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卡续写 https://majlislib.com https://majlislib.com/zuowenku/2017-02/209496.html 凡卡续写 “凡卡!凡卡!快给我起来……。”阿里亚希涅愤愤地拿着皮靴抽打着凡卡。 “啊!”凡卡从梦中醒来,马上哭着跪求,“老板,饶了我吧……” “你看你!竟敢偷拿我的墨水和钢笔用,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老板怒斥到,“罚你包所有工活做十天!” 早晨,凡卡早早起来提水、洗衣、烧饭、擦地……中午,到野外砍柴、劈柴,干完活照顾老板的小崽子,为小崽子摇摇篮、喂食,接屎接尿……晚上也不例外,擦鞋

凡卡续写_3091字


凡卡续写

“凡卡!凡卡!快给我起来……。”阿里亚希涅愤愤地拿着皮靴抽打着凡卡。

“啊!”凡卡从梦中醒来,马上哭着跪求,“老板,饶了我吧……”

“你看你!竟敢偷拿我的墨水和钢笔用,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老板怒斥到,“罚你包所有工活做十天!”

早晨,凡卡早早起来提水、洗衣、烧饭、擦地……中午,到野外砍柴、劈柴,干完活照顾老板的小崽子,为小崽子摇摇篮、喂食,接屎接尿……晚上也不例外,擦鞋,整理……总之,每一天都忙碌不停。

在旁的伙计们常在暗地里取笑,而凡卡只有被耻笑的份。

就这样,圣诞节在老板的棍棒、老板娘的斥骂、伙计们的捉弄中过去了。十天也很快就过去了。凡卡写信后不但没有爷爷来接他,而且连回信都没有。

时间又一天天的过去,凡卡十分失望。他整天伤心地叹着气,时常呆呆地望着窗外。又想起当年和爷爷过着的快乐生活……

“凡卡!给我干活去,不然小心你的皮!”老板叫住了凡卡。

凡卡无可奈何(wú kě nài hé):想逃,但逃到哪,又不认识回家的路;走了在路上饿了没饭吃,无路可走,只好放弃……

但回家的念头一直在凡卡的心里盘旋着,越来越强烈。

到了晚上,老板正好有事出去了。凡卡躲开了伙计,匆匆地跑到上次寄信的邮筒旁。等到那整天醉醺醺,凸着肚子的送信人驾着马车来时,忙怯生生地问到:“我想问问我的信有没有寄出去。”“谁的?”“乡下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谁?”“乡下爷爷”“什么乡下。”“乡下不就是乡下吗?”可怜的凡卡回去答。“哈!哈!”邮递员甩着鞭子大笑着,“信?没有地址,你到上帝那去收回信吧!”送信人已经走了无影无踪(wú yǐng wú zōng)了,而凡卡还一直呆站在邮筒旁,许久许久……天更冷了,寂静的夜里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一片片鹅毛似的雪。

“吱——”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寒夜里的寂静。

“凡卡,你死那去了?”老板娘发现了,“你不在家干活,去哪儿了?”老板娘随手抄起一把楦头,劈头朝凡卡敲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跑……”

累了,老板娘睡了。凡卡含着泪水,忍痛睡下,梦里他仿佛又看见爷爷那亲切的脸,对凡卡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凡卡回乡(上)

“凡卡,起来干活……” 阿里亚希涅喊到。

没有应声。

“凡卡!凡卡!”老板直敲门。

还是没有应声。

老板生气了,重重的推开门“砰!”过道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过道尽头的桌上放着一张纸条(那是凡卡晚上偷写的)

“敬爱的老板:

再见。谢谢你对我的‘热情厚待’。我拿走了一些东西走了,算是至今我的工钱吧。

谢谢!”

老板更火了,“凡卡!”“凡卡!”“凡卡!”他翻遍各个地方,问了所有的伙计,可大家都不知凡卡的去向。

……

“卖菜啦!卖菜啦……”大街上热闹非凡。

“我到底要先去哪里呢……。”凡卡背着沉重的包袱,想着。

“来个饼吧!”一个卖饼小贩对着凡卡热情招呼着。

“不需要!”凡卡马上跑开。

“嗳哟——”跑着跑着,凡卡撞上了一个提筐的老奶奶,筐里的东西洒了一地。

“对不起!”凡卡连忙扶起她,捡起地上的东西。

“给,孩子。”凡卡抬头一看,老奶奶拿了三个馒头递给凡卡。

“谢谢!”

