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93363.html 夜深了,风中混杂着湿润的气息,在房前肆意追赶逃窜,凶猛异常,毫无停止之意。风越刮越大,一滴雨滴顺着狂风大军的步伐一起顺流而下,重重的砸在地上,顺着泥土进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它就好像一支号兵吹响的号角,激励了成千上万的雨脱离了黑暗的魔爪,一齐冲向大地,在半空中交织,分离,紧接着扑到大地的身上,在凹陷之处建立起无数个小水坑,前仆后继的雨滴溅在水坑中,发出刺耳的“嗒嗒”声。整个雨夜在黑暗中极其的不安静,

梦中_2533字


夜深了,风中混杂着湿润的气息,在房前肆意追赶逃窜,凶猛异常,毫无停止之意。风越刮越大,一滴雨滴顺着狂风大军的步伐一起顺流而下,重重的砸在地上,顺着泥土进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它就好像一支号兵吹响的号角,激励了成千上万(chéng qiān shàng wàn)的雨脱离了黑暗的魔爪,一齐冲向大地,在半空中交织,分离,紧接着扑到大地的身上,在凹陷之处建立起无数个小水坑,前仆后继(qián pū hòu jì)的雨滴溅在水坑中,发出刺耳的“嗒嗒”声。整个雨夜在黑暗中极其的不安静,甚至有些“震耳欲隆”。

“不,不要……”晴晴依然沉浸在睡梦中,但她两手捂紧了两耳,双腿弯曲紧贴在胸前,凌乱的秀发披散在肩上,一只小嘴不住的说着什么,两只眼睛不自然的禁闭,辗转反侧(zhǎn zhuǎn fǎn cè)。她又梦见了一个月前的那一件事……

晴晴懒洋洋的趴在桌上对着课本发愁,手里不停的转着她最喜欢的那只淡蓝色的钢笔,那是爸爸送给她10岁的生日礼物。她把头往后一撇,看了一眼已经显示整10点的钟表长叹一声,她用右手支着头,习惯性的咬了咬钢笔帽,突然灵光一现,在本子上写了一个满意的答案,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忽然,屋外的大门砰砰砰的响了起来,躺在床上的妈妈立马坐了起来跳下床,就两只拖鞋都穿反了就急急忙忙跑了出去。晴晴也站起身来,向这大门的哪个角度从窗外望去,她知道,是在外面忙着应酬的老爸回来了。“哎,今天肯定又喝的醉醺醺的样子回来了,看爸爸回来了我怎么收拾他!”晴晴气呼呼的想。果然不出所料(bù chū suǒ liào),只见爸爸一只胳膊搭在妈妈肩上,另一只手不自然的摆动着,两只脚就像踩着云朵样轻飘飘的,整个身子摇摇晃晃,要不是有妈妈撑着他爸爸早就趴在地上睡起大觉了。

“晴晴,作业写完了没有?这么晚没写完可就不,不像话了啊!”“哼,你自己不也是喝的酩酊大醉(mǐng dǐng dà zuì)半夜三更(bàn yè sān gēng)才回的家么”晴晴不服气的嘟囔道。

“你说什么,小丫头片子,你敢这么说你老子,你说说,我不就是为了能让你们娘俩过的更好一点吗?才天天出去应酬,晴晴你太不了解爸爸了”

“你……”

“好了都别吵了。晴晴快去睡觉吧”妈妈打断晴晴的话,把爸爸扶到床上。她看着丈夫一脸醉醺醺的样子,不禁长叹一声,眼里闪着凄凉的泪光,那泪,在台灯昏暗的灯光下露出无尽的失落与伤感。晴晴低下了头,轻手轻脚(qīng shǒu qīng jiǎo)的走出了房间,用中指勾住门把轻轻的带上了门。接着倚在了墙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地,一滴晶莹的泪滴悄然滑落脸庞,那滴泪,是那么沉重,饱含的委屈与伤充斥着,充斥着,一只流到嘴角。晴晴抬起手抹去嘴角的泪,忽然,她尝到了它的咸!这好似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无尽落寞的泪水犹如洪水般骤然冲破闸门,一下子涌出眼眶,她赶快用手去擦,可她发现,她越擦,泪便越想不听话的孩子般涌出。她索性放下了手,紧贴着墙壁慢慢的坐靠在地上,两臂抱在腿前,将头重重的压在了胳膊上。她伤心,伤心爸爸没日没夜(méi rì méi yè)的安徽快3APP,她失落,失落爸爸总是不能抽出时间为她听写一个英语单词,她不解,不解爸爸从来不想其他孩子的爸爸妈妈一样,深深地吻她的额头……

