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腾格里沙漠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194142.html 公元2007年十月。内蒙古腾格里沙漠。 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中,一望无垠的大地上,金黄色的沙子反射着太阳光,亮得炫目。一行小小的黑线正以缓慢的速度缓缓 移动着。 唐钧,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中转站?一名穿着阿拉伯人服装的男子拿起挂在身下的骆驼两侧的口袋里的水壶,打开瓶 盖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口,连水壶里的水都是滚烫的。真不该接这个考古任务。他有些烦躁地说。 在队伍最前端一直低着头

内蒙古腾格里沙漠_603字


公元2007年十月。内蒙古腾格里沙漠。

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中,一望无垠(yī wàng wú yín)的大地上,金黄色的沙子反射着太阳光,亮得炫目。一行小小的黑线正以缓慢的速度缓缓

移动着。

唐钧,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中转站?一名穿着阿拉伯人服装的男子拿起挂在身下的骆驼两侧的口袋里的水壶,打开瓶

盖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口,连水壶里的水都是滚烫的。真不该接这个考古任务。他有些烦躁地说。

在队伍最前端一直低着头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wú jīng dǎ cǎi)的人听到问话,缓缓抬起头,平淡地说:快了。

你已经说了十几次快了!到底什么时候到?男子心里的怒火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极限,唐钧头都没有回,只是轻飘飘丢下

一句话:快了。

那男子原本就满腹怒气无处发泄,这时他的话,无疑是点燃火药桶的火星。他单手一撑驼峰,从骆驼上跳了下来,柔软的沙

地消除了落地的冲击力,他蹿到唐钧所在的骆驼边上,揪住骆驼的缰绳,骆驼似乎是感受到了身旁人的怒火,于是慢慢的停

下了步伐。

唐钧眼神徒然变冷,松手!男子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这种杀气凛然的眼神,仿佛只要下一刻,自己就会身首

异处。他被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明明身在炎热的沙漠里,他的背上却全是冷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