鱼刺的……,末了,我们从门诊楼出来已是一小时后的事了。

我们带着愧疚的心情走到了医院门口,看见了一辆出租车,走上前去,敲敲车窗,里面没人,那司机定是走了,我们心中稍稍感到了些释怀。路边还有一辆出租车,一个女人站在车窗旁和司机交谈着,不到一分钟便看她气冲冲地走了。车窗没关,一个司机正在低头看手机,“把我们送到……”“抱歉,我正在等人。”司机一抬头便撞上了我们的目光,我们便同时惊讶地叫了,

“哦,原来是你。”

“哈,你们终于来了。”

司机微笑着把车门打开,脸上依旧是宽厚的微笑,没有丝毫怪罪我们丢了他多少笔生意,我们却越发地窘迫,心中更多的是感动。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许多词语已丢失了它本质的含义。有时,发天内心,感触良久便可称其为偶像,不因身份,不为地位,只因心中感触颇深。

他安然地把我们送到了家。看着我们下车,他笑了,我们也笑了……

我总感觉,第二个偶像似乎是找了,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善良,和心中的诚与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