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之外的暖阳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92977.html Round1 “高胜!混小子,你给我回来”高胜不等母亲尖锐的声音结束,抓了鞋柜上的黑色鸭舌帽,夺门而出。 又是那段话“你看看离高考还有多久啊!你说金庸古龙温瑞安,琼瑶三毛杜拉斯,舒婷席娟席慕容,川端康成昆德拉,哪个能保佑你上清华!”每次母亲薄薄的唇瓣字正腔圆地吐出这一个个名字,还十分流利的顺口就来时,高胜都会扬起头,看着这个瘦弱的中年妇女,那飞扬的唾沫星里装着一个又一个的文豪,最终低落

高考之外的暖阳_2653字


Round1

“高胜!混小子,你给我回来”高胜不等母亲尖锐的声音结束,抓了鞋柜上的黑色鸭舌帽,夺门而出(duó mén ér chū)。

又是那段话“你看看离高考还有多久啊!你说金庸古龙温瑞安,琼瑶三毛杜拉斯,舒婷席娟席慕容,川端康成昆德拉,哪个能保佑你上清华!”每次母亲薄薄的唇瓣字正腔圆(zì zhèng qiāng yuán)地吐出这一个个名字,还十分流利的顺口就来时,高胜都会扬起头,看着这个瘦弱的中年妇女,那飞扬的唾沫星里装着一个又一个的文豪,最终低落到尘埃里,与他无缘。

高胜进入车库推出自行车,刚收到颜涵的信息:老子快回来啦,机场见。天色有些暗了,空气却依旧充斥着未散尽余温,地表的灼热让高胜打了个颤。“颜涵已经到了吧。”他想。天上的一个黑点缓缓移动,身后拖着一条极细小的线,渐渐扩散开来,成为痕,不经意间又消失了,仿佛它不曾出现过,也未曾有人见过。高胜就是这样的存在,而颜涵是个异类,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伪三毛”。

高胜边踏着车,边望着天空最璀璨的星辰,沉默不语。

Round2

说起来高胜算得上颜涵正真的朋友了,换个说法就是精神上能达成共识。他们的相识也是场不寻常的经历。

那日,碰巧是“凶老王”的课,“凶老王”的脾气在全校是出了名的,作为高三年级长,他凭着惊人的精力和高分贝的嗓门“力压群雄”,但偏偏颜涵不吃这一套。那节课上课时,颜涵的双眼不时放光,他紧盯着老王,不住点头,不时低头好像思索什么,腰背挺的笔直,就差站起来叫好了。老王一看,颜涵竟然听自己的课了,顿时乐了。他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慷慨,最后满脸通红,唾沫直飞,就差流泪了。前排的人眯着眼,皱着眉,老王可不管,好似他只对颜涵一人讲课。

“颜涵,你说说这道题,阿好啊?”老王故意压了嗓子,放缓了语调,用生锈齿轮转动般渗人的声音却自以为温和的语调问道。

其实这道题并不难,上课听了就知道答案,可惜颜涵没听,他被点到后下意识站了起来,望了一眼堆满笑意的老王,吓了一跳。“啊,这道题,不难,是吧?”颜涵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嗯,所以你试试看。”面对老王的鼓励。颜涵第一次生出了丝丝愧疚。可是老子不会啊!他在心里歇斯底里的叫着。下垂的手臂轻微的摆动着,虽极细微却被老王看在眼里。

“这个嘛”颜涵不住地拖长声音,老王的眼神渐变了,他一把拽过颜涵。“啪”一本书应声而落。

“你,好啊你!你说你看这些书有个屁用,这次物理化学摸底加起来都没有一百。你父母供你那么辛苦就让你到学校当问文豪啊?”

颜涵心里想,其实把生物加起来也没一百。

老王像拎小鸡一样抓了他就往教室外丢,说:“滚去滚去,在办公室门口站着。”颜涵闻言,满不在乎(mǎn bù zài hū)的吹了声口哨,大声叫道“我虽然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是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况且于你最高贵的复仇之道是宽容。”说完脚底抹油逃开了,身后只传来老王的一声吼“兔崽子,下课找你。”和重重的关门声,颜涵望着天空有些悲伤。

到办公室时却发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人,那个男生很阴沉,这是颜涵对高胜的第一印像。

Round3

高胜被罚的原因是盗窃阅览室财物,其实他家里并不穷,相反是满满一柜子的书,从新概念到微积分凡是有用于高考的书籍,他的书柜里从来都不会缺,但偏偏一本“闲书”也没有。

今早在图书馆时,他内心突然像火山爆发一样愤怒,心一横干脆偷一本出去,无奈他偷书的本事和孔乙己一样差,当场被管理员逮到,押到年级长老王那儿,老王翻着他手里的书皮笑肉不笑(pí xiào ròu bù xiào)地讽刺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推理啊?那你推推自己下次物理能考多少啊!”然后把书一拍,指着门边说:“去门口站着去。”之后他就遇到了颜涵。

在等老王的空当,俩人认了个脸熟。

“你干什么被抓?”

“偷书,你呢?”

“偷看书。”

两个少年相视一笑。

“你喜欢看谁的书?”颜涵侧过头问道。

“谁的都看,有的看就行。”高胜略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眼中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彩。

颜涵听闻,不语。过了一会他呢喃的说:“我从小就立志要像三毛一样,整天钻书堆,即使真的去坟墓,也无所谓。”

高胜没有接话,只是呆呆的望着天空,夜沉沉,天空中有一架航班,孤独地飞行,高胜想,航班上的人在干什么,是否知道自己在看他们。

“喂,我参加了H4作文竞赛,你来不来?”颜涵沉思了一会说道。

“我?我”高胜没说完,就见老王走了过来。

“你俩,进去。”老王用他惯常的尖音喧嚣着。一直到父母来,老王才过完嘴瘾,放他们走。

整晚,高胜都在想着颜涵的话,没有理会母亲的怒骂。高胜望着自己的影子,像一个依附在地上的黑洞,通向不知何方的未来,而自己就站在洞的边缘,却始终无法逃离。周围的人都在告诉他,快跳啊!没时间了!唯独颜涵高举着烛光喊道:“高胜,别跳!”

“对不起,颜涵。”高胜小声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母亲尖锐的声音如同刀刃总是轻易击碎他的梦想。

“没什么,妈,你放心我不会再看那些书了。”高胜面无表情地说道。

转身,瞬间他突然想到了海子的一句话“你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Round4

再过一个路口就到了,高胜看了看表。

“高胜!”一个声音大叫着,旋即飞扑过来一个黑影。

“你个怂货,老子让你一起去H4,你不肯,害得我一路上孤单死了。”颜涵捶了高胜一拳,咧嘴笑着。

“结果怎么样?”

“能怎么样。”颜涵佯装低下头。

果然,除了高考,别无他法。高胜心里默念。

“只拿了第一而已。”颜涵抬起了头,好不容易挤出几滴泪珠说到。

“靠,你!”高胜高声嚷着,瞬间涌起了不知是悲还是喜的泪水。

“老子高考不用愁了,哈哈!”颜涵嚣张的笑着。

高胜高胜,高考必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