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61805.html 在2015年的11月中下旬,下雪了,是我上初中以来的第一场雪,鹅毛般的大学泼墨似的往下飘。如同一个个美妙的小精灵,清楚而明了的告诉我要上初中了,要与那美好的童年时代告别了。 在那洁白无瑕的雪景中,总会有一个孤单的身影在风中摇曳,他在那天告诉我,为什么我要有个弟弟,为什么爸爸妈妈不爱我了?望着他童真而绝望的脸,忍不住的要去心疼他,安慰他。 而现在,那个雪地里穿着帆布鞋来回跑跳的那个孩子,早已

雪_1244字


在2015年的11月中下旬,下雪了,是我上初中以来的第一场雪,鹅毛般的大学泼墨似的往下飘。如同一个个美妙的小精灵,清楚而明了的告诉我要上初中了,要与那美好的童年时代告别了。

在那洁白无瑕的雪景中,总会有一个孤单的身影在风中摇曳,他在那天告诉我,为什么我要有个弟弟,为什么爸爸妈妈不爱我了?望着他童真而绝望的脸,忍不住的要去心疼他,安慰他。

而现在,那个雪地里穿着帆布鞋来回跑跳的那个孩子,早已变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少年。那童真而美好的时代,是否也在与我渐行渐远呢?

岁月流逝之间,仿佛又回到了那如雪般纯洁的童年,如水般轻柔的爱慕,如天使般出现在我生命中的那个帆布鞋少年。

这大雪纷飞的季节,使我不由得想起在雪地中乱作一团(luàn zuò yī tuán)的情景,不由得想起那一个个小小的在雪地中穿行的身影,那一个接一个的雪球仿佛永不间断,那白雪彩衣的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

记得二年级的那年,男女各一波,那年我们还不知什么叫做男女有别(nán nǚ yǒu bié),来来回回打了三五个回合却不知什么叫做累。欢乐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校园,与那皑皑白雪融为一体(róng wéi yī tǐ)。最后,女生把男生包围着打,男生时不时地还团个雪球扔向我们。记得那时我还抓了一把雪扔进了他的脖子里。他被扔后的表情,让我现在仍然记忆犹新(jì yì yóu xīn)······

记得四年级那年,我们第二次一起玩雪仗,我去哪儿,你就去哪里抢雪,那一次,我们共同滚成了一个雪人,我在雪人的左右偷偷的写上了他与我,虽然我们当时还未给它起名字,可是在我心中,它的名字就叫做童年。或许,这一次的打雪仗将成为我们雪地欢乐的结束语。

今年的第一场雪依然是那么那么的美,却再也没有了那无限的生机与活力,再也没有了那小小的足迹,再也没有了那个帆布鞋少年的身影!

每一次下雪我都会期待,因为有你,我的帆布鞋少年;每一次周一,我都会盼望,盼望你的到来;每一个假期,我都会难过,难过你不在身边。尤其是今年,因为我知道,放假过后,你或许不再回来。

每当打着雪仗时,我多么希望你出现在我身边,可你以变成了镜花水月(jìng huā shuǐ yuè),可望而不可及(kě wàng ér bù kě jí)。冬天还会来,雪花还会飘,可是我心心念念(xīn xīn niàn niàn)的那个会哭,会笑,会难过,会手舞足蹈的帆布鞋少年却已变成了一个如泡沫般浮华的美梦,飘向天边,永无相见。

大学纷飞雪花飘落,如我那已冰封的心,渐渐冰冷,慢慢石化,悄悄地堕下去······

你我是一条垂直线,相交后彼此陌路,留下的,只是那转瞬即逝的交集。有时,我很羡慕那永恒的平行线,虽然永远不会有交集,却始终保持着原有的距离,不像我们,虽有那一刻的交集,却是渐行渐远,直到彼此陌路。

人生如浮华一梦,六年只是弹指一挥间。转眼间六年过去了,我们的个子变高了,我们长大了,也变得成熟了。

当春天来临时,大雪总会融化,但今年你不在我身边了。心中的寒冰是否如往年般,依旧融化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