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人日记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75771.html 那时候丁香还未开花,我就摘下了花蕾,断枝上流出绿色的汁液,像是死亡最后的征兆。我笑了笑,接着折下第二支、第三支。绿色黏糊的东西粘在我的手指上,这绿色的东西就像我胃里翻滚的食物,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我好奇了,只在这一刻。手指放在口中,吸允,那一刻,我始终记得,那甘甜虽不及蜜水的味道却是我饥渴时最好的食物。汁液从口中而入,经过喉咙来到食道,慢慢的吸收进胃。胃缓缓而乐,摆出一个悠扬的架势。它叫嚣着,向

嗜血人日记_621字


那时候丁香还未开花,我就摘下了花蕾,断枝上流出绿色的汁液,像是死亡最后的征兆。

我笑了笑,接着折下第二支、第三支。绿色黏糊的东西粘在我的手指上,这绿色的东西就像我胃里翻滚的食物,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我好奇了,只在这一刻。

手指放在口中,吸允,那一刻,我始终记得,那甘甜虽不及蜜水的味道却是我饥渴时最好的食物。

汁液从口中而入,经过喉咙来到食道,慢慢的吸收进胃。

胃缓缓而乐,摆出一个悠扬的架势。

它叫嚣着,向着我叫嚣着。

带着诚实,带着恳求,这是多么贴切的一面。

我笑了笑,折下一支枝,“孩子,此生不离”。

它笑了,像个疯人似得狂笑。

我得瑟着,似乎一切都将改变。可是阳光暖暖的,而我却露出了牙齿,修长了指甲,狰狞了面目。

多少不甘在胸中膨胀,就如同火山的前奏,蠢蠢欲动(chǔn chǔn yù dòng),即将爆发。

是啊,我已经站在罪恶的前沿,魔鬼的躯壳也驻扎在我的心间。可是我不甘,不甘在恼人的气味中偷度。

“放弃邪恶,你还是一个好孩子”。

“放弃邪恶,你还是一个好孩子”。

这是真的么?我一直问自己。

上帝从不曾对我失去信心,即使是在暗无天日(àn wú tiān rì)de沼洼,它也会伸出宽厚的手,带zhe我走过惹人的荆棘。

“伸出手,路就在前方”。

“伸出手,路就在前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