老奶奶问他怎么回事,凡卡把一切实情告诉了她。老奶奶十分同情凡卡,邀请凡卡去她家,但凡卡一心只想回到爷爷身边,最后老奶奶又给了凡卡一些食物和钱……

就这样下去,凡卡成了一个悲苦的流浪儿。(在此作者想起了中国旧社会孩子的生活)

即使如此,凡卡仍在寻找着回家的路。他到处打听着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打听着爷爷守夜的庄园,寻找着回家的路。但世界那么大,找一个守夜人和一个普通的庄园谈何容易(tán hé róng yì)。

一天又一天,走过了城市,走过了乡村。饿了,捡地上的食物,渴了,喝山边的溪水。凡卡越来越消瘦。

在路上,一辆马车停了下来,看见凡卡,“要不要搭车?”

“当然,可我没钱……”凡卡低下了头。

“去——”马车扬长而去(yáng cháng ér qù)。

路上,迎面走来一个猥亵不堪的老头,“喂,孩子,和我走吧。我会给你吃和穿的……”

凡卡仰着头,看着他,仿佛又看见了老板阿里亚希涅。“不!”

“走吧。”“不去!”“走吧。”“不去!”

凡卡咬紧牙关(yǎo jǐn yá guān),握起拳头……

一个油头凸肚的巡警听到了争吵声,摇着警棍晃晃悠悠地迈着方步踱过来……

“你看!”凡卡忙指。老头回头一看,“警察!”忙松手溜了。

晚上,到处漆黑一片,凡卡躺在草丛中,不一会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他又看见了爷爷,他和爷爷过着幸福的生活……

凡卡回乡(下)

“凡卡,你看,我们赛尔村的夜晚是多么美啊。我想永远在这生活着,过着幸福美好的日子……”爷爷指着夜空说道。

凡卡从梦中醒来,“赛尔村!这是爷爷从遥远的乡村给我传来的信息啊!”

流浪了二十多天的凡卡收拾起东西站了起来……

凡卡找到一张破旧的地图查起来,可怎么也找不到“赛尔村”。“难道没有这个地方吗?”

凡卡不仅想到,“我不会放弃的!”

凡卡来到一个车站,望着那些可爱的孩子高兴地牵着妈妈的手……。他想,我一定也会像他们那样的。(微笑)

凡卡走到站前,踮起脚看着地图,用手指着每一条路线……。啊!真的找到了!凡卡连忙解下包袱,拿出一只剩下三厘米长的小铅笔和一张又破又脏的纸,摩平,画起路线来。

在画的时候,他不时地抬头看图,生怕画错了一个地方,哪就回不了家,见不了爷爷了。

画着后,他马上再次收拾好东西,沿着路走着,边走边对照着所画的图。

……(因是夜里所作。此处,作者为节省电力,就此略过)

三天两夜,终于,凡卡来到接近赛尔村边径的小树林。

“我终于回来了。”凡卡飞奔下山。“爷爷,爷爷!…… 我回来了!”凡卡大力敲着爷爷那简陋的小木屋的门。

“凡卡,你怎么回来了?”邻居艾尔。碧利丝听到这声音,从窗口探出脑袋。

“艾尔!是你啊。太好了,我爷爷呢?我爷爷去哪了呢?他去哪了?”凡卡连声问到。

“这……”艾尔。碧利丝走出家门,站在凡卡面前,面有难色(miàn yǒu nán sè),搓着手,支吾着。

“艾尔,我爷爷呢?我爷爷呢?他是不是还在庄园里干活,还是老爷叫他有事去了?”

“凡卡,你冷静点,听我说。”艾尔低声说到,“圣诞节夜里,庄园马房着了火。老爷说是你爷爷玛卡里奇的错,大发雷霆(dà fā léi tíng),我们都不敢说话。你爷爷……你爷爷……。”艾尔哽咽着。

“凡卡!凡卡!……”

受尽磨难的凡卡再也支持不住,身子一软,倒了下去。眼前,爷爷仿佛又在微笑着,说着:“快!凡卡!快抓住它,抓住它……”

回到顶部