“老婆,你怎么了?”爸爸顺势将妈妈搂入怀中问。

“老公,我觉得,你应该多凑出时间来陪陪孩子。”

“哎我不是忙嘛,等我有空,我会多陪陪孩子的,啊。”

妈妈听了,火气“噌”的一下冒了起来,一把推开他从床上站起来,几乎带着哭腔大声喊着“忙忙忙!你总是说忙,你有多忙!你再忙,你就要失去你这个女儿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孩子多少起偷偷藏在被窝里哭都是因为,她的爸爸,从来没有去过学校接她,从来没有与她好好说说话,从来没有关心过她学习,甚至每次当你回到家,孩子已经睡了!一天之内连一面都见不上,孩子她,孩子她太可怜了……”

“我不忙,我不忙哪来的钱?哪来的快乐哪来的幸福!”爸爸也急了,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来。

“如果幸福要以失去本应该最宝贵的亲情做代价,我宁可不要幸福!”

“你!”

爸爸急了,或许是借着酒劲未醒,他气的卯足了劲儿,朝着妈妈的脸上“啪”的打了一巴掌。妈妈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捂着火辣辣的脸蛋惊愕的望了丈夫一眼。丈夫心头一颤,他从来没有说过老婆一句怨言,更何况今天这突如其来(tū rú qí lái)的一巴掌彻底把他自己从酒意中打醒了,他吃惊的望着自己通红的手,看着被自己打了的妻子刚想说些什么,一直蹲在门口的晴晴听到了声响立刻用力推开门跑到妈妈身边,她顾不得擦去渐渐淡去的泪痕问:“妈您没事吧!”“我没事。”她稳了稳脚步,直起身子来

晴晴勃然大怒(bó rán dà nù),几乎发了疯似的朝着父亲大喊“爸!您这是干什么!你别打妈妈!你有什么冲我来,我不许你打妈妈!”话音刚落,眼泪又止不住的流出眼眶。

“我……”爸爸被这突如其来(tū rú qí lái)的变故吓到了,他眼窝深陷,嘴里不断的想说鞋什么,但是总是不争气的统统咽了进去,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呼了一口气,一只手紧贴在脑门上不住的左擦右擦。晴晴还想说些什么,但,只见爸爸“噌”的站起身来,拿起放在椅子背上的外套,深情的看了一眼妻子和女儿,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头也不会的走出了家门……

“不要!爸爸你别走!!”一道闪彻天空的闪电骤然劈开了窗外的黑夜,一声惊天雷在闪电的引领下蓦然响彻天空。晴晴猛地从床上坐起,她眼神匆忙闪躲,她看到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紧接着四周有一片黑暗,她背后冷汗直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忽然,眼前一亮,四周都亮了起来。晴晴又大喊道:“不!爸爸别走……”

“晴晴你怎么了,昨夜梦了吗我的宝贝?”妈妈把手指从台灯开关处轻轻的挪开“哦晴晴吓到你了吧。没关系有妈妈在呢。”晴晴依然喘着粗气,不过紧接着慢慢的平静下来。她悄悄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十分努力的挤出一个笑脸,对妈妈说:“没事妈妈,只是做了个梦。”“哎还好只是做了个梦晴晴,你真是吓死妈妈了。”晴晴又对妈妈笑了一下。妈妈关掉了灯,晴晴重新躺回了被窝,她把脸转向窗,因为她不想让妈妈看到她的泪水,她咬紧牙根,使出全身力气说出了响彻天芜十个大字:

“妈,我没事,以后,也会没事……”

——完——

(约1683字)

2015年12月31日22.0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