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76074.html 我会。 渐渐停止呼吸,心跳和脉搏都消失,汩汩血液凝滞。那是什么感觉?就像睡觉一样?会不会做个噩梦?或者那会是个美梦?谁可以告诉我。 等不到追了三年的小说完结,听不到喜欢的歌手最新出的专辑,吃不到各种令我肥胖的罪恶根源,也得不到机会去运动,会是什么样的?我失去了所有还能否继续下去?我不能告诉我自己。 不用为未知的而担忧,不必为祈愿的而拼搏,不会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立足点,不渴望心灵上的激荡,

死_902字


我会。

渐渐停止呼吸,心跳和脉搏都消失,汩汩血液凝滞。那是什么感觉?就像睡觉一样?会不会做个噩梦?或者那会是个美梦?谁可以告诉我。

等不到追了三年的小说完结,听不到喜欢的歌手最新出的专辑,吃不到各种令我肥胖的罪恶根源,也得不到机会去运动,会是什么样的?我失去了所有还能否继续下去?我不能告诉我自己。

不用为未知的而担忧,不必为祈愿的而拼搏,不会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立足点,不渴望心灵上的激荡,这又是什么情况?我还是我吗?这是谁?你也不能告诉我。

你会。

双手无力再托起,双眼无法再睁开,连最喜欢的微笑都被殆散,干哑的嗓子里呼唤不出一个姓氏,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要记得告诉我。

你再也见不到另外的人,表达不出自己的情感,甚至没有留下藏私房钱的地址,带着再也不会重临的真相消失,你心中作何感想?不甘?失望?解脱?痛苦?不舍?我知道你也不清楚。

你还没有名扬天下,还没有等到要等的人,还没有把心心念念(xīn xīn niàn niàn)的的事一件件做好,你怎么就放手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呢?你的半生夙愿呢?是不是都忘了告诉我。

昔日,有西楚霸王自刎于乌江,他有虞姬陪;伟人之子毛岸英于战场,他有万千将士陪;皇帝驾崩于宫闱,他有妃子们陪。安宁有青南山,施元朗有军献城,连何侠都有一只利箭。那我呢?

重于泰山(zhòng yú tài shān)?轻若鸿毛(qīng ruò hóng máo)?

所有的法都在这里,却独独逃不开一个“”字。

真正让我感到恐慌的是物质的不灭。

我现在双脚踏上的这片土地,呼吸的每寸空气,都曾是炽热的鲜血有力的心脏,却也都染上了亡腐朽的气息,水泥混合着的钢筋里,究竟囚禁了多少不得转生的灵魂?我又会怎样?等?求?无外乎这些选择。

但我还不想去面对。我还要等小说更新完,要等所有我认识的人都了,要等到没有人会为我的离开而悲伤,要等我瘦下来练成腹肌,要等游戏打通关,要等名扬天下,要等把私房钱全用完,要等到我想通了,这才能吧。

我怕我一,连这些都做不到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