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荔枝林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79111.html   我的家乡在樟木头,这里环境优美,又有观音山坐镇,每年吸引了大约130万的人来观光。同时,一入夜,立刻变得灯火通明,霓虹灯五光十色的照耀着这个光的世界,灯的海洋。但是,对于这些我却一笑而过。我,最欣赏樟木头的荔枝。  春天  春天,将树苗连同着喜悦和憧憬一起用铁锹埋进土里,让它们一起成长。“轰隆隆”伴着春雷,夹杂着朦胧的春雨。沙拉拉,沙拉拉…

家乡的荔枝林_1093字


  我的家乡在樟木头,这里环境优美,又有观音山坐镇,每年吸引了大约130万的人来观光。同时,一入夜,立刻变得灯火通明,霓虹灯五光十色(wǔ guāng shí sè)的照耀着这个光的世界,灯的海洋。但是,对于这些我却一笑而过。我,最欣赏樟木头的荔枝。

  春天

  春天,将树苗连同着喜悦和憧憬一起用铁锹埋进土里,让它们一起成长。“轰隆隆”伴着春雷,夹杂着朦胧的春雨。沙拉拉,沙拉拉……像一曲无字的歌谣,神奇地从四面八方飘然而起,逐渐清晰起来,响亮起来,由远而近……细雨渗入土壤,雷声催醒万物。雷声,唤醒了竹林,唤醒了春笋,唤醒了这座山所有的生命,同时,也唤醒了这片刚刚抽出新叶,抽出了一串串含苞欲放(hán bāo yù fàng)的花骨朵的荔枝林。

  夏天

  刚刚入夏,荔枝树便枝繁叶茂(zhī fán yè mào),结满了青色的小果子。随着时光的消逝,果子慢慢从青涩的外衣中走了出来,变成了成熟的自我,它们穿着红色的外套,外套上渐渐突出了自我防卫的“盔甲”——刺,刺虽然不锋利,但是如果用力去挤压的话,那遍布刺的火红的果子便会使出浑身力气去自我防卫。这个时候,荔枝也成熟了。

  秋天

  秋天,荔枝已尽数被摘走,只剩许多落叶被秋风轻轻送上一程,进入土壤,过完自己平凡又精彩的一生。土中,它们慢慢腐烂,成为荔枝树过完冬天的养料。拾一片落叶,细数精致的纹理,我看到了它蕴含的生命的奥秘,在它们走向泥土的途中,我加入了这短暂而别有深意的仪式,看着它们被土壤慢慢覆盖,等待着来世的自己。

  冬天

  冬天,树枝开始冬眠,等待着春的降临。当春天重新降临在大地,吹散了朦胧的睡意。它们将完整这一年光荣的定义。

  我拿着一颗荔枝,好像看到它出生到现在的所见,我剥开那自我防卫的外壳,看到那被树哺育出的精华,看到那晶莹剔透的果肉,放进嘴里,甜味麻痹着舌头,同时又有一种酸味,甜中夹杂微微的酸,酸酸甜甜,妙不可言(miào bù kě yán),这种奇怪却美味的味道浸人心肺,使人欲罢不能(yù bà bù néng)。

  可是,当我一年后再来这片土地的时候,一道消息却狠狠地打击了我,现实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因为要修路,那篇荔枝林被拔掉了!

  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浸满了我的眼眶,我目光呆滞,世界在我眼中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六年级:赖翰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