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郁金香的爱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92898.html 校庆也过了,孤儿院也去过了,是该准备一下考试了!距离考试还有三天,热闹的校园一下子就变得安静,活跃的课堂也变得严肃起来。吵闹的人少了,挑事的人少了,大家都想安安稳稳地考过,这样既能自己高兴,也能开开心心地过年了。中午放学时,罂曼独自一个人在座位上复习,莫绮走过来,笑嘻嘻地说:“曼曼呐,你都一直是稳坐全校第一的位置啊,这个小考试怕什么?走,陪我去吃饭!”罂曼抬起头,微笑着对着莫绮说:“我不去吃饭

紫色郁金香的爱_2370字


校庆也过了,孤儿院也去过了,是该准备一下考试了!距离考试还有三天,热闹的校园一下子就变得安静,活跃的课堂也变得严肃起来。吵闹的人少了,挑事的人少了,大家都想安安稳稳(ān ān wěn wěn)地考过,这样既能自己高兴,也能开开心心地过年了。中午放学时,罂曼独自一个人在座位上复习,莫绮走过来,笑嘻嘻地说:“曼曼呐,你都一直是稳坐全校第一的位置啊,这个小考试怕什么?走,陪我去吃饭!”罂曼抬起头,微笑着对着莫绮说:“我不去吃饭了,你和娜伊去吧。我还得复习一下呢,有些知识比较难记。”莫绮和她告别之后,找到娜伊,边走边说:“娜伊,你知道吗?上一次考试老师给罂曼放水了。”娜伊有些不相信:“不会吧,罂曼人不是这样的,她人很正直。”“正什么直,你帮着谁说话呢?你还要不要钱啊?”“要,当然要”娜伊不敢说话了。莫绮好像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娜伊说:“哎,对了,有个值一千的任务要不要?”娜伊疑惑地看着她,莫绮笑着说:“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只要你配合我”娜伊听完后,低下头沉思。莫绮说:“怎么?钱不够是吗?那就五千,可以吗?”娜伊还在考虑,“八千,够了没有?”“够了够了够了!我会去做的”莫绮嘴角微微一翘,心里打着如意小算盘。在下午的时候老师对同学们说了一个消息:“同学们,今天我们来了两个插班生。你们进来吧。”一个满脸微笑和一个满脸傻笑的女孩走了进来。进过简单的介绍,得知她们分别叫瑶烁和瑶笙。“怎么在考试前才进来啊?”“会不会印象成绩啊?”希望都是像弦和罂曼一样都是学霸呢。”“嗯嗯。”“好了好了,别讨论了准备好上课,做好考试前的练习题吧!”全班起哄:“又是练习题啊~~~老师不要嘛~~~”老师忍不住笑了笑说:“你们这班家伙,不行也要做!“即使老师这么说,但没有一个同学在抱怨老师的不好。罂曼笑了笑,她很喜欢这个班级,班风好,很团结,活跃幽默,同学们都十分友爱,给了她很多安全感。“瑶烁,瑶笙,你们要跟上啊。在三天里适应这里是有点困难。”“没问题老师,相信我们。“瑶烁自信地说,让老师很放心。但她旁边的妹妹瑶笙却依旧在傻傻地笑,让老师有点担心。

“老师,我们可以进来吗?”“请进。你们有什么事吗?”面前的女老师抬头看了一下莫绮,“哦!您是莫氏集团的千金莫绮小姐吧?您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办的!”莫绮笑了笑说:“是这样的,兰老师。我听说您是我们班的监考老师,同时也是出卷老师,您可以把试卷拿给我们看看吗?”“这个“兰有些犹豫,忽然莫绮拿着一张不知道那里拿出来的支票在兰面前晃了晃,那个兰立刻拿着钱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你们拿一张出去吧,里面有答案的,小心别被其他人发现了。“

考试的前一天晚自习结束了,在所有人都走了的时候,莫绮和娜伊轻轻地走到罂曼考试的桌子旁边。

当天考完最后一科的时候,罂曼长舒一口气。可不是嘛,考完了试就能放个小长假了。为此,罂曼可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呢。莫绮跑到罂曼跟前,和她一起讨论明天去哪儿玩。这时,兰走了过来,莫绮对她使了使眼色,兰点了点头,对罂曼说:“同学,你是叫竹罂曼吗?”罂曼有礼貌地站起来,对兰轻轻地鞠了躬,微笑着对兰说:“是的老师,请问您找我有事吗?”兰心底里有些好奇,这么一个乖巧懂礼貌的女孩怎么会招惹到千金大小姐呢?她严肃地对罂曼说:“竹罂曼同学,有同学举报你考试时作弊,请问是真的吗?”周围的同学忽然起哄“不会吧,罂曼那么聪明,她不会作弊吧?”“是啊是啊,罂曼同学从我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作弊过呢。”“老师,您是不是误会她了?”罂曼此时一脸懵逼。

“误会她了?那罂曼同学请出一下座位。”兰把罂曼拉起,指着桌子的底面说:“看,答案就在这里!”“怎么会?!”罂曼蹲下来看,桌子底下真的有密密麻麻(mì mì má má)的答案,但字体显然不是她的。她站起来对兰说:“老师,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桌子地下会有答案,但我真的没有作弊,而且那些字体也不像是我的”“不用说了,你明天去校长办公室跟校长解释解释吧。”兰说完就走了。

“天哪!罂曼,我跟你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你是这种人!”莫绮假装很惊讶地对罂曼说,罂曼拉着莫绮的手,说:“不是的,莫绮,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作弊!莫绮”“够了!我不想再做你的朋友了,绝交吧。”莫绮甩开罂曼的手,用着十分沉重的步伐走开了。娜伊不知所措(bù zhī suǒ cuò),拿出一包纸巾给了罂曼后跟着莫绮走了。

莫绮走了。

娜伊走了。

言也走了。

走了。

都走了。

同学们一边议论着那个被人冤枉的罂曼一边无声无息(wú shēng wú xī)地走了。

没有人给她一句安慰。

没有人给她一个拥抱。

没有人给她一点温暖。

没有人为她而停留。

只有罂曼独自一人压低声音地流泪。

蓝天渐渐消逝。

天空迅速被乌云笼罩起来。

下起了雨。

像是在同情罂曼。

和罂曼一起哭泣。

罂曼走在没有屏障的地方淋着雨。

任由着雨在她的身上拍打。

雨越下越大。

狂风暴雨(kuáng fēng bào yǔ)的时候,罂曼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雨和泪交错在一起。

没有人会知道,摔在地上的到底是泪滴,还是雨水。

突然,没有雨再拍打她了,一件宽大而又温暖的衣服盖在她身上,一只大手握住了她那两只早已冰冷的小手。她抬起头,在泪眼朦胧之际,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那个人把她抱起,还轻声地说到:“你是不是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